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云南省至少49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法轮功学员游行,悼念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明慧网)

人气: 1569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08月19日讯】云南省临安镇副镇长孔庆黄、妇幼保健站医生沈跃萍、原《猛海县志》主编蔡鹏顺、24岁的残疾女孩杨苏红……他们是被中共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明慧网报导,18年来,在云南省被迫害致死和在迫害中离世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有49人。

经济师、副镇长孔庆黄遭野蛮灌食身亡

孔庆黄,男,彝族,云南建水人,云南大学经济系大学本科生,经济师,曾任副县长秘书多年,1995年起任建水县临安镇副镇长。

孔庆黄(明慧网)
孔庆黄(明慧网)

1997年8月,孔庆黄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炼功后无病一身轻,按“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自觉抵制走后门、收红包、收回扣、吃喝玩乐等不正风气,是大家公认的好镇长。

2000年4月7日,孔庆黄在全镇的计划生育工作会结束时,向参加会议的人谈自己炼功后身心健康,道德升华的体会,并谈到中共新闻媒体对法轮功的一切报导是在造谣,孔因此先遭软禁,后被绑架、抄家,并被开除出党、撤销副镇长职位。当其父听到儿子被抓、被关后,气绝身亡。

2000年6月9日,孔庆黄到北京天安门为法轮大法鸣冤,6月28日被公安带回,再次被关押在建水县看守所。孔庆黄绝食抗议非法迫害,遭警察强行灌食、灌盐水,每隔四五天灌一次,导致他的喉管、血管破裂出血;8月25日,出现生命危险,被送入建水县人民医院,四肢被捆绑在病床上。

知情人表示,医院每天要抽孔庆黄的血一至两筒化验,一个月内不断地被大量抽血,身体极度虚弱。

9月1日,孔庆黄同意进食,9月2日处于昏迷状态,9月3日晚9时去世。

孔庆黄去世后,被绑架到洗脑班的妻子王伽月被允许到殡仪馆临看了一下。那时身高1.75m、体重80多公斤的孔庆黄,双眼凹陷,身体仅剩下一副骨架,整个身体皮肤干枯、变形,遗体还被非法解剖。

孔庆黄是云南省炼法轮功被迫害致死的第一人。之后,孔庆黄的骨灰被扣押,长时间不给安葬。

为掩盖迫害孔庆黄致死的真相,云南当局向全县数百个单位发文,诬蔑孔庆黄是“绝食自杀身亡”。直接参与迫害孔庆黄的人员彭连益、郭跃、曾保和等警察还“荣立”三等功,领取奖金和证书。

优秀妇幼保健医生沈跃萍被迫害致死

沈跃萍,女,玉溪市妇幼保健站医生,在家是位贤妻良母,在单位是位医术精湛、深受病人爱戴的优秀医生。

沈跃萍(明慧网)
沈跃萍(明慧网)

沈跃萍1996年起开始修炼法轮功,她在工作中任劳任怨,对病人一视同仁,时常接济、帮助困难患者。一次,有位捡垃圾的妇女带着高烧的孩子来看病,她身上又脏又臭、身无分文,医生都不愿接待她。沈跃萍看到后就主动给孩子看了病,开了药,并且掏钱帮她付了针药费。

中共迫害法轮功后,沈跃萍先后被劳教3年和判刑5年。

在云南省女子二监集训监区,沈跃萍因拒绝“转化”、拒绝放弃信仰,从2006年3月起被关“禁闭”3年。

她每天面对警察的辱骂、强迫洗脑的言词以及喇叭中最大音量的洗脑轰炸;每天被强迫坐在光床板上16个小时以上,没有站、走的自由,不得洗澡、洗衣,来例假不允许用卫生巾;随时要面对“包夹”(专门看管法轮功学员的犯人)的打骂或用针扎,用手拧、掐;监狱还在她的食物中投放不明药物。

在女子二监区,沈跃萍一度8个多月咳嗽不止,最后昏迷;2009年5月11日,被送进昆明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抢救。

5月12日,沈跃萍的家人突然接到监狱通知说沈跃萍病危。当家人赶到医院时,沈跃萍已经被迫害得肺穿孔,奄奄一息,连睁眼、说话都非常困难。

沈跃萍生前照片(明慧网)
沈跃萍生前照片(明慧网)

5月14日,在家属强烈的要求下,监狱才办理了“保外就医”手续,家人将她送到昆明第三医院抢救。2009年7月16日晚,沈跃萍含冤离世。

年轻残疾人被迫害致死

杨苏红是一位身高仅有1.2米、体重23公斤的肢体残疾人。Screen Shot 2017-08-18 at 2.44.40 PM

杨苏红从小命运坎坷,8岁开始病魔缠身,先后患上“结核性腹膜炎”、“白血病”等疾病。父母带着她四处寻医问药,走遍了昆明的大医院。1998年,杨苏红被昆明肿瘤医院确诊为“骨癌晚期”,并说她最多只能再活几个月了。

在生命的最后关头,杨苏红于1998年2月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她按照法轮功“真、善、忍”的要求修炼自己,身心发生了很大变化,渐渐的,身上的各种病症消失了,她丢掉了十多年的药罐子,重获生活的乐趣与生命的真意。曾为她诊断过的医生再见到杨苏红时,惊叹道:“想不到你还活着!”

