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剑桥撤稿事件折射出中国存在的哪些问题?

(网络图片)
(网络截图)
人气: 3643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08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婷综合报导)世界知名出版机构剑桥大学出版社近日因中共施压,从其刊物上撤下数百篇文章,在全球引发激烈的抗议声浪。外界指责此次事件是在打击学术自由。那么,这次撤稿事件到底折射出中国存在的哪些问题呢?

剑桥 8月18日宣布,应中共要求,从《中国季刊》上撤下315篇敏感文章,内容涉及六四、文革、香港、台湾、新疆和西藏等问题。此举在国际学术界引发强烈反弹。

出版社于是在8月21日收回撤稿决定,8月22日在微博上发表剑桥大学声明说,剑桥先前决定撤文是为了避免中国网站遭封,但之后决定恢复撤下的稿件,以坚持作为剑桥根基和原则的学术自由。此声明发表后不到12小时,就被中共网监从网上删除,凸显中共言论审查的严厉及无所不在。

《中国季刊》表示,对撤稿事件感到“深切关注和失望”,称“这项对学术自由的限制并非孤立举动,而是缩窄中国社会的公共参与和讨论的政策延伸”。

《中国季刊》主编普林格尔(Tim Pringle)还透露说,剑桥大学出版社几个月前即收到类似要求,被要求撤下1,000余本电子书。

法新社8月22日爆料,中共还要求剑桥大学出版社移除在其网上所刊的来自《亚洲研究期刊》的约100篇文章。

撤稿事件反映出中共的不安全感

多家外媒报导称,虽然中共屡屡屏蔽被其视为敏感的媒体平台,如《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和路透社等,但此次对于剑桥大学出版社的审查还是不同,因为遭审查的海外学术刊物读者群小,不像华日和路透等媒体受众群体比较大,影响也比较大。

中共日前开始审查波及人数少的海外学术刊物,这一举动不仅凸显其无孔不入的特点,还反应了中共的不安全感。曾在《中国季刊》发表文章的香港城市大学前政治学教授郑宇硕,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中共的这一举动不遵守国际惯例,“是对国际学术自由的不尊重,事实上也反映中国领导层的不安全的感觉。”

郑宇硕教授还说:“除在大学教书的人,或者读研究生的人,普通的人是不太看这些文章的,它的影响力对普罗大众来说是有限的。”

美联社的报导称,世界各国许多学者呼吁剑桥重新在其中国网站放上被拿下的文章,从而凸显出他们对言论自由的关注,以及关注中共对学术组织日益增强的影响控制力。

众多企业对中共言论审查打插边球

虽然剑桥最终选择了恢复撤下的稿件,让很多人为此而欢呼,但仍有很多国际公司在大陆为了求得中国市场而实行打插边球的做法。

大陆知名学者、社会学家李银河对美国之音说,中国现在有一个大问题,那就是许多的影视节目、书籍报刊等为了能够顺利的出版,他们都在打插边球,都在自我修正来尽量的躲避审查制度,可是却不去探究它的根本原因,那就是中国本来就不该有审查制度。因为这是违反中国《宪法》的。

中国《宪法》第35条给了中国老百姓很多自由,比如言论、游行、集会、结社、示威、出版等自由。

苹果在7月末已从其中国区应用软件商店撤下了多款帮助用户翻越防火长城的应用软件VPN,理由是要符合中共的规定。苹果的这一做法遭到了广泛的谴责。被下架的Express VPN公司对此表示:“看到苹果公司协助中共进行这种审查,我们非常遗憾。”

外界评论说:“乔布斯在创立苹果公司时或许无法想到,中国市场巨大的利益背后会让公司面临‘道德层面’的悖论选择。”

除了苹果外,美国电商巨擘亚马逊在中国的业务运营商也开始执行中共对在线内容严格限制的规定。

官媒称“在中国开发市场就要依据中国法律”应如何看?

对于中共要求剑桥撤稿一事,中共官媒《环球时报》在其社评中指责说,外媒是借机“攻击中国(中共)加强审查制度”,并称外界可以不满西方机构为中国市场的“五斗米”折腰,但不能骂中共“强势”。环时形容这部分批评中共的西方人是“最蠢的”。

针对剑桥撤稿一事,环时还指出,“中国有关部门提出的(审查)要求只要依据的是相关法律,就没什么可指责的”。但李银河等社会学家已多次指出,中共的言论审查制度本身就是违反中国基本《宪法》。

美国之音评论员海涛也表示,言论不审查是中国《宪法》第35条的规定。海涛还说,在中国的现实生活中,第35条《宪法》往往被更实的诸如刑法条律、公安部制定的社会治安管理条例等所取代,因此在实际运行中就被完全虚化。

另一方面,中国虽然加入了联合国,但却没有履行《联合国宪章》赋予公民的言论自由和知情权,也引发社会人士的质问。中国社会观察家田奇庄认为,中共的审查制度就是剥夺了公民的言论自由和知情权这两项最重要的权利。中国作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实际上应该带头遵守和落实《联合国宪章》的神圣权利。

