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看在押谋杀犯在做啥? 给监狱修锁!

监狱锁匠退休后找犯人干 犯人在听证会上作证:我修监狱的锁已经一年多了

监狱方竟然让一个被判终身监禁的杀人犯在长达一年多的时间里修理监狱的锁头。 (Robyn Beck/AFP/Getty Images)

人气: 207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08月04日讯】(大纪元记者施萍综合报导)如果你不知道自由多宝贵,那么就来看一看美国监狱里的犯人都在干什么呢。不用看那些像《越狱》之类的大片,看新闻就行了。

最近,在押犯逃跑的故事履见报端。他们让我们意识到:这些失去自由的人原来一直都在前仆后继地逃跑,他们时刻谋划着如何奔向自由。有时候,这些逃犯的方法非常有创意,比如用花生酱;有时候,他们的死敌——看守们也会帮些小忙,比如,请逃犯自己修理监狱的锁。

据《雪城在线》(Syracuse.com)媒体报导,在位于纽约州中部奥本(Auburn)市的一个州立监狱中,监狱方竟然让一个被判终身监禁的杀人犯在长达一年多的时间里修理监狱的锁头。

今年40岁的摩尔(Gordon Mower)于1996年因杀害自己的父母入狱,不能假释。他在狱中接受上述媒体采访时说:“我们不应该做和锁有任何关系的工作,监狱中的锁对犯人应该是最高的机密。”但是,从2014年到2015年4月,在监狱的锁匠退休之后,监狱一直让他做修锁的工作。

摩尔也没有辜负监狱的“好心”,他不仅私自配了两把能打开看守放钥匙的柜子的钥匙,一把藏在一个装油的罐子底部;一把藏在优待犯人时的加热盘子下面,还做了一些钻头,委托另一个犯人保管。如今他现身对媒体说,他只等时机越狱了。

摩尔在一个调查监狱纪律的听证会上作证,把监狱让他所做的这些匪夷所思的事情公布出来。他表示“要告诉公众,他们缴纳的税款都跑哪里去了”。

而监狱当局——州监狱管理厅以“调查正在进行”的名义拒绝发表评论。

五花八门的越狱手段

监狱内犯人越狱的消息频频出现。不久前,纽约市的雷克岛监狱在放风时丢失一个犯人,虽然第二天凌晨就找到了这个人,但这件事也暴露了监狱管理上的漏洞。事后两个狱警被停职停薪。

最具创意的越狱事件非上周阿拉巴马12个犯人的逃跑莫属。这些“像狐狸一样狡猾”的犯人,竟然想出了用花生酱伪造房间门牌号的主意,骗得菜鸟看守打开通往监狱外面的房间门,堂而皇之的集体越狱。本周二(8月1日)最后一个逃犯Brady Kilpatrick才在弗罗里达落网。

而最张扬的逃犯是2015年纽约上州柯林顿惩戒所的斯威特(David Sweat)和马特(Richard Matt)。他们花了半年时间准备,在越狱头一天还演习了一把;两人勾引了一个监狱内的缝纫老师协助逃跑;还准备了A、B两套计划。最后,他们差点跑到加拿大,在耗费上千州警花、费了21天的时间后才被搞定:一人击毙,另一个被捕。

最“不屈不挠”的越狱不久前发生在俄克拉荷马州。两个犯人试图爬上通风系统逃跑,但是立刻被抓住了。但是他们并没有灰心,在三个月后又一次按原路逃跑。在第二次,他们还叫上了另外两个犯人,又是一次集体越狱。

去年12月在田纳西州,6个犯人撕开墙上面的不锈钢小便器,越狱成功,几天后被抓回。2016年1月,南加州3个犯人割断牢房中的钢栅栏,沿着管道先爬到屋顶,然后用毯子做成的绳子下到地面,成功脱逃。当三人中的最后一个被抓住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星期之后了,而且是在400英里之外——他差一点就获得自由了,换句话说,他已经足足享受了一周虽紧张但却是自由的时光。◇

责任编辑:艾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