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铮的图片故事(六)

作者:曾铮

北京天坛公园。(Pixabay)

    人气: 980
【字号】    
   标签: tags: , , ,

我的天坛公园季度票以及一段幸福而痛苦的记忆

天坛公园季度票。(曾铮提供)
天坛公园季度票。(曾铮提供)

在镇压法轮功之前,我每天去北京天坛公园南门炼功点炼功,早上6点公园一开门就开始炼,一直炼到8点,然后再去上班。那时天坛公园内有不止一个法轮功炼功点,印象中每个门附近都有。集体大炼功时,很容易就聚集到数千人。今天翻出这张公园门票,让我真是怀念那段幸福的时光。每天早上我们平和而刻苦地炼功,无论是冷到零下15度,还是在五、六级的大风中,我们都一天不落,天天坚持。身心的受益,只有自己深知。所以才能天天坚持。

请大家注意这门票上的日期:1999年7月至9月。事实上,1999年7月20日迫害一发生,就再也不可能去公园炼功了。7月20日那天,我与数千名法轮功学员一起,被关押在北京石景山体育馆内整整一天,从此失去了在公园集体炼功的环境。这张季票,也相当于是废掉了。不知可否要求退款?

如果迫害没有发生,会有更多的人从法轮功中受益!那将是民族和世界的多大的福分?中共发动的这场人类历史上最邪恶、最惨烈的迫害,已经和即将造成多大的生命的损失?数字是惊人而可怕的。所以我们必须加倍努力,让这场迫害尽早结束!

我的北大游泳证

北大游泳证。(曾铮提供)
北大游泳证。(曾铮提供)

曾几何时,中国是个什么都要票、都要证的年代。北大游泳池的游泳票,您见过吗?哈哈,长这样。我几乎把它忘了,今天看到,也觉得挺好玩的,晒出来给大伙瞧瞧。

游泳票上写着的“36/417”是什么意思?在学生年代,这就是密秘,不能说的。现在说说就无妨了,是我的宿舍号,我当时住北大36楼417房间。当时我们门口有副对联,横批是“芳草萋萋”其他的忘了。(又:一名去过我们宿舍的老同学说,应该是“天涯芳草”,不是“芳草萋萋”,因无法回到过去去验证哪个对,就把两个都写在这里吧。)

我的高中学生证

高中学生证。(曾铮提供)
高中学生证。(曾铮提供)

晒晒高中学生证。俺16岁的时候。身上的外衣是那个年代的工作服(我父亲的),很老土,但很结实耐用,有点像现在的牛仔服。也许,在潜意识中,我想看起来能像一个“劳动人民”。知识分子在那个年代还可能被当作是危险人物。@#

──转自作者博客

(点阅曾铮的图片故事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杨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问题是,在今天,我们真的就已经生活在“免于被洗脑”的时代了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只是,新时代的洗脑,变换了很多方式,所以,被洗脑的国人如当初快乐的跳着“草原赞歌”的小学生一样,没有意识到自己已被洗脑了,还是在心甘情愿地按党需要的方式思维和做人。
  • 今天的小学生仍然在重复做着同样的事情,只是批判的对象变成了法轮功。他们也跟我当年不知“孔老二”是谁就参与批判一样,被学校和老师带领逼迫着,在无知中批判自己完全不了解的东西。
  • 我四岁多的时候,大妹妹出生了。妈妈很难一边工作一边同时独自照顾两个孩子,于是我被送去跟着父亲过活。父亲在文革中被打成“走资派的黑爪牙”挨批斗之后,被发配到了当时人口只有三万的小镇汉旺,那里离我母亲工作的地方大约有100公里。
  • 说实话,她的“震惊”也“震撼”了我,并让我意识到,西方正常社会,跟共产国家,是多么不一样啊。西方人理所当然就拥有的东西,我们中国人,得拼了多少命,都挣不来啊?还回到这两张照片吧。我父母自结婚起,一起到我七岁,奋斗了七、八年,才好不容易调动到一起。其间因为不能调到一起,还差点闹离婚呢。
  • 曾铮出生于中国四川一个普通知识分子家庭,本应像许多其他人一样,度过普通而安稳的一生。然而,生活往往会出人意料。在经历了极端的不寻常的遭遇后,曾铮觉得有义务向全世界讲述她的故事。为此,她经历了更多难以想像的困苦、折磨和艰难,但她一次次从苦厄中站起,最终成功在这里分享她的故事。
  • 对于我和女儿来说,这是一个美丽的“意外”。澳洲民众的善良,澳洲警察的高效率,让我们深受感动。
  • 信息自由、言论自由真好!怪不得中共不敢让老百姓看真相呢。有了信息自由,中共连个11岁的孩子都骗不了。
  • 作者与女儿的合照。(曾铮提供)
    我从航空公司工作人员手中“签收”了女儿后,将她带入汽车。她一坐下就立刻说:“妈妈,我给你讲个笑话吧。”然后她就开始一个接一个地给我讲她已经攒了一肚子的笑话。
  • 作者的女儿身穿“坦”字毛衣。(曾铮提供)
    我把“土”字边的字扒了个遍,最后选了“坦”字作为女儿的名字。希望孩子一 生“平坦”、为人“坦率”、“坦诚”、“坦荡”。
  • 女儿第一次说“不”,就将这个字说得那么清晰有力,仿佛只全身心地担心我会不会气坏了身体,那一刻我觉得为了生她养她而受的一切苦楚都很值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