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神经错乱的科技

作者:曾铮
所谓“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它们要将人类带往哪里?(Fotolia)
    人气: 331
【字号】    
   标签: tags: , ,

昨天晚上要开车去一个地方。当我坐在驾驶座上,把钥匙插上,还没来得及发动汽车,就听见手机里的音乐响了起来。这很正常,因为我的手机是通过蓝牙与汽车的音响系统连着的,所以只要汽车通上了电,手机里上次听过的音乐就会自动开始播放。

然后我就把手伸到包里去摸手机,准备把GSP设好就上路。结果摸来摸去摸不到。

我干脆把包提到膝盖上放着,把里面的东西一样样掏出来放在旁边的空座上,所有的东西全掏出来,还是没找到手机。

我又弯下腰在地板上找,连座位下面窄小的空间都找遍了,还是没有半点手机的影子!

手机里的音乐一直在持续稳定地播放着,但我就是找不到手机在哪儿。我急得一头汗,觉得自己神经已经错乱掉了:是我疯了,还是这个世界疯了?

然后,突然,我脑袋中灵光一闪:难道我根本没把手机带出来?难道手机还在房间里?难道蓝牙远距离也能连上?

于是我拔出钥匙,锁上车,走回房间一看:真是的哎!手机可不还在电源线上连着吗!

您有过同样的被这些高科技吓到或捉弄的经历吗?目前所谓“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及智能这、智能那发展得这么快,有时我禁不住想:它们要将人类带往哪里?

您想过吗?@#

──转自作者博客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珀斯美食 Furusato秘制照烧三文鱼。(田珊/大纪元)
    回想起小时候,吃的食物很简单。偶尔外出用餐,想吃好一点,就选择排骨饭、鸡腿饭、牛肉面;想便利些,蚵仔面线、阳春面也是一餐,记忆中的美味不曾消失。现在品尝一些极尽讲究的食物,似乎也没比过去更享受和满足。人类因社会活动越来越复杂,欲望也越来越多,许多行为不再出于单纯的基本需求,原来饿了吃饭、渴了喝水、冷了穿衣,只求维生,现在显然要得更多。
  • 导览行程通常从中研院大门口开始,一直深入森林步道及生态池,院区内的植物、昆虫与动物,对生态志工而言如同老朋友,路边的一花一草都可以说个故事,一虫一鸟都是令人驻足流连的焦点。
  • 资源稀少、遭遇外来竞争时,我们应该坚持保护自己的资源与利益,还是以更开放的态度与邻人合作?中研院生物多样性研究中心的沈圣峰副研究员发现,受到“逆境”促进“合作行为”的物种,反而展现出更强的族群繁殖表现,更胜顺遂环境下的激烈竞争策略。
  • 我开始认真地分析,自己对老化的种种看法究竟从何而来?为什么我觉得“变老”是一个污点?而我又能否带着这些伴随老年而来的感受──恐惧、失落、不安,将这个无法避免的讨厌过程转成一个提升自己心灵及情感的机会?
  • 杰克开始着手用石头搭起烟囱、地基与壁炉。他每次在完成一定的进度后,就再从山谷各处的河床与小径收集石头回来。砌石工作是纯粹的美化作业,但却能赋予小木屋精细的作工,以与当地的自然美景相辅相成。
  • 你以为“图文部落客”是现代产物?走进中研院文哲所李丰楙研究员的收藏世界里,你会发现老祖宗将“文字”化为“图像”的功夫发挥得淋漓尽致!这些被用来祭祀祈福,或作居家摆设的图像,其中蕴含的文学与宗教意义,早已普及于古人的日常生活。
  • 海洋的面貌变幻莫测, 色彩斑斓,光影交错,日光下闪耀着点点金光,薄暮中焕发出神秘色彩,海的样貌与情 绪,无时无刻不在变化。
  • 人工智能(AI)的发展正在悄悄地影响我们的生活。如果你有使用脸书的话,你会发现脸书的翻译功能正在逐步完善,正确度也在提高。这是因为脸书导入了人工智能的神经网路系统(AI neural networks)。提到人工智能总是让多数人忧心忡忡,除了担心饭碗被机器人取代之外,人类的未来也令人担忧。我们应如何看待人工智能呢?
  • 使用这款耳机就像使用两个耳塞听音乐,没有线的缠绕,收纳盒就是充电器,真是方便极了。拥有这样轻巧的耳机,你唯一要留意的就是别弄丢了。
  • (大纪元记者王明希荷兰报导)因发明无线通信技术“蓝牙”(Bluetooth),荷兰科学家哈尔森(Jaap Haartsen)将被录入美国发明家名人堂名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