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从难民小女孩到国际人权律师

访绿党Te Atatu选区参选人高瑞兹.格若曼(Golriz Ghahraman)

高瑞姿.格若曼(Golriz Ghahraman)曾于大选前一周接受大纪元专访(辛鸿/大纪元)

人气: 5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09月15日讯】(大纪元新西兰记者站报导)在9月23日的大选中,如果绿党获得的支持能让该党获得8个以上席位,那目前排名第8的国际人权律师高瑞姿.格若曼(Golriz Ghahraman)将成为新西兰史上首位难民国会议员。

惊险的寻求难民保护之路

高瑞姿大概永远都不会忘记25年前在奥克兰机场紧张的那一幕:当时从电梯上下来,9岁的她紧紧抓住母亲的手。他们必须在短短的时间内从转机大厅找到能申请政治庇护的地方。

高瑞姿解释说,伊朗在1979年、其前国王巴列维被推翻之后, 宗教领袖霍梅尼将伊朗从世俗国家转为穆斯林宗教专治。高瑞姿的父母因为反对宗教治国,在伊朗被视为政治敌人,随时都有被抓捕的危险。

在做了周密的计划之后,1990年父母带着9岁的高瑞姿加入去马来西亚的一个豪华旅行团。她说,5天的行程中,当时旅游团里的其他人都在忙着购物,只有他们一家无心游逛。

她说, 父母为出逃做了很多年的筹划,并因此不敢再生孩子。长大后父亲 告诉她,当年出逃的行程、机票和时间都是严密计划好了的。因为不能直接拿到新西兰的签证, 他们买了从马来西亚到一个太平洋岛国的机票,打算在奥克兰机场中转时申请政治庇护。

在奥克兰机场他们只有短短的两个小时,高瑞姿说 “当时几乎不敢带多少行李,只带了一个小小的包, 我们必须找到机场的官员,寻求政治庇护”。 幸运的是, 他们成功了,高瑞姿说他们受到了欢迎,机场的官员问他们的第一句话就是,”你们饿不饿? 是否携带了植物?”

矢志成为人权律师

几个月后他们的政治难民身份被确认后,全家开始了移民生活。 高瑞姿的父亲在伊朗从事农业工程的研究工作,但新西兰并没有这种相关的专业;母亲学的儿童心里学,但在伊朗因为拒绝参加伊斯兰考试而不被允许工作。逃离伊朗后他们把家里的房产放弃了,后来用亲戚帮忙寄来的一点储蓄开始做起小的生意,先后开过酒品零售店,购物中心的墨西哥快餐和小餐馆。那时高瑞姿放学后和假期是都是父母的帮手。

一家人辛苦忙碌的移民生活,并没有影响高瑞姿的学业。 她是个成绩优秀的学生,来新西兰才一年多,她的英文就完全流利并没有口音。

自己的家庭和难民身份的经历, 让高瑞姿长大后矢志要做一名人权律师。在获得奥克兰大学艺术和法学学士学位后,她去了英国攻读牛津大学,并获得了国际人权法硕士学位。

硕士毕业后的十几年来,高瑞姿一直都在联合国的人权机构担任律师。她先后工作的国家包括卢旺达、坦桑尼亚、荷兰海牙和柬埔寨。2011年到2012年之间, 她在柬埔寨参与对红色高棉前高级领导人审判的特别审判法庭。她说,在非洲和中东国家的种族屠杀都是因为部落之争或者宗教矛盾引起的, 她不能想像受到中共支持的柬埔寨共产党会大规模屠杀自己的人民,特别是社会精英阶层。

高瑞姿:新西兰国会需要这样的国际人权专家

高瑞姿几年前从国外回来后, 创办了自己的律师行。让她失望的是她感到新西兰整体社会的变化,人门热衷谈的都是贸易,对人权的关注越来越少。特别当她听到前任总理约翰.基(John Key)曾公开表示要削减政府在人权事务上的开支时表示震惊。她说, “我当时想,这是一个民主国家应有的状态吗? 新西兰应该是这样吗?”

促使她加入绿党是对其前任领袖凯思·洛克(Keith Locke)的崇拜, 她说自己在大学期间就了解洛克是新西兰的人权先锋,对国际人权事务向来直接敢言。

加入绿党后开始的几年, 她只是参加行政执行方面的事务工作。 后来她逐渐地意识到,自己不能只当一个旁观者, 而是要成为政策的决策者,这样才能有力量改变现状。

本次大选她代表绿党在奥克兰的Te Atatu参选,她表示,要把自己在国际人权事务上的专业和热诚带进国会。她说,“新西兰国会需要我这样的国际人权专家。”

责任编辑:易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