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境小屋(二)九公尺高的空中生活

每个人都可以亲手打造一幢远离烦嚣、安顿心灵的居所
作者:Zack Klein,Steven Leckart,Noah Kalin

《秘境小屋》插图。(柿子文化提供)

    人气: 69
【字号】    
   标签: tags: , , ,

接前文

伊森‧薛斯勒(Ethan Schlussler)把斧头放了下来,他往后站,看着母亲的谷仓后头山丘上那一大堆柴火,在花了四小时砍倒大冷杉(grand fir)后,他劈好了足以供家人用上一个月的木柴。当时正值二○一三年六月的午后时分,夏日艳阳要到将近晚上九点才会下山。

现在呢?伊森心里感到困惑,他盯着眼前的树林,忽然想起年轻时的自己,曾经梦想要盖一间树屋。

伊森十岁时,已经是位小小爬树专家,到了十二岁,他自己敲敲打打,完成了自己的第一间“树屋”,也就是在母亲的小木屋附近一棵桦树上搭了约六公尺高的小平台,没有墙壁也没有屋顶。

二○一三年六月某天下午,伊森正在劈著柴火时,他想到了时间问题,自从他计划搭建新的卧房到现在,已经过了五年,他回想着说:“我当时认为,我可不想到了二十年后,再来后悔说,当初有机会时怎么不盖间树屋。我发现自己既有时间,有体力,也有资源,所以我就决定:好吧,我要动手了。”

伊森走遍四周,调查著树林,他爬上了几棵树,最后选定一棵又高又健壮的落叶松。他找到自己原本画的图,接着又重新画了几张,先前替当地承包商工作的经验,增进了他在建筑工作上的知识。他想避免在树上钻孔插栓的方法,这是种常见又可靠的方法,可以将木柴固定在树干上,螺栓不一定会伤害或妨碍树木的生长,但确实可能会对树木造成危害。

从七月到八月,树屋的建设如火如荼地进行着。伊森先搭好屋顶,再搭起墙壁,他也决定要加个门廊。最重要的是,他想到自己必须不断地爬著九‧八公尺高的钢梯,这三个月来,他已经在梯子上爬上爬下了数百次,他的膝盖已经过度疲劳,而且爬梯子一点也不有趣。他发现自己所需要的,应该是某种升降梯,或许可以用个小平台,加个手动曲柄与绞盘?伊森还不确定,所以不断思考着。

朋友艾札建议使用踏板驱动的升降梯,艾札觉得将自行车垂直吊起来,用两个车轮在树干上滚,看起来一定很酷,就像自行车手把车骑上树一样。伊森认为用水平吊挂的方式比较容易建造与操作,而且坐在自行车上向上飘,看起来就像违反地心引力一样,这样更酷。

于是他跟母亲要来一辆老旧的戴蒙贝克(Diamondback)自行车,并买来五颗大轮滑与约四十六公尺长的金属缆绳。他几乎只用一天的时间就搭好了升降梯,再花了一个星期加以修补。他用了两条缆绳,一条在车架前端,另一条则在后端,让自行车不会前后晃动。刚开始时,踩踏板的动作相当困难,所以伊森从曲柄组上拆掉大的齿轮,并焊在后轮毂上,将传动装置调低。他也从母亲车库旁的垃圾堆里找来老旧的水槽与废金属,他将水槽接在缆绳上,只要里头装的水够多,重量就可以像砝码一样,在踩动踏板时帮忙将自行车往上拉。

节突撷取
自行车升降机树屋。(视频截图)

他的作法没错,确实有效。

看着旅客们自己踩踏板爬上树屋,对伊森而言,相当有满足感。他知道升降梯帮整间树屋增添了异想天开的一笔,但他也对自己独一无二的钳箍结构感到兴奋不已,虽然树屋以每年约六十公分的幅度从树上下滑,但整体结构仍然支撑得相当稳固。

此外,他也稍做了调整,以减缓树屋下滑的速度。伊森相信,只要树屋维持稳固,树干就会在钳箍结构周围生长,有助于预防树屋进一步下滑,并可以让一切保持定位。他微笑着说:“你知道,只有时间才能证明我到底是对的还是错的。”@#

──节录自《秘境小屋:每个人都可以亲手打造一幢远离烦嚣、安顿心灵的居所》/柿子文化

01.jpg
秘境小屋》插图。(柿子文化提供)


(《秘境小屋》/柿子文化)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杰克开始着手用石头搭起烟囱、地基与壁炉。他每次在完成一定的进度后,就再从山谷各处的河床与小径收集石头回来。砌石工作是纯粹的美化作业,但却能赋予小木屋精细的作工,以与当地的自然美景相辅相成。
  • 海洋的面貌变幻莫测, 色彩斑斓,光影交错,日光下闪耀着点点金光,薄暮中焕发出神秘色彩,海的样貌与情 绪,无时无刻不在变化。
  • 人的一生成败与否,不在于他曾经有多荒唐、有多错谬,重点是在于他改变的点是否在对的时机。如果可以从挫败中获得激励和反思,失败的代价和错误的经验是值得的。
  • 卡尔四世在1378年因为中风而去世,他遗留给捷克子孙许多有形与无形的文化资产,至今仍然获得捷克人的景仰与尊崇,因此被尊奉为捷克的“国家之父”!
  • 只是为了怕被人说成是贪婪,就这么害怕触碰财富,可是,这颗贪求美名的心,不也正好是另一种形式的贪婪?
  • 我不可救药地喜欢上了美国乡村音乐和歌曲,它们轻柔纯朴,表露人性情感。就像我周遭不少成年人喜欢邓丽君的小调一样,有人喜欢“阿里山的姑娘”,而我则喜欢“美国乡村”的乐队。
  • 即便糖厂已经没落,即便每年日复一日忙着制糖与保养机器的工作。或许时代背景有所不同,但他们在职场上那股牺牲奉献的精神,确实是我们这辈年轻人所缺乏的啊!
  • 卡尔国王创立的“布拉格卡尔大学”,在创校的章程中强调:“我们这个国度的忠贞国民们,对于知识十分地渴求,因此我们不应该再向外人乞讨知识的果实!”
  • 自己的弱点被一眼看穿,这让犯错不只是犯错,反而开启了一条看不到终点的责骂之路。
  • 人常言,这世间的夫妻之缘,是因为月下老人将一根红线系在了他们身上。所以不管相距多么遥远,姻缘这根红线会把人系得很牢固。我相信这是很美的传说,但在我的阅历中,似乎有着不一样的东西在牵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