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鉴恒:“中国式特色袭警”

人气: 164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8月23日讯】8月19日,湖南省龙山县,华塘派出所所长田萍仲驾私车下班回家,途中见一辆违规停车“占用消防通道”,便下车对车主进行指责。车主不满,与田在路端发生口角,车主的4名亲属(2人持木棒)闻讯赶到,随后5个人围殴田萍仲。田被拳打脚踢中拔出手枪,鸣枪示警。不料5人并未收敛,继续实施殴打,并把田按倒在地欲抢其枪。在此过程中,“枪支发生走火”,未造成人员受伤。

以上记述源自大陆媒体通报,但网上有人指出:事实上,违规停车占用的是普通车道,不是消防通道;打斗中,不是枪支走火,而是田拔枪射击,“人民群众”奋力制止云云。

龙山县派出所所长被围殴的场景,有人用手机摄下并传到网上。视频中看,场面十分混乱,穿黑色特警制服的警察数名赶到后,也与民众发生肢体冲突。画面外还有不止一个民众喊:“警察开枪打人!”视频最后定格在田萍仲被5人按在地上的画面,十几只手交缠一起抓住黑洞洞的枪管,不分胜负。但有人说,这个视频也被“和谐”了,是段接的。

是以,事件出现了官方与民间两个版本。官方与民间版本的最大分歧点在于:警察下班途中指责违规停车,属于执法行为还是私人行为,网民认为看到违停应该通知交警前来处理,穿便衣的民警指责违停并与车主发生格斗,属于私人行为。网上评论,主要围绕在警察下班后配枪是否违规、警察在私人格斗中拔枪示警是否违规这两大争议点。

有的网友认为,无论如何,田所长拔枪示警,就是表明身份,之后继续殴打或抢枪,是袭警犯罪,若在西方社会,那5人恐怕已成筛子了。也有人叹,堂堂派出所所长被5个社会青年按倒夺枪,这格斗技不敢恭维,原来警察是“穿制服的稻草人”。有人说:派出所所长被按倒夺枪场面,是一场中国式特色袭警

近期大陆警方不当执法事件频出,如河北警方拘留吐槽医院食堂难吃的民众;山西警方拘捕“矿难造谣”发帖人;陕西警方抓网上吐槽强制捐款者,等等。因此,龙山派出所长田萍仲拔枪事件是否也属执法不当或违规,引发大量关注。

据《公安机关公务用枪管理使用规定》第二十五条 ,公务用枪应当集中保管,经批准可以由警察个人保管。

但是,第二十二条也规定,公安机关的人民警察应严格按照《人民警察法》和《人民警察使用警械和武器条例》的规定使用公务用枪,有下列情形的不得使用枪支;
(一)处理一般治安案件、群众上访事件和调解民事纠纷;
(二)在人群聚集的繁华地段、集贸市场、公共娱乐及易燃易爆场所;
(三)在巡逻、盘查可疑人员未遇暴力抗拒和暴力袭击时;
(四)从事大型集会保卫工作时;
(五)在疏导道路交通和查处交通违章时;
(六)与他人发生个人纠纷时;
(七)使用枪支可能引起严重后果时。

2016年年底,中共公安部发布的《人民警察法》修订草案有部分内容引起争议。草案规定,遇到“实施严重危害国家安全、公共安全行为或实施该行为后拒捕、逃跑的”,警察“经警告无效的,可以使用武器”。外界质疑这一规定可能会将权力滥用合法化。

国际人权组织“人权观察”表示,草案中有关“可使用武器情形”的规定与联合国的基本原则不符,或会加剧权力的滥用。2015年5月,黑龙江庆安火车站候车室的警民冲突中,徐纯合被枪击身亡,警察开枪引发争议,事后认定警察开枪行为属于合法,而徐纯合的家属得到一笔抚慰金。

田萍仲指责违规停车,到底属不属于执行公务?这一点取决于违停车占用的是消防通道还是普通车道。田与车主等人发生格斗、口角,是私人纠纷还是妨害公务,取决于田在指责违章停车时是否使用执法语言、规范动作。田驾私车下班,穿便衣,很可能没有使用执法语言和动作,车主情绪不满,双方多次口角冲突,最后上升为格斗。打斗中,田拔枪示警,应该说违反了枪支使用条例。最后,最重要的一点,到底是鸣枪射击,还是走火,是整个事件性质的分水岭。

近年来,大陆警民纠纷事件频发,中共政府在处置下岗工人、强制拆迁、征地、截访、农民工讨薪、控制网民言论自由等所谓的“维稳”中使用大量警力对付手无寸铁的民众,使得社会矛盾尖锐化,警察成为民众对抗独裁暴政的出气口,警察和城管经常被推到社会事件的风口浪尖,警察城管暴力执法,对妇孺大打出手的事件屡见不鲜,民众反击与警察城管发生肢体冲突、推翻警车等事件也频出不断。

另外,大陆官方也承认,民警进行“盘查、查验证件、传唤拘捕、使用武器警械等”执法活动时,缺乏全国统一的、有法律强制力的装备配置、执法语言和执法动作方面的具体规范。这就更加据了矛盾冲突。警察执法不当与民众发泄积压的愤怒,同时发生,就造成了一种具有中国特色的所谓的“袭警”模式——用老百姓的话说:警察平时耍横,横的碰上愣的,愣的碰上了不要命的。中国式袭警,就是这样的场面。

解决警民冲突与纠纷,警方执法素质有待提高,民众法制观念也要加强,这仅是从表面上看,解决不了根本。常年独裁暴政下积聚的社会底层的愤恨如何解决?社会利益的再分配、社会运行合理性的扭转,就是变革现行体制的问题了。#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7-08-23 3:4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