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王劭文律师专栏

本末倒置的省税规划

文/王劭文

人气: 33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8月19日讯】一位太太请我帮她检阅几年前成立的信托。咨询当天,她带来的规划文件就只有一份不可撤销的人寿保险信托 (Irrevocable life insurance trust, ILIT)。

好消息是我检查了这位太太的ILIT,它不是空的——这个寿险信托名下确实持有一份寿险保单;坏消息是,她单有这份进阶法律文件,没有资产保护或传承的基本文件。

例如:太太成立这ILIT时,先生还在世,夫妻俩当初可以利用可撤销的生前信托(Revocable living trust), (1)可帮助他们轻易节省不少纽约州遗产税;(2)可以放足够的资产在信托中,让这对夫妻享用;(3)并可让子女继承时免去上法院认证(probate)的麻烦。

如果财产真的太多,才会进一步需要ILIT的保险理赔金来支付其它省不了的遗产税,并能让子女享用保险理赔金的余款。然而,当时这位太太的律师只帮她成立了ILIT。现在她的配偶已离世,她已失去了一个节省遗产税的机会;即使ILIT保单将来发出的理赔金足以这支付对夫妻的遗产税总额,缴税后分给子女的钱也是少了起码十几万美元。

此外,请切记:省税资产传承规划有其基本功,每个老人家都该拥有强效的财务代理人委托书(Durable power of attorney),以及医疗决定代理人委托书(Health care proxy)。没有基本文件的后果可能很严重,例如,若您没有财务代理人帮忙保护资产,那么在这个长寿社会中,您的医疗和护理花费可能会在晚年迅速侵蚀掉您的积蓄,导致遗产没有超过遗产税免税额,那么辛苦做ILIT、买保险、操作ILIT来省税的功夫,就十分不值。

还有,这位太太当初的律师只帮忙成立ILIT,却没有教这位太太或信托管理人操作ILIT的规范。因此,这几年,这个ILIT运作不正确,将来国税局有权将其名下的大笔理赔金算入太太遗产中,大幅增加其遗产税,跟最初的节税目的背道而驰。

种种迹象显示,这位太太当初的律师并非专精资产传承或节税规划,如今悔恨得不偿失。我们希望民众要慎选律师。

***
笔者王劭文出生于台湾台北,
台湾大学法律学院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毕业并获领纽约大学华格纳公共服务研究所最高等奖学金,主攻美国医保政策。领有纽约州律师执照,从事耆老保健及资产规划服务,联络请洽718-355-9737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