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史笔记(八)

作者:曾铮

伏羲像,唐朝时代作品。(Aconcagua/Wikimedia Commons CC BY-SA 4.0)

    人气: 234
【字号】    
   标签: tags: , ,

离道越远越难往回返

阅读了大纪元《【中国历史正述】创世记之六:伏羲氏》这篇,颇多感慨。

在伏羲氏的诸多功德中,第一项便是始创八卦,开创中华易学——这门曾经让我非常痴迷,最后却不得不放弃的“学问”。

伏羲先天八卦图。(维基百科公共领域)
根据朱熹《易经集注》的伏羲八卦次序图。(维基百科公共领域)

我从大学时期便开始琢磨宇宙中有无终极真理,或称最后的统一规律。我相信应该是有,于是便从中外哲学名著、佛经、《道德经》中一一去找。那些都找遍了仍未寻获时,我开始研究《周易》。

当时真是很下功夫的,光各种参考书就花了一千多元吧。似乎也有一些心得与成就,比如有时能很准备的预测事件,包括我自己生小孩时即将遭遇的厄运。

后来厄运真的发生了,我差一点命丧黄泉。这时内心除了充满对命运之神的惊怖和臣服外,也突然对自己热衷多年的术数研究产生了深刻的厌倦和怀疑:算得再准,却不能改变命运的话,算它何用?

从那时起,我便将《周易》束之高阁。

读到这篇伏羲氏的传记,才突然明白自己以前研究《周易》的误区和肤浅。

最本质、最致命的问题是,我那时还完全是一个“唯物主义”的无神论者,我对《周易》的所谓研究,只局限在“技术”的局面,把它当作一种不同于现代数学的另一个“数”来学习和运用,我根本不懂得易学真正的“理论基础”何在。

也许,这就像一只爬到神的脚背上的蚂蚁一般,既不知道神的存在,更不知道自己是处于神的脚背。那么一只试图去研究神的脚背到底是什么的蚂蚁,又能“研究”出什么呢?

看了《创世记之六:伏羲氏》,才更深刻地认识到,伏羲氏生下时便“天赋秉异,具有圣人之德”。他是“负天命降世于人间,传授给人类文化,带领人类脱离野蛮状态,回归纯真善良的本性,与神相通”的。

他所创立的,也不只是易学八卦,还包括渔业、畜牧业、嫁娶礼仪、中央官制、甲历、音乐、乐器等诸多方面,在是人类的“懵懂时期”,用从天上带来的智慧和神通,教化人类,并带领人类在地上开创文化。

仅就易学本身,也绝不是之前我所认为的简简单单的可以“预测”事件和吉凶而已。它是建立在“天人合一”的、与“唯物主义”完全不同的宇宙观之上的,是对包括人类社会在内的整个宇宙运行规律与理法的理解,是一套庞大、统一、完整的系统。

如果不能从这个层面来看待和理解易学,而完全落入“用”的窠臼,从某种程度上讲,是对易学的亵渎,也是完全误入歧途了。

其实何止是易学领域?人不信神,开始只注重物质、只追逐物欲之后,在许许多多的领域,都是走歪了,真的是离道越远越难往回返。@#

──转自作者博客

(点阅读史笔记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偏离“道”在人间的体现,一方面是人所具有的先天神通慢慢都失去了,离“善”与“真”的初始越来越远,越来越不信神、越来越依赖于所谓物质与现代科技,最终更大踏步地走向自我毁灭。
  • 武乙死了,继位的是他的儿子文丁,文丁的名字有几个版本,《史记》叫他太丁,甲骨文里他是文武丁,他的名字叫托,多数古籍称他文丁。
  • 《周易》所使用的思维方式、“计算方法”、语言、表达方式、对世界的理解、描述和预测,以及它背后的宇宙观及更深层次对宇宙、对人类的理解,跟从西方传来的实证科学完全不是一回事。
  • 武丁的王位传给了儿子祖庚,祖庚不几年就去世了,他的弟弟祖甲继位,祖甲没有管好自己,连累父亲创下的基业受损,《史记‧殷本纪》中说了原因:“帝甲淫乱,殷复衰。”帝甲的后几世乏善可陈,除了纪年,其它不见于史。
  • 对于“神话”,我们应该更加严肃地对待,因为它们很可能就是远古时期留下来的真实历史。
  • 不管是从人类已知的各种例证,还是从理性思考的角度来看,我想,任何一个拥有开放和理性思维的人,都不会狭隘到认为人类是茫茫宇宙中唯一拥有高级智慧的生命,也不会认为人类就一定不会走向毁灭。
  • 我们能否有机会冲破‘成、住、坏、灭’的轮回圏,跳出‘灭’的过往宿命而得以与天地同在,生生不息?
  • 文化的根本源头是天理至道,即神传。文化,是上天与神的系统安排与教化过程及其成就与展现。
  • 人类万古不变的浓烈的刻骨乡愁,其实是“被造就在我们每一个人的记忆深处”的,“那至高无上的天,才是我们的归宿。”
  • 伏羲氏除了创立八卦、开创易理学外,还留下了其它许多伟大的文明成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