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千日酒 坟墓里头见活人

作者:殷鑫整理

一壶醉千日(廖素贞/大纪元)

  人气: 5494
【字号】    
   标签: tags: ,

古时有个非常喜欢喝酒的人,名叫玄石。他自认为自己很能喝酒,别人没有他“品味”好。这天他出外办事,路过中山酒家,突然来了酒瘾,便转身走了进去,店掌柜正忙着招待客人,见他进来便过来招呼。

玄石挺有气派地拍拍胸脯,表示很能喝酒,让店掌柜拿最上等的酒来。掌柜的便转身吩咐小伙计,去拿店里最好的酒:“千日酒”。

小伙计拿酒来时,掌柜的正招待其他客人,小伙计想等掌柜的过来再把酒倒给玄石,谁知玄石早已被酒香熏得馋涎欲滴,见小伙计还磨磨蹭蹭,就一把夺过酒来,仰头便喝。咕噜咕噜,没多大工夫,那酒便全下到了肚子里,等掌柜的回身想要招呼他时,他早已一步三摇,晃晃悠悠地上路去了。

他一路好似腾云驾雾,回到家里也没跟家人打声招呼,歪倒在床上便呼呼地睡死过去。家人见他浑身酒气,知道又是喝醉了,像以前那样也没去管他,反正等酒醒后他自己会起来的。然而,这一回可跟往日不一样,玄石一连好几天没有醒。

家人有些着慌,想请医生瞧瞧,但穷乡僻壤,周围根本就没懂医道的人。又过了几天仍不见人醒来,家人认定已经命归黄泉,便痛哭流涕地弄来了一具棺木,把他放入里边,抬上山中下葬了。

转眼便是一千个日子过去了,这天中山酒家的掌柜在清点存酒时,突然想起一千天前曾有个叫玄石的人来买过“千日酒”。便连忙把小伙计叫来,问他当时有没有跟玄石讲明这是“千日酒”,要慢慢喝。

小伙计支吾了半天,最后说是忘记告诉了。掌柜的觉得这事难以交待,他想如果玄石真的喝醉了,那末到今天也正好该醒了。于是他和小伙计一同出外打听玄石的住址,以便向他家人说明情况。

(图片提供:tony)

掌柜的一路打听,问到一个中年人,那人惊讶地瞪大起眼睛,像瞧妖魔鬼怪一般盯着掌柜的,把他盯得心里直发毛。

“玄石,玄石早在三年前就死了!”那人说。

死了?掌柜听了大吃一惊,呆立在那里足足几分钟也没回过神来,随后他一把抓住那人的手说:“快,快领我去玄石的墓地。”

那人被店掌柜搞得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忙把玄石的家人叫来。掌柜的也不解释,只是一个劲儿地催玄石家人快把他领往玄石的墓地去。

一群人拥着店掌柜来到墓地,店掌柜操起铁锹,飞快地挖了起来,旁边的人怎么拦也拦不住。

不一会儿,棺材露了出来,掌柜的吆喝几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跳下去把棺材抬上来。那几个小伙子全吓坏了,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掌柜的没办法,只得自个儿跳下去,用铁锹撬棺材盖子。站在一边瞧热闹的人全以为这店掌柜疯了,谁也不敢拦他。

很快棺材盖子被撬开了,一股酒气冲了出来,只见玄石笔挺挺地躺在棺材里。有几个胆大的凑近瞧一瞧,突然发现玄石的眼睫毛在微微颤动,胸脯好像也在起伏,他们不由得惊呼起来。

就在这时,玄石紧闭的双眼一下睁开了,随即翻身从棺材里站立起来,还说:“好酒!好酒!”围着的人群吓得“忽啦”一下全跑了,就剩下店掌柜笑眯眯地站在玄石面前,好像是在欢迎他重新归来似的。

那些逃跑的人,因为酒气冲进了鼻子,回到家里也醉倒了,好家伙,足足“醉死”了三年! @*#

资料来源:《博物志》

责任编辑:古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相传远古的三皇,神农氏取法宇宙万物之理制作的了最早的琴。这琴可以与神沟通、引导万物和谐。在周朝时期,音乐教育被认为是贵族必修的“六艺”,任何一位贵族子第都要能弹奏。琴并非宣泄情感,而是用来纯净情感,清除邪念。
  • 英国权威医学杂志本周发表的一项大规模研究指,即便未过量饮酒,也能引起大脑病变、增加脑功能损伤风险。喝酒越多,发生海马体萎缩的风险越大——这是一种影响记忆和方位感的脑损伤;也会影响“脑白质完整性”——这对认知功能至关重要。
  • 各种艺术形式中的《白毛女》的创作者们却罔顾事实,彻底将白毛女、杨白劳和黄世仁的本来形象颠覆,原因只有一个:党要这么宣传就只能这么宣传。
  • 近年台湾民众因为过量饮酒所衍生的问题日益严重,造成许多社会隐忧。除了酒驾肇事导致许多无辜的家庭破碎之外,台湾民众对酒精的认识不足,不当的饮酒方式也对个人健康、家庭及公共安全影响甚钜。
  • 湖南一名80后男子,在9月份参加朋友聚会时,一时兴起与朋友喝下了1瓶400毫升的劲酒和2斤自家酿的米酒,随后昏睡不醒。送医被确诊为急性酒精中毒、并发缺血缺氧性脑病,受伤的脑部恐难以恢复,智力与行为退化到婴儿的状态。
  • 澳洲家庭研究学院(Australian Institute of Family Studies)的调查显示,父母的不文明饮酒行为会对十几岁的子女产生不良影响,引发他们尝试酒精的兴趣。研究人员建议,良好的沟通是健康的解决途径。
  • 《三国演义》开场白道:“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晋朝人张季鹰好酒纵任。有人劝他要考虑身后名声,他说:“使我有身后名,不如即时一杯酒!”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