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山女日记(3)

作者:凑佳苗

《山女日记》(春天出版 提供)

  人气: 10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我猜也是这样,不过,你不用担心,今天的午餐虽然也是速食包,但我订了网路上很受好评的牛肉烩饭。”

“我很期待。”

神崎先生开心地把头转向前方,再度走了起来。

“接下来是一段上坡道,如果你觉得累,随时告诉我,不要客气。”

经过湿原,前方是上坡道,但沿着棱线的路线很好走。

虽然不觉得累,却感到心浮气躁。

在我小时候,每个星期六午餐都会吃泡面。每个同学家里都一样,而且大人都会买整箱回家,大家还经常讨论,我家买的是出前一丁,他家的是札幌一番。

虽然我们一个月前才刚认识,我和神崎先生一样,都是在完全没有受到泡沫经济恩惠的乡下城镇出生、长大,为什么他会觉得我不吃泡面

难道我看起来这么不合群吗?即使在同年代的人眼中,也觉得我仍然活在过去吗?

神崎先生系在背包拉链上的玻璃彩珠随着他的脚步摇晃着。

当时为什么会选择紫、黑、白这三种颜色?制作玻璃彩珠的新手只要挑选三种不同颜色的玻璃棒,用瓦斯喷灯加热的同时,好像在卷麦芽糖一样卷在不锈钢细棒上,做成圆形。总共有二十种不同颜色的玻璃棒,可以挑选各自喜欢的颜色。

我毫不犹豫地挑选了紫色,然后选了黑色和白色作为衬托。没有其他女生和我挑选相同的颜色,大部分都挑选粉红色、水蓝色、橘色、黄绿色等粉色系列的颜色。

神崎先生挑选了绿色、白色和黄色这三种颜色。

在所有参加者中,他最会使用瓦斯喷灯,其他参加者只能做出像把颜料混在一起般的圆珠,他微妙地调整火焰和玻璃棒的距离,在绿色的底色上,均匀地拉出白色和黄色交叉的细线。

“真漂亮啊。”我对他说。“如果你不嫌弃,要不要我帮你做?”他用我的玻璃棒拉出更细的线,完成的玻璃彩珠成品简直可以作为商品贩售。我问他是否以前曾经做过,他害羞地抓了抓头回答说,他是第一次制作,但在研究如何使用瓦斯喷灯制作料理。

笑容很有魅力是我的理想条件之一。而且,我又增加了“手很灵巧”这个新的项目。有两项优点就足够了。

我以为相亲派对都是男生用“等一下!”的方式向女方表白,但这次的相亲派对不是采取这种方式。主持人会交还之前交出去的信封,如果自己的玻璃彩珠还在信封里,就代表配对没有成功;如果信封里装的是对方的彩珠,就代表配对成功了。由于不知道谁拒绝了谁,即使无法配对成功,也不会觉得丢脸。

绿、白、黄——当我在信封中看到绿色的玻璃彩珠时,觉得心脏被用力揪了一下。比起被神崎先生选中的喜悦,占卜准确更令我感到兴奋。

那次有三对配对成功。在无法配对成功似乎是理所当然的温馨气氛下,三对男女站在前面,接受大家温暖的掌声鼓励。主持人把麦克风递到我面前,问我决定的关键是什么。我如实地回答,因为他很会做玻璃彩珠,赢得一阵掌声和笑声。

神崎先生当初是怎么回答的?

——我欣赏她像冰山美人,难以相信这么出色的人为什么会因为玻璃彩珠选上我,但希望她能够认为我是疗愈系的人。

难道他以为我是工作很能干的女强人吗?虽然工作很忙,但在养老院当事务员,根本谈不上是什么女强人。

更何况“女强人”这种字眼早就已经过时了,现在都是怎么形容这种人?成熟女子?这种字眼根本无法区分有工作和没工作的人,还是说,不应该加以区分?最近也很少听到一流、二流之类的字眼。

虽然惊觉整个社会的脚步变慢了,但即使发现了,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我们抵达了高浴池小木屋,湿原中,点缀了好几个小水池。

“那是池塘。”

神崎先生指着水池对我说,他还告诉我,高地湿原中的小水池称为池塘。

“还有浮岛。”

池塘中浮着小岛。

“听说能够看到浮岛的地方不多,这条路线的最大魅力,在于不光能够征服两座名山,还可以欣赏到这些难得一见的风景。”

眼前的风景就像是绘本中的外国森林,水面闪着和天空相同的蓝色。

“我第一次看到这样的风景。”

“真的吗?还好决定来这里。”

神崎先生做出胜利的手势说完后,又说要来泡咖啡,然后在小木屋旁的煮食区开始准备和昨晚相同的咖啡。

“完了,早知道不应该把巧克力吃完。”

听到他这么小声嘀咕,我忍不住思考,到底该不该拿出来。但是,等一下还要继续去山顶,喝杯好喝的咖啡更重要。当他把咖啡倒进两个铝杯时,我从背包里拿出了软管。

“这是炼乳吗?”

