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仲维光:谈治学与生涯

——周末网路答客问

人气: 10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08月18日讯】有年轻网友留言曰:

先生,您是个学者型的人,研究具体问题,是您的专长。条条大路通罗马,如您所言,每个具体问题深究下去,就都能深入到形而上领域。可问题也在此,沉浸具体问题过久,沿着细节看问题,就成为一种潜意识,久而久之,就是局限。当日晚辈引述钱穆先生治学的话:“要先有大视野,然后深入具体问题,由此互相补助,互为裨益,可大可小,可宏可微”。之所以引述钱穆先生的话,是因为这些话,先生您更容易接受。实则在晚辈看来,钱穆先生究其根本,仍旧是个专家型的人,只不过他一生用功甚勤,终于触类旁通,成为一位学术上的通才。

维光答曰:

学问的事,人生的事,贵在思远,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远,不断纠正自己的方法及积累知识,坚持数年必有成效。

然而,学问的事,浅尝辄止、微言大义却是弊病,政治化“学”“问”则更是等外之恶变。为此,当今西化后的知识界,最忌意识形态方式,更忌意识形态化。

至于治学生涯,则重要的是耐得寂寞。在绝大多数时候,人的思想探索、知识探索,是孤独的。

一九七零年初,我登泰山,见山脚下有一不大碑刻,上写“做事针针见血,一步一个脚印”,此话一下子打入我的脑中,伴随我一生。人生之事,学问之事,伴你千古,是不可能欺骗的。欺人欺世,一定是自欺。

网友再留言曰:

先生一定要保重身体,切不可用功过度损耗了身体,虽与先生素未谋面,可累年来一直在关注先生在海外的动态。从零几年到如今,先生日渐显得苍老了,这是晚辈一直不愿意说的话,可的确是如此,先生时刻要铭记自己肩负重任,切不可因用功而损耗了身体,我们赌一把,愿我们二十年以后再相见,大家都还是身体健康,精神精神健硕的。

维光再答:

自然规律谁也战胜不了,命定何处更非吾之所知。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实实地不知道吾命向何处。姜子牙七十三岁出山,可“俺诸葛怎比得前辈的先人”(引自京剧《空城计》唱段)。

回顾此生,时至今日,我可以说的是,我第一阶段的任务,六九年立下的宏愿是完成了,即说清楚共产党问题,马克思主义问题。而第二阶段的任务是我步入人生,即六九年时始所未料的。那是最近五年逐渐明确的“解析后基督教社会”,即所谓“现代社会的来源”。倘若命运再给我一个二十年,我一定会把这个题目做精彩,因为我有二十年的方法论的积累,一生未敢懈怠的知识努力。但究竟会如何?真的是中原得鹿不由人,我唯有尽力推进我的思想线索就是了。

鸡鸣犬吠五更天……对天发下宏誓愿,我不成此业我的心怎甘!

2017.8.14 德国·埃森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7-08-18 9:3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