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妈妈不必完美.不一样的德式教养练习(一)

让妈妈与孩子灵魂相约的慢养甘苦谈!
作者: 皮尔斯夫人(林家羽)

我们一家是团体,但每一个人也是单独的个体,可以依赖,但也可以独立。(fotolia)

    人气: 171
【字号】    
   标签: tags: ,

独立与依赖的双人舞

我曾经对自己的父母有着相当强烈的爱恨交织情绪,那些童年,以及与爸妈生活所带来的痛苦如阴影般,让我从很年轻时就离家,愈离愈远,愈离愈远,一直到定居德国。我以为自己摆脱那道阴影了,但其实并没有……

我努力经营著自己的家庭,养育自己的孩子。在孩子出生后,前两年有好多喜悦,但之后却开始出现很严重的焦虑。关于一个女人当了妈妈、成为家庭主妇后没有任何价值的焦虑感,终日侵袭着我。后来,我从瑜伽练习里找到一些安定自己的力量,我自认那份焦虑应该消失了,但随着恩典来到五至六岁,二○一五年到二○一六年这两年,生命又开始发生一连串的心灵地震!

二○一五年一月,我放下曾经练习三年的静心,我发现自己塞不下任何东西了。我惊讶地发现自己好像有强迫症,做很多事时都给自己相当高的标准,尤其在当妈妈、当老婆这两件事上。最后,竟然连静心这件事也一样!

那是一个相当大的瓶颈,但我发现,我除了是妈妈、妻子,还有一个内在的声音──祂从来没离开过我,当焦虑再度上身,那个声音又回来找我了。祂要我继续自由地成为我自己、完成我自己,那个声音令我相当害怕,因为要面对真实的自己,而那里有很多区块被我自己隐藏得相当好,我从来不想让先生知道。

小时候常看到爸妈在争吵,我对自己说,我的婚姻绝对不要跟爸妈一样!所以我在自己的亲密关系里,学习著不去表达自己真实的感受,我尽力去做一个完美的妻子,尽该有的本分及当妈妈的责任。

二○一五年的二月,那个真实的我清醒过来后,让我看见,再不真实表达,继续压抑自己,我会生更多病!我的身体里有很大很大的愤怒,我想到:这个家里怎么只有先生和儿子可以生气?他们情绪不好时,我通常是最冷静的那个人,总对自己说:我是一个有灵修的人,不能跟他们一样。但我其实比他们俩都更可怜,那些我没有表达的情绪及被接纳的感受,全被我压回身体里,所以我常觉得身体很多地方很紧绷,我想,被我压抑进身体的愤怒应该到了一个临界点。

感谢上天让我在一个瑜伽工作坊里结识一位新朋友──J。J跟我分享她的人生故事,她曾是一个佛教徒,持续佛法与禅坐二十多年,结果在四十岁时得了癌症,她很震惊。在医院做化疗的两个月期间,某天先生将她喜爱的画具及以前的画册带来给她,翻开十多年来累积的画册,她突然明白为什么自己会生病了。

“家羽,你知道吗?我的画都是我内心对自我的批判与暴力谴责,我的自画像全是黑色的怪物,打来打去的。”自残的画像,以及母亲带给她的疼痛故事……

她说,她修行修错了,她用那一套东西来管束自己、妆点自己,来看她那个不完美的先生,但她根本不爱自己,她一直携带着从小妈妈传递给她的讯息──她不够好,她怎么那么差劲。有了这个“看见”,她清楚知道不能再去怪妈妈了,要放下,回来改写自己的人生剧本。

她丢下所有修行的书,回到生活里,接纳自己的每一个面向,爱自己的好与不好,没有分别。那些不喜欢自己的念头还是会出现,但她不会再丢刀剑射自己。在每一回情绪出现或自我批评的时候,对自己的内心说:“J,你可以生气,可以有情绪的,不要怕!我跟你在一起,你没有错,也没有不好!你只是有了这些感受!”藉由对自我的接纳,不再无意识自我谴责后,那场病反而救了她的人生,从那年至今,她已经五十六岁了,十六年来,癌症都没有再复发。

※ ※ ※

跟J的交谈鼓舞了我,她的故事让我好几夜反复思索,我决定放自己一个假,让身心好好休息。

我选了一个周末的早餐时间向先生坦白,说我在这段关系里其实相当压抑自己,每一回他脾气不好,我就相当害怕,因为他让我想起我爸爸。我对他说,其实我和他在教养恩典的想法上有某些的不同,但为了不想有冲突──如我爸妈那样,所以我都以他的意见为意见。

我对他说,其实每一回他和恩典可以自由地发泄情绪时,我都在内心鞭打自己,我要自己当一个完美、没有脾气的好人,但其实我压抑得很深,我很苦,没有办法再演下去了,继续压抑下去,有一天我们就会决裂。我对他说,我好累,我真的需要一段时间好好休息,我准备去参加一个九天的断食营,这九天就让我重新当回我自己吧!