神崎先生好像在看魔术表演般问道。

做完玻璃彩珠后,我在主持人发的纸上填写了神崎先生的名字,然后把自己做的玻璃彩珠一起装进信封后交了出去。

“昨天睡在我隔壁的两个粉领族送我的,听说名叫‘山女日记’的网站有很多登山女子出没,上面写着带软管状的炼乳登山很方便,只要有这个,就可以同时代替牛奶和砂糖。”

“是这样啊,软管不会弄脏手,也不会制造垃圾。但是,你不是喜欢喝黑咖啡吗?”

“嗯,是啊,但听说越南的咖啡都会加炼乳,最近,日本的很多咖啡店也有卖越南咖啡,所以我想试试看。”

“越南咖啡吗?听起来好像很好喝,那就加一点看看。”

虽然很对不起精品咖啡,但我在杯子里挤了两圈炼乳,轻轻搅拌后,喝了一口。不愧是精品咖啡,味道完全没有被盖过去,巧妙地和炼乳融合在一起,很像是加了高级烈酒的巧克力的味道。

“啊呀呀,这可是重大发现。”

神崎先生也喝得津津有味。“谢谢你告诉我这么棒的事,下次我一定会带。我也要告诉旭日的那些人。”

神崎先生内心应该也有类似策略的东西。我以后还会和他一起登山吗?我和他之间会在什么时候,由谁确认这件事?

“差不多该出发了。”

神崎先生说道,我们开始收拾东西。

因为下山时也要经过这里,所以我把行李寄放在小木屋。

我们朝向标高两千四百六十二公尺的火打山山顶前进。

“从这里到山顶,标高差不到四百公尺,我们可以慢慢来,不必急着赶路。”

神崎先生说完,开始转动脚踝。我也跟着转动脚踝。

他为什么没有发现我到目前为止,从来都没有喊累?◇(节录完)

——节录自《山女日记》/春天出版社

责任编辑:李昀

点阅【山女日记】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这一段路线像是轻松的散步道,沿途可以眺望黑泽池和湿原。朝雾还在低处,整个身体好像都被净化了。神崎先生走在前面,我走在他的后方,和他稍微保持一小段距离。
  • 参加相亲派对简直就像在宣告自己嫁不出去。之前我一直有这样的想法,所以向来避不参加,但占卜上写着“努力脱胎换骨”,而且我也对玻璃工艺颇有兴趣,最重要的是,“不能继续过目前这种生活”的不安推了我一把。
  • 四十年过后,在驶往圣布里厄的列车走道上,有一名男子正以一种无动于衷的眼神凝视着春日午后淡淡阳光下掠过的景色。这段从巴黎到英伦海峡窄小且平坦的土地上布满了丑陋的村落和屋舍。这片土地上的牧园及耕地几世纪以来已被开垦殆尽──连最后的咫尺畦地都未漏过,现在正从他的眼前一一涌现
  • 母亲不提这些,反而不停地提起在布拉格发生的事,提到伊莲娜同母异父的弟弟(母亲和她刚过世不久的第二任丈夫生的),也提到其他人,有的伊莲娜还记得,有的她连名字都没听过。她几次试着要把她在法国生活的话题插进去,可母亲用话语砌成的壁垒毫无间隙,伊莲娜想说的话根本钻不进去。
  • 白昼,那遭人遗弃的美丽国度闪耀着,到了黑夜,换成航向故国的恐怖回归在发光。白昼在她面前呈现的,是她失去的天堂,夜晚所展示的,则是她逃离的地狱。
  • 因而三十五年来,我同自己、同周围的世界相处和谐,因为我读书的时候,实际上不是读,而是把美丽的词句含在嘴里,嘬糖果似地嘬着,品烈酒似地一小口一小口地呷着,直到那词句像酒精一样溶解在我的身体里,不仅渗透我的大脑和心灵,而且在我的血管中奔腾,冲击到我每根血管的末梢。
  • 一双双腿忧愁地四处摆荡,来回擦撞荷妮;在这纷乱之中,唯有荷妮异常镇静。人们大都步行离家,他们的家当与老小,不是背在身上,就是放在推车里。 父亲与荷妮抵达广场。他们冲上神父家门前的台阶,父亲摇响门铃,大门几乎应声开启,神父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门后。他招呼两人进客厅,壁炉里的火光打在他们身上,将他们化作墙板上的移动黑影。
  • 一开始我也是极度讨厌雨天的。只是在东京这个城市待上一阵子之后,我发现雨天其实藏了好多小惊喜。而这些小惊喜在晴天是看不见的,就像是那种装了热水才会浮现图案的杯子一样,东京也藏许多秘密,需要雨水来解开
  • “对不起,请你来一下。”我转头招手,叫她妈妈过来看看,“很严重的牙结石呢!简直是不可思议!”
  • “当我们还是婴儿的时候,没办法说出自己想要什么,所以当我们饿了、热了、冷了、痒了、痛了,我们期待有人能够知道,并且立刻照顾我们,满足我们的需求,当我们被这样对待了,我们就会感到安全舒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