网络审查在中国已陷入管制怪圈

中国正式开始有互联网大约是1996年,从1998年开始,也就是江泽民掌权时代,中共就陆续建立两大系统,一是长城防火墙;一是金盾工程。

耗资巨大、专门用来监控民众的金盾工程就是由江泽民之子江绵恒所主导,目的是阻断中国人看到海外关于其父江泽民和其家族的丑行、不让人们获知有关人权自由特别是有关法轮功的正面资讯。这一工程,将对民众的信息监控发挥到极致,对国民和整个中国社会的危害极大。

日前,中共的网络审查员已形成庞大的杂牌军。这个杂牌军由专业审查员、业余审查员、网络监督员、网络保安、网警、网络管理员、五毛党等构成。

中共审查部门严管互联网,无所不用其极,有人说,就像遮天蔽日的北京沙尘暴,令网民压抑窒息。

自由亚洲电台的报导称,这个无孔不入的控制、限制和管制系统,已陷入管制怪圈,也就是说,越管制越管不住。这种现像的结果正如梁文道先生所说,“越多审查,越多自由”。

中共管制之所以陷入管制怪圈,首先是因为不甘与世隔绝、试图挣脱审查的网民越来越多。中共党媒新华网2017年2月7日发出消息,称大陆“翻墙”用户众多,根据市场研究机构Global WebIndex的调研估测,中国的VPN用户可能多达9,000万。有网民称,这比共产党人数还多。

面对众多人上网,网监人手严重不足,经常是按下了葫芦又浮起了瓢。李银河曾在其文章中说,在现今互联网时代,对言论审查或控制言论几乎已经不可能完全的成功了。没有任何政治权利可以在这一工程上取得成功。

自由亚洲电台称,造成管制怪圈的最根本原因还是网民的反弹。绝大多数网民对审查深恶痛决。有的说,中共的审查远甚于清朝文字狱,是中共的政治操纵。有的认为,网络审查是对个人人权和自由的极大侵犯,严重违背中国《宪法》。网民们相信,越来越多的网络限制和管制只会激怒普通用户,最终群众将一点一点的赢回言论自由。

此外,中国网民对自由信息的可望也令中共难以压制。一个明显的例子就是,李银河7月9日曾在微博发表长篇文章,呼吁彻底废除中国“言论审查制度”。文章指出,中国言论审查尺度之严已经到了风声鹤唳吹毛求疵的地步。文章在短短几个小时内获得上万次的转发,还有数万人的点赞,不过很快就遭到了删除。

虽然中共已下令封杀帮助网民翻墙的VPN,但被下架的Express VPN公司表示,在中国大陆想在iPhone、iPad上使用VPN的用户,仍可从另一个国家的App Store下载他们的应用程式。做法很简单,只须注册一个新的App Store账号,填写任何一个国家的付款地址,不必填写相应的支付方法。

此外,网民也可使用翻墙软件“自由门”,中共虽然也点名要封杀这一软件,但“自由门”的好处就是在于IP地址不断更换,因此中共要进行封杀很困难。

据德国之声的报导,美国人权组织“自由之家”专门负责网络信息流通自由的厄普 (Madeline Earp) 表示,尽管中国人上网受到诸多限制,困难日渐增加,但使用各种工具避开限制翻墙上网的网民也日渐增多。

中共审查制度有何影响?

中国社会观察家田奇庄说,如果没有了正常的发言权、表达权,不仅仅是对中国公民的伤害,而最终当权者也要为其错误的决策付出高昂的代价。因为没有正常的表达,对官员就不能形成有效的监督和制约。官员的故作非为就会导致执政能力的下降,这肯定对国家是不利的。

有评论说,中共的言论审查让人只会接受官方要的,并排斥一切不同观点,这就使人完全失去了独立思考的能力。

在商业方面,在“中国美国商会”去年的调查中,79%的公司说,中共网路过滤器阻止它们获得讯息和商业工具,损害了公司的利益。

在科研方面,互联网是共享,大家都能够得到彼此的免费讯息,现在的很多技术都可以到外国网站上去搜索人家已经解决问题的方法,但封锁会使很多技术网站上不去。

再回到剑桥撤稿一事,中共官媒《环球时报》称,《中国季刊》及《亚洲研究期刊》的读者范围很窄,撤掉一些文章所产生的影响也应很小,因此不是什么大事。但全球知识界人士的看法却完全相反,认为此事的影响非同小可。学者们担心言论自由和学术组织在遭打压。

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经济学专家包定(Christopher Balding)在剑桥撤稿后发起请愿活动,希望剑桥大学出版社及学术界面对中共审查时,要挺身而出。

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展江说:“审查制度蔓延到学术界,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他表示,对于中国学者来说,“这意味研究工作受到限制,变得更加困难”。

美国宾西法尼亚大学安南堡传播学院及社会学系教授杨国斌也在微博发文说:“当代中国研究最重要的国际刊物,受到如此限制,情何以堪!闻所未闻啊。国内不是在推进当代中国研究吗?怎么推进?”

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大学(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历史系博士生韩晓明(Jonathan Henshaw)对BBC说,中国屏蔽网站及限制得到资讯的情况越来越严重,已经持续一段时间。限制取得论文及著作,对中国学者不公,而且对学术交流及研究有负面的影响。#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7-08-28 3:5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