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专访特怀福德:工党将多方面改变规则

工党房屋、建筑、奥克兰和交通事务发言人菲尔•特怀福德(Phil Twyford)于上周二接受大纪元专访。(易凡/大纪元)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08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辛鸿奥克兰报导)距离大选只有4周时间了,各大党都在热火朝天地投入竞选,各个政党也纷纷出台重要政策和做出各种承诺,以赢得更多选民的支持。

本周,带着对工党在移民、房市、交通等方面政策的一些问题,大纪元记者采访了工党房屋、建筑、奥克兰和交通事务发言人菲尔•特怀福德(Phil Twyford)。

特怀福德说,工党的政策,很多方面都是要从根本上改变国家党政府目前的政策。此前工党新党魁嘉欣达•阿丹(Jacinda Ardern)也说,工党要通过这次大选,成为“规则改变者”(game changer),也是指要从根本上改变目前国家党政府的一些政策。下面是大纪元对特怀福德的部分采访内容节选。

房地产投机不是繁荣是疯狂

“我觉得依靠人们把房地产互相转卖、从而造成一种表面繁荣景象,是一种疯狂的行为。”

“房价过高令民众难以负担,这已经不是短时间的问题了。”“但是我们批评国家党政府,是因为他们在这9年中的不作为,让房地产市场持续恶化。”

“工党的一些政策,就是要把这种现状,从房地产投机,改变成真正的产出经济,只有真正的产出,才是精明的现代生产,使得我们的好的点子、技术、产品和服务等,能够出口到世界各地。”

出口产品要向高精尖上转

“作为一个小岛国,新西兰完全依赖于我们的产品能够卖到世界各地,这对于我们来说是相当大的压力。”

“其中一个很大的挑战,就是把我们生产牛奶、奶粉等的初级产业,向生产出高价值产品的方向转,我们必须得更精明,提高我们的生产力和创造力。”

“就是把提高产品的量向提高产品的价值上转变。”“比如改变原来把大量奶粉卖给中国的作法,向生产高价值产品方向转。”

让房屋可负担

“按照国际惯例,房屋中间价和家庭收入中间价的比值,要在3-4之间,就认为房屋市场运行正常,也被认为是房屋可以负担。”

“在奥克兰,目前这个比值大于10,简直到了疯狂的程度。现在,在奥克兰买一套中等房价的房产,需要50年才能还清房屋贷款。”“也就是说,你都老了、退休了,还需要还房屋贷款。”

“而目前全国的房价涨幅,仍然在百分之十几、二十几。所以我们必须要先稳定房市,抑制房价疯涨。”

“要解决房屋可负担问题,还需要相当长的时间。工党的政策,是从需求和供应两方面同时着手。”

阻止投机 减少需求

“针对房地产市场过热的问题,工党将从需求和供应两方面来解决问题。”“在减少需求方面,工党的政策就是要向投机者征税,以此来禁止海外买家投机新西兰房地产。”“比如投机者在5年之内转卖出租房产,他们就必须要缴纳资产所得税(Capital Gain Tax)。”

“我们还将禁止外国买家购买现成房产,但他们可以在新西兰购买新房、或者购买土地来自建房产。”

建10万套可负担房产

“在供应方面,我们会让政府增建更多的可负担房产。”“工党将分期分批建造10万套可负担房产,按照建筑价格让那些年轻家庭可以购买自己的房产。”

“与此同时,我们还将改革我们的目前阻碍城市发展的规划系统,允许城市向外扩展,鼓励城市开发和发展。”

住房加高加密

“我们也鼓励建造更多的公寓、连排房和城市房,增加房屋密度。”

“因为现在的年轻一代,他们并不想生活在传统的、带有自己花园的独立房屋里。”“他们很高兴住在环境优美的城市街区,住在不错的公寓里,住在火车站附近,从而可以坐火车上班。”

“我们知道这些政策是可行的,因为世界上很多大城市已经有了这方面的成功经验。”

改变租房市场

“我们还要改变租房规定,因为目前有一半的民众在租房住。” “目前的租房规定很不合理,对于长期租房者来说没有保障。比如,你租房住、养育家庭,但你可能没有任何原因就被房主赶出去。” “这对一个家庭来说,就没有保证。”

“最后,我们要阻止国家党政府出售公房,这些公房本来是给那些非常低收入的人群租住,而这些人都被赶了出去。”“目前新西兰无家可归的人越来越多,已经达到4万多人。”

“不仅如此,我们还要建造更多的公房。因为那些财务吃紧的民众,往往收入都很低,单靠私人租房市场,无法让他们负担得起房租。”

高速火车和轻轨

“国家党目前的交通政策,都集中在建造高速和道路上面”。“研究发现,像奥克兰这样规模的城市,只靠建设高速和道路,是无法因应如此繁忙的交通的。”

“城市的发展,需要有效的公共交通,比如与高速和道路平行的高速火车、包括轻轨等,这样才能分散车流量,人们也不必自己开车上下班,完全可以利用公共交通。”

“工党的交通政策,包括市中心到机场的轻轨、到西区的快速公交车、增加繁忙路段的铁轨等等,都从根本上与国家党政府的想法不同,”

“工党的150亿元交通计划,会保证在10年之内,逐步改善奥克兰拥堵的交通。”“这将转变几十年来交通方面的不好的政策,让城区居民可以坐火车上班。”

移民问题 消化不良

“其实移民问题本身不是问题,而是目前新西兰的状况和时机。”“如果在正常的情况下,每年7.2万人的移民,应该可以消化得了。”

“但是目前新西兰特别是奥克兰,房市、交通、基础设施已经问题百出,这么多移民大量涌入,我们根本无法负担。”

“奥克兰房市,目前已经缺少4.5万套供应,每年再进来这么多移民,建房速度和基础设施等的建设,根本无法跟上。”

“南岛等地的农场,确实需要低技能移民工。”“只有我们真正能够付给年轻新西兰人足够的工资,而不是那种“奴隶工资”,他们才可能愿意留在新西兰,新西兰才能够真正地繁荣。”

菲尔•特怀福德(Phil Twyford)简介

特怀福德生长在奥克兰,他母亲一个人抚养5个孩子,母亲虽然对政治不感兴趣、似乎也没有什么概念,但对他们非常爱护,鼓励和支持孩子的理想,这对菲尔的后来的选择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他自认是个“理想主义者”,“希望为弱势族群而战”。

他是著名的国际慈善组织Oxfam新西兰分支机构的发起者和主管,8年之后,他去了Oxfam在美国华盛顿DC的总部主管宣导,在那里工作了4年。

他在2003年回到新西兰,到工党做志愿工作人员。他首次进入国会是在2008年,在2011年和2014年,他在奥克兰西部的Te Atatu选区连续胜选,并成为工党的房屋、交通和奥克兰事务发言人。本次大选,他正寻求在这个选区第三次连任。

由于他努力、能干,他在工党中的排名,也由最初进入国会时的第26,到现在的第5,成为工党高层议员。

责任编辑:易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