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铮的图片故事(五)

作者:曾铮

四川绵阳的乡间风光,摄于1998年早春。(曾铮提供)

    人气: 198
【字号】    
   标签: tags: ,

庄稼地里的“秘密通道”

撷取
(图左)曾铮与好友蓉,高中毕业后在绵县县公园的合影。(图右)曾铮与蓉初中时的合影。(曾铮提供)

这两张照片是我与儿时最好的朋友蓉的合影。除父母外,她对童年的我影响最大,从许多方面讲,她都起到了启蒙的作用。

我记得她是小学四年级时从别的学校转来的,老师安排她与我同桌。

到那时为止,我在学校里几乎没有任何朋友。我父亲是因文革中被打成“走资派的黑爪牙”而被发配到我当时就读的小镇——四川绵竹县汉旺镇的。知识分子是党的敌人;而我们家当时几乎是小镇上唯一的知识分子家庭。为了不惹麻烦,母亲不鼓励我跟其他小朋友玩,因为小孩子之间一旦打起来,搞不好就会被“上升”为“阶级斗争”,从而让一家人的日子更加难过。

不过,蓉来了后,事情慢慢有了变化。她父亲是汉旺中学的校长,我本能地觉得她跟我算是“一伙”的,都是“臭老九”阶层,大家气质上也比较接近,这样我们渐渐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更重要的是,她家有好多好多好看的书!文革期间,几乎所有的中外文学名著都被当作“毒草”烧掉了。除了面目可憎的歌颂党和“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教科书之外,我们没有任何其他读物。

蓉的到来改变了这一切!她父亲不知用什么办法,保留和保藏了许多应被当作“毒草”烧掉的禁书,比如《西游记》、《红楼梦》这样的古典名著,还有好多好多外国童话书。

蓉跟我熟了后,慢慢将这些书一本一本从家中偷出来带到学校,与我一起偷偷看。

为了挤出时间和空间看“禁书”,我们慢慢学会了在上体育课时装病,比如装肚子疼之类的,还装得越来越像。这样,当其他同学都到操场上去跑步时,我俩则留在空无一人的教室里“偷着乐”。

另一个可以偷跑出来的时间是在其他人睡午觉的时候。我们一般都跑到庄稼地里藏起来。比如被留着结菜籽的莴笋,长得有半人高,我们坐在地上猫著腰藏身其间,外面的人根本看不见。夏天日头高高地挂在天上,密不透风的庄稼地里,其实是很闷热难受的。但禁书带给我们的乐趣,让我们滴著豆大的汗珠却仍然甘之如饴。

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在小学四年级时第一次似懂非懂的看了《西游记》和《红楼梦》等半文言古典名著;《安徒生童话》和《格林童话》等“小孩书”,更是百看不厌。

对我来说,那是童年时代最快乐的时光。一本又一本的禁书打开了我的眼界,带我进入了王子与公主,精灵与神仙,佛祖与菩萨的世界。共产党想打掉我们的传统,毁掉我们所拥有的美好,而我童真的心自行寻路,找到了与那些世界联结的“秘密通道”。

大约二十年以后,当三十一岁的我第一次看到《转法轮》时,我立刻觉得,这之前所看的所有的书,包括童年时躲在庄稼地里看的那些禁书,都是为了我今天能看懂这本书做准备的。

可惜的是,小学毕业后,蓉随全家去了县城,我们就分开了。

不过,我们的友谊和联系一直保持着,所以这两张合影,一张是初中时照的,另一张是我高中毕业后、要上大学前,专程从绵阳市回绵竹县去看她时照的。@#

──转自作者博客

(点阅曾铮的图片故事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杨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