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危险逼近 别再忽视 你的安全气囊安全吗?

澳洲竞消委要求所有受影响的安全气囊在2020年12月31日之前更换完毕。(Joe Raedle/Getty Image)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8月03日讯】(大纪元记者刘颂恩澳洲悉尼报导)悉尼好事围的居民林恩颇为感慨的表示,自己原本以为有些事情很遥远,但真不知什么时候就发生在身边了。她的这番感慨从何而来?林恩表示,她近日看了一则新闻,悉尼出现首例高田安全气囊致死事件,这名受害司机出事前曾收到过五次召回通知。

林恩突然想起自己曾两次收到过丰田代理车行通知她去更换气囊的信,但因为忙,而且认为那不是什么重要的汽车部件,就把这事抛之脑后了。她说看了新闻后,随口问了一个同事,谁知同事跟她一样,也曾收到过车行通知更换安全气囊的信但也没去换。

三分之二问题气囊尚未更换

你是否也和林恩一样,对于这一汽车史上最大召回事件没有太多概念,仍未采取什么行动?

澳洲,有超过210万辆汽车受到问题气囊影响。涉十多个品牌的约60逾款车型。澳洲受安全气囊波及而被召回的汽车数量是涉大众篡改尾气排放车辆的21倍。

消费者监督机构Choice经过三个月的调查发现,在召回之列的210万车中,超过三分之二仍未更换问题安全气囊。然而,受影响的汽车型号及数量还在不断增长。

**悉尼首位受害者

7月13日,58岁的亚裔小企业主吴辉能(Huy Neng Ngo)所驾驶的本田CRV汽车在悉尼的卡市(Cabramatta)与一辆丰田Celica汽车相撞,吴当场死亡。警方公布的调查结果显示,吴很可能是被车上的安全气囊所弹出的一块碎片击中颈部而死亡。

本田澳大利亚公司的老板斯蒂芬• 柯林斯(Stephen Collins)说该名客户在过去16个月中收到过五次召回通知。

**澳洲首位受害者

一位未具名的21岁女生,在今年4月初的一个周一早上8点11分左右,她驾驶一辆丰田Rav4时在达尔文的McMillans路上行驶时发生车祸,她受伤重被送往医院。车祸发生时她的安全气囊爆炸式弹出,金属片击中她的脸部。目前,她仍在医院治疗。

在这位女生出车祸前两周,丰田刚刚发布召回Rav4此款车,但尚未确认该受害伤者是否受到过召回通知。

**全球受害者

截止7月下旬,全球已有180余人受伤,18人死亡。

如何知道你的车需更换气囊?

1.登录澳洲产品安全Product Safety Australia的网站,检查你的车是否在召回名单上。(你可以使用这个短链接查看召回名单www.goo.gl/1z594t)由于涉及的车型及数量仍在增长,所以每几个月检查一下召回名单绝对是明智之举。

2.如果你的车在召回之列,但尚未收到经销商的信件通知,请主动联系你当地的经销商并预约更换安全气囊的时间。

3.如果经销商在合理时间内没有帮你安排更换,请向你所在州或地区的消费者代理机构提出申诉。

除此之外,也请大家互相提醒,问问亲朋或同事,是否有更换过安全气囊或还不知道这些消息。

安全气囊变身杀手气囊之原因

早在2000年,高田向汽车制造商提交了虚假测试报告,这是酿成大祸的原因。

安全气囊的工作原理,是依靠被称为推进剂的物质,也就是通过化学物质的爆炸引起气体膨胀,填充气囊,从而保护司机。而高田是唯一使用硝酸铵做推进剂的气囊生产商,其余厂商均是使用价格相对更高的硝酸胍。其中一个原因就是硝酸铵上面的致命缺陷。

硝酸铵随着时间的推移会老化,随温度变化而膨胀或收缩,硝酸铵片剂最后会碎成粉末,高温或潮湿会加速这个过程。而粉末的燃烧速度比片剂更快,因此,如果安全气囊里的推进剂已经破碎,气囊触发弹开时反应会更剧烈,原先设计的受控爆炸会变成一场真正的爆炸。

高田事件轴

20世纪90年代后期,一些工程师已经向高田公司发出了危险警告了,但被忽视。

2000年,高田伪造了安全气囊的关键测试数据。

2004年,高田秘密测试了50个安全气囊。两个破裂,但高田的两名高管被解雇,数据被下令销毁。

2008年,在四期安全气囊破裂及四人受伤的案例后,高田和本田进行了为期一年的测试。导致2009年的首次召回4,200辆本田车。

2009年,召回的范围扩大至其它制造商销售的汽车。

2017年1月,根据司法调查,高田承认欺诈罪,同意支付10亿美元赔偿,三名高管被起诉。

2017年6月,高田在美国申请破产。

2017年7月,澳洲竞争与消费者委员会宣布将着手调查高田安全气囊案。

2020年,估计完成所有问题气囊的更换。

召回车型(请做表格,看下面的链接)

https://www.productsafety.gov.au/news/takata-airbag-recalls-affecting-australian-consumers

责任编辑:简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