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曹律师专栏】曹祖芳谈案例

人气: 42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7年08月11日讯】我到现在还记得那天他走进我的办公室。他的那一双眼睛看着我,酷似街上无辜和无助的流浪狗的眼神。大大的眼睛透露了恐怖和害怕的讯息。“曹律师,请你帮帮我。”他轻声说,声音里带着无法自主的柔软感。“我知道我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我该怎么办。”很讽刺的是,我通常并不喜欢软弱的男人,但不知为什么,我被他吸引了。如果在街上见到他,我可能永远都不会注意到他。但是,他坐在我的对面,面对那双眼睛…..我不知道,我似乎被那伤心的眼神给感染了。

我没说话,看着他,等着他继续讲下去。他又喃喃自语般的告诉我他酗酒的历史。他无法自拔的利用酒来麻醉他自己。我皱皱眉头,问∶“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为什么现在坐在我的办公室里?”他没抬头,低声的说:“我发生了车祸。”我倒抽了一口气,问∶“有人死了吗?”一说我就后悔了,我真不敢相信,这是我脑海里想的唯一的事。他摇摇头∶“不”,我终于可以继续呼吸了,放松了我紧抓的椅垫。我问∶“那么,有多少人受伤了?”就这样,他开始告诉我有关他的犯罪故事。

如果我说我有在聆聼他诉说的故事,这必定是一个谎言。律师做了这么多年,我已不再用耳朵“听”我的客户诉说他们的故事。当他们在用他们的嘴巴说话,我一般都在评估案子,衡量客人的胆量和个性,并回想有关的法律条文。二十多年来的执业,训练我只听到我客户心里想“告诉”我的故事,而不是他们用嘴巴说的话。我要听的是“真的事实”,而不是客户的“故事”。为什么?因为真正的心里话才能打动法官,也是陪审团下意识能感觉到的。算是职业病吧,或是心理学,即使客户在说事故,我的脑海“听”到的都是如果我们去法院面对审判时,他会怎么样面对?他会面临什么刑事指控?我怎么去捍卫他?这是一个能打官司的审判案件吗?还是一个认罪协商的案件?怎么打官司?怎么协商?我必须如何帮他达到他所要的目的?

那么,我到底“听到”他说了什么呢?我听到他在伤害他自己。他正在责备他自己,指责自己的软弱,因为他没有办法掌握和控制他的人生,他悲愤、羞愧、自责。他以为他可以矒别人,但是,他的软弱被他人抓住把柄了。所以现在,他希望能接受更多的谴责、更多的伤害、更多的羞辱。他希望我告诉他,他是一个可怕的人。这样,他可以借这继续打击他自己。但是,我没有。

我告诉他“不要这样”。我们要一步一步向前走,面对现在的挫折,我们必须一步一步的走过这艰难的时光。我告诉他“这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我能帮你,但是你必须先放下,先帮助自己。”他的眼睛似乎闪烁著一丝希望。他拿出他的手册,给我看他从那一天发生事故后所记录的每一天。每一天都记录了他为努力抗酒瘾所采取的步骤。我知道我必须给他更多的任务,让他没有时间思考。我与他谈话后发现,他需要认罪。问题是,当我们上法庭时,他如果认罪,他要面对的判刑是什么?

我问他,“你如果认罪,你希望得到什么结果?”他说“只要不去坐牢,我什么都可以认。”听起来容易,但是,酒驾伤人,是刑事重案,面对的只有监牢,不是缓刑。尤其是现在的政治氛围,没有人同情酒驾伤人的被告。一旦被起诉,十之八九都是面对监牢。酗酒如同毒品的毒瘾,被告通常是没法控制自己不再犯。所以,监牢是唯一也是最自然的判决。他对我的法律分析并不感到惊讶,因为他自己一直在研究他所面对的刑事法条。他说,“我有太多的人依赖我,曹律师,我要的就是你帮我达到不进监狱的结果。我会配合你。”是吗?说的容易,但是,他能吗?我自己问自己,我能吗?咬咬牙,好吧,至少现在我们知道我们的目标是什么。曹祖芳又要挑战自己能力的底线了。

我与他相处了20多个月。我一次又一次的帮他争取缓刑,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了。20个多月,我带着他的案件从一名检察官到另一名检察官。游说再游说。我带着他的案子从一个检察主管到另一位检察主管。该说的都说了,该做的都做了,可是,每一个检察官都摇头,尤其是当他们看到受害者再也不能正常走路,而且必须将在她的余生中永远进出医院。检察官异口同声的说,监牢是唯一的判罪建议。每次我想放弃继续想办法,我客人的悲伤的眼睛就会浮在我脑海里。我甚至希望他放弃努力,继续酗酒,这样,我就可以怪他了。“你看,就是因为你无法放弃酗酒,我才无法帮你争取到缓刑。”这句话,时时是我预备的借口。可是,他没有堕落,他努力的维持他的无酒的清醒。他努力而让我无借口,他维持他的承诺,那么我呢?叹口气,再去争取吧。

上天不负有心人,不知道是因为我没有放弃,所以我的客人也没有放弃,还是因为我客人坚持不懈的行为下,我被他逼得坚持我的承诺。20个月,等于80多个礼拜,等于600多天,我终于帮他争取到缓刑。他继续维持他的承诺,我也履行了我的诺言。叹口气,人生真好,这个案子算是结束了。下一个?

【曹祖芳律师是德州及华盛顿州执照律师、美国移民律师协会会员、北德州及东德州联邦法庭起诉律师,前柯林郡刑事检察官(迄今唯一曾受聘的华裔律师);具有25年丰富经验,八年内受理数千件刑事和民事案件,其中出庭辩护数百件由陪审团及法官审判的诉讼案件;曹律师能说、读、写流利和无口音的英语和汉语。曹律师将为您提供有关法律常识。联系资讯:电话:972-964-8366,电邮:mariatuattorney@yahoo.com,网址:www.mariatulawoffices.com,地址:6200 Chase Oak Blvd., Suite 102, Plano, TX 75023。】

责任编辑:李元

评论
2017-08-11 11:3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