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西兰议员事件发酵 陈用林深析中共谍战

原中共驻悉尼领馆一秘陈用林。(大纪元资料室)

原中共驻悉尼领馆一秘陈用林。(大纪元资料室)

人气: 4838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09月14日讯】(大纪元记者辛鸿新西兰采访报导)本周三(9月13日),新西兰Newsroom新闻网和英国的金融时报同时发文,爆料新西兰现任华裔议员杨健,隐瞒了十年在中共著名军队间谍学院学习和工作的经历,并因此被新西兰国家安全局调查了三年。

大纪元新西兰报社记者因此采访了前中共驻悉尼领馆一秘陈用林先生。陈用林毕业于中国外交学院,曾在悉尼领事馆负责政治及对海外华人统战和监控等方面,对中共的间谍、统战等活动都有非常深入的了解,他对杨健事件进行了详细的分析。

陈用林说,杨健的中共军方背景无法否认,而中共军校里的学生和教职员工都是被中共彻底洗了脑的;新西兰把这样一个有中共军方背景的人放进国家的要害部门来管理国家,造成国家安全隐患。新西兰人必须要提高警惕,不要只看眼前利益。

杨健出身于中共间谍院校

陈用林说,洛阳外国语学院是军队系统的,今年2月改名叫中国军队战略支援部队信息工程大学外国语学院,就是中共军方专门培养间谍的机构。

在中国参加过高考的人都知道,中共军校都是优先特招,一入学就是参军。杨健说自己在空军工程学院是“文职官员”(civilian officer),好像在说自己是无军衔的文职人员,是文官,和军队没关系。其实军事院校的学生,也叫国防生,一入学就是在服兵役,开始计入军龄。杨健毕业于空军工程学院,毕业时应该是中尉军衔,后留校当老师,属于部队编制的现役人员。

洛阳外国语学院它本身就是一所培养间谍的学校。他在该校读硕士,毕业后至少是上尉军衔。

星期三,杨健在新西兰主流电视上露面,没有否认自己曾任教的学校是间谍学校,但声称自己只是教授英文,而且是“文职官员”。

陈用林说,中国军队引进“文职干部”的概念和全国招聘始于2013年底,之前的军事院校系统完全是军队管理。杨健拿AUSAID奖学金到堪培拉的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深造,说明他留学是得到了中共的推荐。

在堪培拉期间,杨健担任中共学生学者联谊会主席,为中共控制海外中国留学生效力,说明他得到了中共驻澳大利亚大使馆的充分信任。而学联是中共招募间谍的一个重要途径。因此,媒体怀疑他就是中共的间谍,陈用林认为是合情合理的。

陈用林说,像杨健这种中共洗脑出来的人、军队里出来的人,有很根深蒂固的中共的逻辑思维。中共军队的纪律是非常严厉的,凡事都要绝对服从,教育学生都是刚性的,都是一个服从的概念。所以像他这种人,从他的背景和讲话上都能够看得出来,他是一个死硬的共产党分子。

尽管杨健表面上会隐藏自己,但是他骨子里没有可能变成西方政治家──具有人文主义情怀、人权至上,所以他从思想、精神或者说是价值观上来讲,根本就不具备作为国会议员的资格。

杨给新西兰国家党募集资金

杨健2011年大选前被国家党主席皮特.古德费洛(Peter Goodfellow)招募入党, 当年作为国家党的排名议员进入国会。在此之后主流社会多次报导, 杨健帮助国家党在华人社区筹集资金。 据《新西兰先驱报》(NZ Herald)去年报导, 在2016年2月份的一次午餐后,6位华人共捐款10万新西兰币, 用于支持前任总理约翰.凯伊(John Key)所推行的变更国旗的全民公投宣传。 杨健和总理凯伊以及国家党主席古德费洛参加了午餐。

在今年大选临近的时候,新西兰stuff网站报导,杨健参加的华人筹款晚会规模颇大,有650人参与,收费标准是每人2,000新西兰币, 每桌18,000新西兰币。 几天后,杨健和本地一位华人奶粉生产厂家的当晚合影出现在中国大陆的新闻网站上。

陈用林说,澳洲这里也有好多亲共候选人,他们筹款很容易筹,一个是因为中共背景的统促会的人捧场,还有亲共的富商,所以很多亲共的候选人被推出来。

“引进中方企业  损害新西兰国家利益”

新西兰和中国大陆的中文媒体经常报导杨健积极参与中国企业在新西兰的投资。他自己也在8月份的一次华人参选人电视辩论会上表示,“我们的waterfront的富华国际酒店,我们谈过很多次。我们的伊利集团建奶粉厂,我们的蒙牛也就是雅士利。这些企业,事实上他们来到新西兰都跟我有接触。”

陈用林说,新西兰本身就是一个以畜牧业为主的国家,允许中共来新西兰大批量地收购牧场、买地,这本身就是在以杀鸡取卵的方式管理国家,这对新西兰的长远国家利益会造成严重损害。

陈用林认为,杨健说的“新西兰没钱,他把中国的钱带进来,是在改善本地经济”的逻辑并不是真正有利于新西兰。他说,“土地是纽西兰的根本,纽西兰是以农牧业为主,你把纽西兰的土地卖光了,纽西兰还剩什么东西啦?经济上完全被中共掌控了,这是为纽西兰好吗?一点都没看出来。”

中共金钱开道进行渗透 西方需警惕

陈用林说,新西兰人真的得警惕了。因为中共势力拿金钱开道,所向披靡。杨健这种人能够当上国会议员,就是因为背后有金钱支持。中共的这种金钱开道非常厉害。

像杨健这种人能够渗透到新西兰核心机构里去,对中共掌控新西兰是有利的。他本人公开地为中共说话、倾向于中共当局,那种做事的方式,包括引进中国的大批国企,疯狂购买新西兰的牧场和土地,整个要把新西兰变成中国的农牧业基地。

陈用林说,新西兰把来自中国的一个间谍嫌犯,安置到一个国家重要的、能够了解国家核心机密的位置上,这怎么能说是为了新西兰国家利益,这不很荒唐吗?这说明中共的金钱开道对西方国家的渗透已经到了一个非常严重的程度了,已经威胁到新西兰国家的民主制度,动摇了新西兰的社会基石。居然允许一个外国势力的代表或者是嫌犯,来管理国家,那对新西兰的将来真是一个灾难。

自从几个月前澳洲媒体大量报导中共对澳洲政界的渗透之后,现在澳洲两大党都已有所收敛,开始与中共势力保持距离。

当代中共与30年代的纳粹政权惊人相似

陈用林说,自从苏联解体后,西方认为冷战结束了,实际上,中共对西方国家的意识形态的战争,从来都没有停止过。这些年中共藉全球化形式获得经济发展后,又开始用金钱开道,对各国的政治制度进行破坏,扩大中共的影响,对全世界进行扩张和渗透。

陈用林认为,中共目前的现状,跟19世纪30年代德国希特勒政权有惊人相似之处,对外有很强的侵略性,军事上四处扩张,花大钱搞大外宣;对内又大打种族牌,制造恐怖高压,迫害异己,花大钱养武警来镇压民众。#

责任编辑:马丽

  • 推荐
评论
2017-09-14 5:0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