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在委内瑞拉数百亿打水漂的内幕(下)

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像委内瑞拉曾经这样富有、而溃败起来又是如此迅猛。重新审视委内瑞拉与中共的“石油换贷”政策,或能提供另一种视野。(GERALDO CASO/AFP/Getty Images)

人气: 2528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09月16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报导)委内瑞拉从2014年起,陷入政治、经济及人道主义的多重危机,其中部分原因跟委内瑞拉与中共无法持续的“石油换贷”债务有关。而中共与委内瑞拉之间深厚的“综合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令人反思。

在前任总统查韦斯(Hugo Chavez)患癌病逝后,继任总统马杜罗(Nicolas Maduro)继续坚持独裁专政、恶化民主制度。如今的委内瑞拉是盗贼如毛,民不聊生。继上篇介绍委国政府学中共卖石油、借外债、搞大锅饭,到油价下跌委国经济不振、中国石油投资双落空,本文将探讨这种借钱透支的发展模式在委内瑞拉的毁灭性影响以及专家如何解读与委国关系密切的中共政权。

委国石油经济大崩盘 祸根早已埋下

与其考究委国为何从潜力巨大的石油发展到麻烦不断的现状,不如说这是委国深层经济、社会与政治问题的一个缩影。有网民评论说:委内瑞拉在过去十几年里,用一个国家向全世界演绎了什么叫“不做死就不会死”。

首先,需要了解委国的石油现状。委国一直是传统石油输出国,跟美国有一百多年的石油伙伴合作历史,直到现在委国的石油出口仍依赖美国这一大进口商。但随着委国政策限制以及改用加拿大原油,美国石油公司从委国进口石油的量逐步缩减。而中共政府和中资企业也是在这一时期进驻委国。

委国开采的石油多是超重石油(含碳量高),需要比其它产油国更高的成本用于开采、运输与提炼;而查韦斯上台后的体制改革已经造成委国在石油产量上走下坡路。

20世纪90年代中期,委国的国家石油公司(PDVSA)是美洲首屈一指的国有石油公司,但在查韦斯重组该公司后,公司的管理与生产能力已经遭到第一波削弱。

但在十年高油价的背景下(从1999年开始),委国的石油生产问题继续被掩盖,同时石油出口换取的外汇以及大量举债,也让查韦斯有机会进行政治重组,构建反美的联合安第斯山脉与加勒比地区的左派外交政策,时不时跟美国开嚷。

这种依靠石油的单一经济政策到2013年查韦斯患癌去世时,已经是登峰造极。当时的石油出口接近委国出口收入的95%,同时也是政府收入的一半、国民生产总值(GDP)的四分之一。石油业是委内瑞拉经济的生命线,同时也是导致诸多社会问题的根源。

全球油价下跌成为压死委国骆驼的最后一个稻草。需要明确一点,石油储备量是一个存量概念,售出去的石油则是流量概念。好比银行账户中有巨额存款,但每天都有最高的取款额度。

2014年后的国际社会油价走低,意味着委国售出的石油收入变少,类似银行调低了取款额度,大手大脚花惯了的委国政府发现没钱了、现金流出了问题。这下既无法支撑庞大的政府福利开支,也没有足够的举债可以购置日用品(进口)供应国内民众需求。

同时,因经济结构严重失衡、国内工农业不振,委国政府的限价、限量供应政策,造成民众在超市前大排长龙仍无法买到足够的生活必需品。

另一方面,为缓解政府支出赤字,委国央行大量印刷钞票,造成三位数的恶性通货膨胀率,在将银行体系拖入混乱的同时,进一步扩大贫富差距,上层在腐败倾轧中苟存,中产精英选择外逃他国,还有大批民众沦为极度贫困。

到2017年,从手纸到药品再到外汇储备等物资全线短缺,委国街头抗议和暴力事件层出不穷。久居委国的华人总结说:“以前美女如云,现在暴贼如毛。”

如梦初醒的委国人,却发现除了石油似乎已一无所有,除了卖石油又一无所靠。在企业国有化侵占私营企业领域,在没有民主法制、贪污腐败盛行,在学校只准中学生阅读马克思的《共产党宣言》,委国俨然到了“体无完肤、止步不前”的地步。

委内瑞拉的症结在走样的民主制度

从长远来看,委内瑞拉仍然是石油资源充沛的国家,但是民众是否能让现任政府熬到油价上涨,则是个现实问题。而委内瑞拉现政权与中共建立的不可持续债务关系,也是目前中共对外合作最失败的实例,双方均为此付出了高昂代价。

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陈懋修指:“如果中共继续把重点放在现在或将来的‘石油换贷’交易以及对委内瑞拉维稳的不现实期待上,这只能证明中国在领导全球经济治理方面的肤浅。”

美国CNN电视台在2016年10月援引专家的话说,中共政府已经不再向委内瑞拉提供贷款,但预计委内瑞拉拖欠中国贷款金额已达200亿美元。且即便停止贷款,也只是为潜在的风险“止损”,而过去的巨额投资和贷款形成的“存量”债务依然面临巨大的风险。

陈懋修表示:“委内瑞拉的根本问题是民主治理的溃败。”在前任总统查韦斯患癌病逝后,继任总统马杜罗继续坚持独裁专政、恶化民主制度,造成区域国家和多边组织对委内瑞拉投入的努力收效甚微。

陈懋修呼吁中方应以更负责任的态度处理与委内瑞拉的关系,而逃避对委内瑞拉和其它国家的责任、实行鸵鸟政策从长远来看并无益处。他说:“委内瑞拉进一步陷入混乱的独裁主义对中国的利益和雄心有害无利。”

还有一种说法指2016年北京决定切断给委内瑞拉注入新贷款,或许是想在一定程度上避开更大的损失。委内瑞拉报纸El Nacional的政治专栏作者罗德里格斯(Daniel Lansberg-Rodríguez)表示:“中共在委内瑞拉不只是贷款有风险,更可能再次重演利比亚的历史。”

21世纪10年代初期,因为中共跟利比亚独裁者卡扎菲(Muammar el-Qaddafi)打交道,在革命爆发后,中国成了利比亚不受欢迎的投资方。

事实上,2016年12月委国境内发生的一系列针对中国人的抢劫事件,就令人联想到卡扎菲时代的最后日子,当时有3.5万名中国公民不得不从利比亚撤走,数十亿美元的中国投资因此受损。

而近三年来,已经有多达5万华人因为委国经济局势和街头暴力游行选择回国,大规模中资企业撤回也是无可挽回之势。

哈佛大学政治学教授勒卫斯基(Steven Levitsky)表示,像委内瑞拉这样出现“内爆”的民主国家,历史上总共不过四五例,但没有哪个像委内瑞拉曾经这样富有而溃败起来又是如此迅猛。

2016年之前,中共一直与委内瑞拉在经济和外交上寻求高调合作,但此后近乎采取忽视的做法,在国内媒体或宣传中鲜有跟踪和报导委内瑞拉的困境。不过学者也指出,如果让中共参与委内瑞拉的讨论也不现实,因为在民主治理和西方自由主义上发言,正是中共在全球领导力和全球智力参与、贡献上最欠缺的。#

责任编辑:叶紫微

评论
2017-09-17 6:4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