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大陆经济形势依然严峻 官方密集会商对策

今年无论中共政府如何努力吹嘘中国经济正在复苏,“中国制造”还是失去了“低成本皇冠”。各种迹象表明,在华外资正加速撤离。(Getty Images)
人气: 890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08月02日讯】(大纪元记者高亦清报导)今年大陆经济形势依然严峻,如地方政府债务沉重,对外投资损失惨重,外商投资减少等。为此,最近中共密集召开各类会议,出台一系列对策措施。

7月中旬,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提出,要严控地方政府债务增量、终身问责、倒查责任。7月24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也提出,要稳妥化解累积的地方政府债务风险,规范地方政府举债融资、遏制隐性债务增量。为此,财政部出台了如确定地方政府举债上限;推进专项债券管理改革;规范地方政府举债行为等诸多监管举措。

地方债务沉重

北京师范大学MBA导师、《融资网》专栏作家段绍译博士在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表示,近些年,地方政府不负责任的负债,为未来留下很多隐患。如果再不控制就会造成天下大乱,中共高层这样做,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据凤凰财经5月31日消息,2016年,中国地方债发行在2015年新《预算法》实施后出现了爆发式增长。地方政府债券共计发行了1,159期,同比增长87.24%;规模60,458.40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98.69%,逼近100%。

随着地方债的大规模发行,地方债已超越了金融债,成为仅次于同业存单的第二大债券品种。专项债券发行505期,发行规模25,197.97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512.04%。

2015年,中共人大规定,将债务率不超过100%的水平作为中国地方政府债务的整体风险警戒线,即全国地方政府债务余额最高不超过地方综合财力水平。

报导说,根据2016年中央和地方预算收入情况报告,地方债务率为89%。从这个数据来看,地方债务风险似乎还未达到警戒线。但政府隐性负债还有多少很难统计。

比如,2013年地方引导基金有逾百亿人民币,2014年一下到了3,000亿人民币,2015年达到了15,000多亿人民币。据悉,2016年预算中安排的全国政府债务利息支出达到了5,300亿元人民币。

据报导,截至2015年末,地方政府债务率最高的省份为贵州,其政府债务率高达189%;其次为辽宁、云南、内蒙古,三个省份债务率分别为157%、121%和106%,均超过100%(官方所定)的警戒线。

 吸引外商优势不再

7月17日,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六次会议提出,要改善投资和市场环境,降低市场运行成本,营造稳定公平透明、可预期的营商环境。

7月28日,中共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加大引进外资力度,营造更高水平对外开放的环境。另外,央行召开会议表示,要加强金融监管协调,履行好国务院金稳会办公室职责。

中共高层连续开会提出改善投资和市场环境,成本上升环境恶化,吸引外商优势不再。据中共国家统计局数据,2016年外资在中国固定资产的投资额仅为1,211.97亿,相比较2011年的3,269.81亿,短短五年时间便下跌了62.94%。另据中共商务部2月16日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1月份,中国实际使用外资额同比下跌14.73%。

据中共官方的估算,全部外商投资企业吸纳的直接就业人数超过4,500万。现在外资不断撤出,可能将直接影响这一庞大就业人群的生计。这还不包括涉及到的上下游企业。

中国美国商会1月18日发布的民调显示,逾八成的在华美企成员说,外国公司在中国不如过去受欢迎,四分之一的企业计划撤出。

外资撤离大陆的原因:一是土地、人工成本上升、企业利润相应减少。中国这几年土地价格飞涨,另外随着人工成本的上升,大陆廉价的劳动力已经不再。二是大陆投资环境恶化。很多地区对新近引进的外资取消了专门的优惠政策,税收优惠也正在减少,很多外资大公司还成为反垄断法等的执法对象。

而且面对互联网审查、无法律保障、市场壁垒等多种障碍,欧美企业对中国市场越来越没有信心。另外,中共对知识产权保护不力,企业竞争愈发激烈等也是外商撤资的原因。

对外投资损失巨大

据称,一些企业非理性对外投资问题比较突出,为此,商务部等部门开展了真实性、合规性审核,以增强企业防范风险意识。今年上半年对外直接投资3,311亿元,下降了42.9% 。

近年来,中国非金融类对外直接投资额呈现出一路飙升的趋势。有数据显示,从2011年的600.7亿美元到2016年前9个月的1342.2亿美元,这5年期间的每一年都在实现着成倍的增长。

据《第一财经日报》2月3日报导,柏林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和咨询公司荣鼎集团于近日联合发布的报告显示,2016年,中国大陆海外投资创下了2,000亿美元的新纪录。

普华永道同期发布的《2016年中国企业并购市场回顾与2017年展望》的数据同样显示了这一现象。该报告显示,大陆企业海外投资增幅达142%,创历史新高;大陆企业海外并购投资金额增长246%,至2,210亿美元。

段绍译认为,如果是私人对外投资,政府没必要管,这些人投资不会不理性。真正不理性的往往是代表政府的国有企业,他们不需要对投资结果负责,所以,很多国有企业对外投资是失败的,如在西亚的援建项目,在非洲赞比亚的高铁建设都是错误的,给中国造成了巨大损失,最终还是老百姓买单。

段绍译指出, 经济方面的问题应由市场和企业家、经济学家去解决,政府不必去管具体的经济项目,只需要解决市场缺陷,而不是代替市场。

 形势依然严峻

大陆媒体报导,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邢志宏明确表示,上半年大陆经济同比增长6.9%,主要指标好于预期。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入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加快推进的大背景下,在下半年大陆经济运行当中积极变化还会继续增加,稳中向好的发展态势将会得到进一步巩固和扩大。

中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李伟在年初就表示,大陆经济目前依然处于L型下降的“一竖”之中,仍在探底。他说:经济“L型增长态势有望从‘一竖’过渡到相对平稳的‘一横’。”但何时转为“一横”,李伟并未给出具体时间。

去年5月9日,大陆官媒《人民日报》在头版和二版发表专访“权威人士”谈论中国经济的文章。“权威人士”表示,中国经济运行不可能是U型,更不可能是V型,而是L型的走势。这个L型是一个阶段,不是一两年能过去的。今后几年,总需求低迷和产能过剩并存的格局难以出现根本改变。

“权威人士”同时承认中国经济一方面经济面临下行压力,另一方面实体经济高杠杆。特别是民营企业投资大幅下降,房地产泡沫、过剩产能、不良贷款、地方债务、股市、汇市、债市、非法集资等风险点增多。

段绍译认为,中国大陆经济经过了几年低迷,在危机重重的情况下,现在主要指标好于预期,下半年形势稳中向好的发展态势将会进一步巩固和扩大,是很正常的经济现象。#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7-08-03 3:2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