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见宋朝好声音:宋词那些人、那些故事》书摘

才女吴淑姬靠写歌扭转局势,救自己出监牢

作者:苏淑芬

梅(fotolia)

    人气: 64
【字号】    
   标签: tags: , ,

吴淑姬是南宋浙江吴兴人,根据洪迈《夷坚志》的说法,她父亲是个秀才,家中贫穷,但她长相貌美,聪慧又懂吟诗唱词。她由父母做主,小时候本来许配给邻村的秀才,但还未过门,秀才就病重,不久竟一命呜呼。一年后,父母为吴淑姬说了另一门亲事,男方是位富家子弟。吴淑姬此时心意阑珊,糊里糊涂就答应了。

不料过门后,发现丈夫是个纨裤子弟,成日拈花惹草,还对她拳打脚踢。吴淑姬想到自己爱好诗文,竟然嫁给这种俗气粗鄙的丈夫,鼓起勇气提离婚。但丈夫坚决不同意,最后还把她关起来,并告上官府,诬赖她不守妇道与人偷情。吴淑姬因此被捕入狱,也被判了刑。

有人看不下去投诉郡守,揭发富家子弟的奸淫恶行。这个案子很轰动,有钱的阔少欺压陷害地位卑微的贫家女。当时的郡中官员都很关心,相约旁观受审。开庭时官员还准备酒,并引导她坐到席上。吴淑姬风采迷倒众人,实在是我见犹怜。

官员先对她说:“早听说你的文采非凡,如果今天你能即兴作一首自咏的好词,我就把你的冤情转告太守。或许能为你开脱罪名,还你清白之身。否则你的处境会很危险。”再命令狱卒打开她身上的枷锁,并给她喝点小酒。

当时刚好冬末雪融,寒梅怒放,春日将到,官员给吴淑姬的词题,就是要她用此情景写成一首〈长相思令〉。她一提笔,立刻写成:

烟霏霏,雪霏霏。
雪向梅花枝上堆,春从何处回。
醉眼开,睡眼开。
疏影横斜安在哉,从教塞管催。

上片连用“霏霏”叠字,委婉表白内心的渴求,期待获得自由。但残雪堆积在梅枝上,压得人透不过气来,叫人怀疑春天是否还会再来?如此恶劣的气候也暗指自己所处的恶劣环境,无人可倚靠,任人欺凌,真是何等黑暗。

下片以李白的“黄鹤楼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和孙舣〈菩萨蛮.落梅〉:“一声羌管吹呜咽,玉溪夜半梅翻雪”,呐喊著既然一切不实指控排山倒海而来,玷污我的冰清玉洁,又扭曲我的形象,那就任凭他们欺压霸凌,直到我如梅花般掉落、死亡为止吧。表达了渴望洗刷不白之冤的心情。

隔天,官员上报当时的湖州太守王十朋,王十朋也马上释放了她。尽管吴淑姬聪明貌美又有才华,但在当时重礼教的社会中,一个被玷污的女人,就是没人肯明媒正娶。吴淑姬最后卖给周家做小妾,让人感叹命运的不幸。写《唐宋诸贤绝妙词选》的黄昇称赞吴淑姬聪慧,是“女流中黠慧者”,填词的能力不输李清照。可惜她的词集已经散佚,目前《全宋词》仅收四首。

吴淑姬的才名,直传到清代。据说清朝末年,广西鹿寨县马村有个叫马良的书生,外出访友,天黑了才回家,路上遇到滂沱大雨,就近借宿莫家。莫家原是大富人家,懂得几句诗文,以附庸风雅为乐,便与马良对答诗文。莫公的女儿隔窗听得一清二楚,对马良的机敏、才情起了爱慕之情,走出房门要求与马良对句。她说:“杜诗汉名士,非唐朝杜甫之杜诗。”马良立即对道:“孟子吴淑姬,岂邹国孟轲之孟子。”

杜诗是东汉光武帝时的南阳太守,是当时的名士。孟子指的就是宋代的文人吴淑姬了,而不是亚圣孟太夫,邹国孟轲。从两人的对句,可知直到清代,吴淑姬的文名仍然远播。

《听见宋朝好声音:宋词那些人、那些故事》/时报出版 提供
《听见宋朝好声音:宋词那些人、那些故事》/时报出版 提供

本文节录:《听见宋朝好声音:宋词那些人、那些故事》一书/时报出版@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母亲不提这些,反而不停地提起在布拉格发生的事,提到伊莲娜同母异父的弟弟(母亲和她刚过世不久的第二任丈夫生的),也提到其他人,有的伊莲娜还记得,有的她连名字都没听过。她几次试着要把她在法国生活的话题插进去,可母亲用话语砌成的壁垒毫无间隙,伊莲娜想说的话根本钻不进去。
  • 白昼,那遭人遗弃的美丽国度闪耀着,到了黑夜,换成航向故国的恐怖回归在发光。白昼在她面前呈现的,是她失去的天堂,夜晚所展示的,则是她逃离的地狱。
  • 在这里,人们过去和现在都有一种习惯,一种执著:耐心地把一些思想和形象压进自己的头脑,这给他们带来难以描述的欢乐,也带来更多的痛苦,我生活在这样的人民中间,他们为了一包挤压严实的“思想”甘愿献出生命。
  • 因而三十五年来,我同自己、同周围的世界相处和谐,因为我读书的时候,实际上不是读,而是把美丽的词句含在嘴里,嘬糖果似地嘬著,品烈酒似地一小口一小口地呷著,直到那词句像酒精一样溶解在我的身体里,不仅渗透我的大脑和心灵,而且在我的血管中奔腾,冲击到我每根血管的末梢。
  • 荷妮猛然觉得全身发寒,她紧紧抓住眼前的座位,牙齿开始格格作响。 乔装成美军的士兵还在前座交谈,吉普车驶进一条林间小路。荷妮感到焦躁不安,幸好他们还无法察觉到──还没有。事情一定要有个了结。必须如此。就是现在。
  • 一双双腿忧愁地四处摆荡,来回擦撞荷妮;在这纷乱之中,唯有荷妮异常镇静。人们大都步行离家,他们的家当与老小,不是背在身上,就是放在推车里。 父亲与荷妮抵达广场。他们冲上神父家门前的台阶,父亲摇响门铃,大门几乎应声开启,神父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门后。他招呼两人进客厅,壁炉里的火光打在他们身上,将他们化作墙板上的移动黑影。
  • 面包片还搁在那父亲嘴边。大家都定住了,愣愣看着自己的热咖啡腾腾冒烟。街上传来一阵妇人的哭喊。哭声,尖叫声,马匹嘶鸣。 父亲起身开窗,狭小的厨房立即冻结成冰。他隔窗叫住一名男子,两人一问一答,街上一片喧哗嘈杂盖过他们的对话。
  • 韦纳八岁了,有天他在储藏室后面的废物堆寻宝,找到一大卷看起来像是线轴的东西。这件宝贝包括一个裹着电线的圆筒,圆筒夹在两个木头圆盘之间,上面冒出三条磨出须边的电导线,其中一条的末端悬挂着一个小小的耳机。
  • 谣言流窜于巴黎的博物馆中,散布的速度有如风中的围巾,内容之精彩也不下围巾艳丽的色泽。馆方正在考虑展示一颗特别的宝石,这件珍奇的珠宝比馆中任何收藏都值钱。
  • “长长短短的文字犹如战火下的那一则则电报,一张张纸条,乃至大火余烬下的一丝丝讯息,都是这两个心地良善的孩子,在邪恶残酷的战争之下,始终把持住那一念善所成就出来的奇迹之光。”── 牧风(部落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