中共1999年7月20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后,杨苏红坚持信仰,多次遭到非法抄家、审讯、关押等骚扰。

“我一个残疾人,又患上了绝症,本来应该得到政府和社会的帮助,可是没有人来关心我。我炼法轮功后,得到了一个好身体,明白了做好人的道理,明白了人生的真实意义,我不再是家庭的累赘和包袱,不再要父母为我承担昂贵的医药费用,不再成为社会的负担,要我放弃修炼法轮功,不就是让我又回到痛苦的过去,又让父母再承受巨大的灾难吗?这是在往绝路上逼我呀!”杨苏红在2004年6月26日给明慧网的投稿中这样写道。

2004年11月30日,杨苏红被昆明市西山区国保大队警察欺骗,绑架至大板桥云南省女子劳教所。

在劳教所半年的时间内,杨苏红曾被迫参加与正常人一样的超强体力劳动。在被折磨得皮包骨头,奄奄一息后,杨苏红于2005年5月被送回家。

回家一个多月后,杨苏红即于端午节的下午含冤去世,时年24岁。

《猛海县志》主编蔡鹏顺在迫害中离世

蔡鹏顺,原猛海县史志办主任、《猛海县志》主编。修炼法轮功前,蔡鹏顺体弱多病,每天离不开药物,是猛海县有名的药罐子,曾几次工作时昏倒在办公室及厕所里,多次被医院下病危通知书。

1998年,蔡鹏顺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得到极大的改善,脸色红润,恢复健康,家人、朋友都替他高兴。一家四口人都走入了修炼。

迫害后,蔡鹏顺屡被抄家,全家人遭到骚扰和迫害。

2006年2月12日,蔡鹏顺被抄家,所有的大法书籍被掠走。之后猛海县公安国保数次对病卧在床的蔡鹏顺及妻子朱彩娥,威逼利诱、非法审讯。朱彩娥后被非法劳教2年(所外执行)。

其女儿蔡晴如一度被劫持到看守所,2006年2月底才被放回;2006年3月,女婿冯涌哲又被非法劳教2年并开除公职。

在全家人遭中共的长期高压迫害下,蔡鹏顺于2008年3月5日含冤去世。

至少49人被迫害致死

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从1999年7月20日至2017年7月,在云南省被迫害致死和在迫害中离世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有49人。

(明慧网)
(明慧网)

其中,云南省法轮功学员46人,外省3人;女性31人,男性18人。在监狱遭迫害后死亡11人,占总数的23%;在劳教所遭迫害后死亡6人,占总数的12%;在洗脑班遭迫害后死亡2人,占总数的4%;在看守所、公安局、派出所遭迫害后死亡7人,占总数的14%;遭骚扰、监控等迫害中离世的23人,占总数的47%。

(明慧网)
(明慧网)

云南省迫害元凶纷纷落马

近年来,云南省主管迫害法轮功的高官纷纷落马,令人深思。以下仅举数例:

李嘉廷,中共云南省原省委副书记、云南省省长,卖力迫害法轮功;2003年7月9日,以受贿罪被判死刑,缓期2年执行。

沈培平,中共云南省原副省长。在升任副省长之前,沈培平曾于2003年至2013年,先后担任普洱市市委副书记、代市长、市长、市委书记,此期间是普洱市迫害法轮功的主要责任人;2015年12月3日,被判有期徒刑12年。

白恩培,中共云南省原省委书记,多次公开攻击法轮功并主导迫害,深得江派周永康的赏识;2016年10月9日,被判处死刑,缓期2年执行。

张耀力,云南省玉溪市广播电视局原局长、江川县原县委书记,多次利用其掌控的媒体,宣传迫害法轮功;2014年6月12日,被判刑12年。

锁飞,云南省曲靖市原市委书记,一直追随江派迫害法轮功;2015年9月10日凌晨,在重庆一宾馆猝死。

韩玉彪,云南省昆明市官渡公安分局原局长,积极参与迫害;2015年3月27日,被昆明检察院查办。#

文字整理:叶枫,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7-08-20 7:3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