老实说,要对先生说出自己内心的真实感受,让我相当害怕,我好像一下子退化为童年的我,那个面对上位者、权威者,寸手无铁地发着抖躲起来不让人看见的小女孩。实在是心里太痛苦了!我对自己说,我要改变我的人生,是“现在”,没有“如果”。我已经决定要爱自己,我爱自己是最重要的,我要支持我自己。

我对先生的表达,其实经过很多内心转折,所以我并不是带着愤怒去攻击对方,我不是在抱怨他。就是因为爱他,所以我必须诚实做回我自己,我不只是一个老婆和妈妈,我还有一个自己,渴望去完成这一生来到地球想实践的梦想,我想活出我自己!

我的真实告白,让先生很震惊,他从没想过我有这些想法,他都以为我很好,因为我那么平静。但在很短的时间内,他必须调整老婆要离家九天去休息,我还安排了最好的朋友接送恩典,所以我知道,先生即使不开心,也只能接受。那一个跨出,改变了我,重新认知亲密关系里的本质是什么,在那九天,儿子和先生其实过得相当快乐──即使没有我,他们俩反而拥有另一种单单属于父子的亲密感。

我在那九天里,也很深刻地感受先生对家的承担与付出,我看到他跟我一样──都需要休息,他是我的另一个我,他不只是爸爸和先生,他也被允许去做他自己,只不过他还无法看见这一层。想到他这些年的付出,我很感恩,他是那么尽心尽力,但我们都入戏太深,忘了当初进入婚姻时,我们都许下,要互相鼓励对方继续活出自己,为对方加油打气的承诺!

我决定偷偷帮先生报名了九天断食营,付了一半的费用,准备送给他当生日礼物,在我允许自己充分休息后,我也真心愿意让先生体会这份自由。唯有如此,我们才会拥有更新的力量,回来爱我们的家人。先生在得知我送给他九天断食营,可以不当老公与爸爸的时候,显得相当开心;原来当老婆踏上成为自己的旅途后,并不会迷失,而是会愈来愈有光彩与美丽──他说,他拣到一个新老婆。

就这样,我们的关系跨近了一大步。这两年,我不断在关系里持续对先生说内心的感受,发现每一回当我打开我的心,他就更打开他自己。我终于有机会听到他跟我分享童年的点滴,终于,不需要我再问,他就会主动跟我分享他工作上的欢乐、开心、压力与挑战,我们可以更开心地聊我们都很喜欢的电影、音乐、环保、政治、教育议题……

卸下那个完美老婆和妈妈后,我练习著不再硬逼自己,如果很累,不行了,就对先生和儿子说,我需要休息,不能煮饭,我需要到房间睡觉,或者去跑步什么的。

我们一家是团体,但每一个人也是单独的个体,可以依赖,但也可以独立。@#

──节录自(《当妈妈不必完美.不一样的德式教养练习》/柿子文化)

(《当妈妈不必完美.不一样的德式教养练习》/柿子文化)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杰克开始着手用石头搭起烟囱、地基与壁炉。他每次在完成一定的进度后,就再从山谷各处的河床与小径收集石头回来。砌石工作是纯粹的美化作业,但却能赋予小木屋精细的作工,以与当地的自然美景相辅相成。
  • 广大的海面全是灰濛濛一片,寒风吹乱了浪花,海面上布满泡沫,随波上下起伏,就像是纠结的白发。狂风阵阵的大海,因而显得苍老、黯淡、阴郁、毫无光明,仿佛大海是诞生在没有光亮的时候。
  • 海面明亮异常,显得奇特而美丽。白天看起来满是泡沫的海面,到了晚上却散发出银白光亮。船身破浪前行,船头两侧是激起的波涛,像是两道液态萤光,而船尾的航迹则像是一条银河。
  • 以色列的犹太人对教育的重视不亚于华人。他们的教育理念和华人也区别很大。对子女教育的观念上,犹太人甚至比华人走的更务实、更敢于放手。
  • 海洋的面貌变幻莫测, 色彩斑斓,光影交错,日光下闪耀着点点金光,薄暮中焕发出神秘色彩,海的样貌与情 绪,无时无刻不在变化。
  • 套句婆婆说过的,她希望孩子飞得远远的,但心里有妈妈。子女好好的存在,就是她最大的满足。
  • 我时常偷偷观察德国的孩子与年轻人,也观察他们与父母的相处方式。我的德国婆婆与老公之间的亲子关系,和她的教养方式,成了我十分重要的参考来源。而我十分幸运,遇上一个充满智慧的德国婆婆。
  • 家长和老师也千万别低估孩子的智力水平。如果因为忙和缺乏耐心、爱心而忽略了他们的合理请求,也不关心他们的思想,不解答他们的疑问,这样就缺少了良性的沟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