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正原:公安局局长为何兼任佛学院院长?

人气: 5383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8月26日讯】阿波罗新闻网报道,8月20号,甘孜州当局发布7名干部任前公示,其中6人被安排在喇荣五明佛学院担任要职,分别是甘孜州公安局副局长扎巴被拟任为色达五明佛学院党委书记兼院长、色达县委副书记四郎曲批被拟任为喇荣寺管理委员会党组书记兼主任,另外九龙县委统战部副部长兼民宗局局长邓珠扎西和甘孜州藏学研究所兼编译中心图书资料室科长罗康斌被拟任为色达五明佛学院党委副书记兼副院长、稻城县委政法委常务副书记代杰•扎西泽仁和理塘县濯桑乡党委书记使朗拥忠被拟任为喇荣寺管理委员会党组副书记兼副主任。

中共当局于去年7月20号正式在喇荣五明佛学院强拆数千间僧尼住房,并驱逐数千名僧尼以后,不仅把这座举世闻名的佛学院改建成旅游基地,同时使用藏中两文发布所谓的《喇荣寺五明佛学院院寺分离方案》明白卡,以三个部分说明要实施院寺分离的原因、《方案》的批复情况及具体内容,其中包括目标任务和具体工作内容等。该《方案》指出,开展院寺分离工作是按照中央、省委的明确要求,由中央统战部正式批准、国家宗教局于今年7月25号就此下达同意决定,声称是进一步明确喇荣寺宗教活动和佛学院教学活动互不隶属,并指院寺分离是以清人拆房后的觉姆(尼姑)区和扎巴(僧人)区为基准打桩定界,并逐步修建隔离围墙,把佛学院划分为6个片区、喇荣寺划分为10个片区,派政府干部指导及参与寺院管理。

自从中共媒体发布甘孜州干部任前公示后,境内外很多藏人都对喇荣五明佛学院的处境深感担忧,并在网上纷纷发言表达不满,强调喇荣五明佛学院被政府直接管理并在寺院内外设立官方行政机构,这对佛学院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也是摆脱不了的沉重灾难,今后不仅寺院佛事活动被管控,僧尼还将受到更大的打压,并批评中国政府无视国际呼吁,肆无忌惮地对佛学院进行开刀,强调把佛学院变成政府学校,将会对弘扬佛法带来阻碍,这种对宗教的迫害行径,应受到世人谴责。

早在文革期间,中共对西藏文化和藏传佛教就进行过惨烈的摧残。1962年5月,十世班禅的《七万言书》有过具体的描述。

十世班禅说“改革后佛教遭受巨大的衰败而濒于灭亡,我们藏人于心不忍。”“(中共)掀起了一个消灭佛像、佛经、佛塔等的滔天浪潮,把无数佛像、佛经、佛塔烧毁,抛入水中,扔到地上,拆毁和熔化,对寺庙、佛堂、玛尼墙、佛塔姿意进行了疯象闯入般破坏……盗走了许多佛像饰品和佛塔体内的宝贵物品……公然无忌的侮辱宗教,把《大藏经》用于沤肥的原料,专门把许多佛画和经书用于制鞋原料等,毫无任何道理。由于做了许多疯子也难做出的行为,因而使各阶层人民诧异透顶,心绪混乱至极,极度灰心丧气,眼中流泪,口称:我们的地方搞成了黑地方(西藏俗语中把没有宗教的地方称为黑地方)。”

在实行无产阶级专政的过程中,十世班禅指出“如果想进行斗争,即如被斗者虽然没有特别严重的过错,也要捏造许多严重的罪行,并予夸大,随心所欲、颠倒是非,不仅毫无根据,一个比一个更尖锐激烈、更粗暴、更狂妄、更矜夸过火地姿意进行诬陷,以致冤枉了许多好人;而且对于那些疯狂的人,反予以奖励表扬,而对真假不加调查等,没有进行应有的掌握,此其狂风之一。……斗争一开始,大喊、怒吼几下,同时拔发揪须,拳打脚踢,拧肉掐肩,推来推去,有些人还用大钥匙和棍棒加以毒打,致使被斗者七窍流血,失去知觉而昏倒,四肢断折等,严重受伤,有的甚至在斗争时当场丧命,此其狂风之二”,“很多在押犯悲惨地死去了,几年来,藏族人口有很大减少,这对藏族来说,是个很危险的问题。”

文革已过去40多年,为何中共对藏传佛教依旧充满仇视?

拜物是共产党哲学的信仰。在物性崇拜的阴郁视野中,所有属于精神意境的哲理和信念,都被视为罪恶。仇恨是共产党政治学的基因。所有超越共产党政治范畴的存在,都是共产党要无情消灭的对象。独裁是共产党国家权力学的灵魂。对独裁权力的追求表现出私欲的最贪婪的愿望,因为,它要以独裁者对生命和生活的丑陋理解,来奴役整个社会。拜物、仇恨和独裁权力构成共产党官僚寡头集团的天性。这种天性是藏传佛教,以及与之相连的精神生活逃不掉的劫数。

人是心灵的存在。对藏传佛教的最可怕的威胁在于,中国官僚寡头集团一直试图从西藏人的胸膛里,剜出那颗精神信仰的心,并塞进一颗在物欲中腐烂的心。媒体的信息传播,各级学校教育,表面繁花似锦的文学艺术──所有这些本应当同心灵有关的过程,都在当局严酷的新闻管制和精神控制下,进行着反心灵的活动。其最终目的,都是为了用堕落的人格,取代藏族人原来的那一颗圣洁的心。

西藏流亡政府驻台代表达瓦才仁说,中共政权一直以来对西藏采取高压政策,它有一个一定要同化消灭西藏民族的政策,在这样一个过程中,它就一定要去压制西藏藏传佛教和藏语文的教育。所以现在西藏最大的问题不仅仅是人权、民主、自由等问题,直接最尖锐的就是对宗教和藏语文的使用等问题,中共在这上面施加了很大的力量。

达瓦才仁说,只要藏人保持他们自己的宗教、自己的文化、语言文字,中共就觉得不安、不放心,它就要想办法去把西藏的宗教、文化、语言去做一个同化改变这样一个政策。这个政策就会引起藏人的反抗抵制,所以西藏就会有许多的问题出现。

达瓦才仁还表示,“如果宗教文化这些一定要消灭,就不是一个容忍可以解决的问题了,但是在中共统治下就是这样一种状态,所以它不是你过得好不好的问题,而是你过不过得下去的问题。”

只要中共的表面形式还存在,藏传佛教的生存就处于危机中,所有高于物欲的生活方式都处于危机中,所有属于圣洁心灵的文化都处于危机中。而造就这个危机的竟然是中国有史以来最猥琐、最堕落的民族人格。圣洁者面临凋残的危险,堕落者却似乎要拥有所有的阳光。这是何等的惨痛,又是何等的可悲──对于整个中国,都是如此。

责任编辑:任慧夫

评论
2017-08-26 4:2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