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华邮》引述黄洁夫谎言 难掩中共活摘之罪

作者:俞晓薇

大陆器官供体等待时间超短,令人震惊。在英国和加拿大,肝移植的等待供体时间为几年,而大陆则只需要几周。(视频截图)

人气: 68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9月18日讯】9月15日,《华盛顿邮报》发表文章《压力之下 中国停用死刑犯器官》。文章称,在中共前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的“努力”下,中共停用死刑犯器官。尽管该报导试图为黄洁夫的谎言背书,质疑中共活摘器官的数字,但是其内容并不能自圆其说,更无法否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存在。即使中共停止使用死囚器官,也无法证明中共停止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因为中共从来都在抵赖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而各种研究资料表明,在大规模迫害法轮功之后,法轮功学员器官成为中国器官移植供体的主要来源。在中共不承认活摘法轮功器官,没有公开表示停止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之前,《华邮》的文章无异于替中共和黄洁夫涂脂抹粉,掩盖活摘罪行。有读者表示,中共是《华邮》的广告金主,商业利益令《华邮》再次道义失守。

中共的话可信吗?

这篇报导称,自2010年起,在黄洁夫的努力下,中国逐步建立了器官自愿捐献登记系统,目前满足了国内患者移植器官的要求。“去年,黄(洁夫)说,4,080捐献者在死后提供了器官,2,201名活体捐献者向自己的亲属捐赠了器官。中国一共实施了13,238例移植手术,主要是肾脏和肝脏,也有几百例心和肺的移植手术。没有一例来自囚犯的器官。”报导引述黄洁夫称,“我们的系统透明,可以追踪,我们知道每一个器官的来源和去处。”

黄洁夫这一次在说真话吗?不妨回放一下黄洁夫和中共官员之前的说法。

2001年,前中共武警系统军医王国齐在美国国会的国际运作及人权委员会举行的听证会上出庭作证,中共有组织摘取死囚器官并贩卖活摘器官。就此,2001年6月中共外交部发言人严批这是出于个人目的“恶意中伤”、“耸人听闻的谎言”,还说:“中国严格禁止买卖器官,中国器官移植的主要器官来源是人们自愿捐献的。”

四年以后,2005年,在世界卫生组织西太平洋地区器官移植国家卫生行政高层会议上,黄洁夫首次承认,中共器官移植的来源是死囚器官。

2006年10月10日,中共卫生部坚决否认中国存在贩卖器官现象,称移植用的器官主要来自捐赠,并谴责BBC、澳洲天空新闻等海外媒体散播“假新闻”。

2006年11月14日,在广州召开的全国器官移植应用技术大会上,时任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承认,国内器官移植鱼龙混杂,良莠不齐,竞争失序。不少医生利用给外国游客做移植手术,高价贩卖器官谋求暴利。

2013年2月25日,黄洁夫在人体器官捐献视频会议上高调承认“中国是世界上唯一系统利用死囚器官的国家”,并“感慨落泪”称“我们的移植医生终于可以光明正大、扬眉吐气地在大舞台上施展才能了”。原来,中国的移植医生一直不能光明正大的进行手术?!话又说回来,仅凭黄洁夫一言,偷偷摸摸的勾当就见得了光吗?

2013年5月11日,在深圳开幕的中国首届人体器官获取组织国际论坛上,黄洁夫称,中共“卫生计生委正在研究制定相关的文件,凡公民逝世后捐献的器官将通过器官分配与共享系统来实现分配,严禁系统外分配移植人体器官。文件实施后,人体器官分配全部可溯源。”此言一出,自曝家丑。这等于变相承认,此前中国大陆用于移植的大批人体器官无法溯源,来历不明。

2014年12月,在昆明举行的全国移植大会上,黄洁夫宣称,2015年1月1日起全面停用死囚器官。

2015年11月20日财新网发文,标题是“黄洁夫:中国合法移植体系内绝无死囚器官”。黄洁夫称,“COTRS系统(中国器官分配与共用电脑系统)内没有一个器官是死囚的。”财新网这一报导同时披露,“目前在全国范围内,是否还存在死囚器官交易,黄洁夫表示,他不能保证这一情况已完全消失。”

事实上,中共和黄洁夫承认的只有死囚犯这一器官来源,不过是另一个障眼法而已。在对法轮功的迫害全面开始后,中国的器官移植数量飙升已经根本不是死囚所能解释的,唯一合理的解释是大规模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中共大谈特谈死囚器官,不过是为了掩盖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中共虽然一直在抵赖,但却根本无法解释死囚数量跟器官移植的巨大差距、中国器官移植时间为何如此短得不可思议等谜团。

意大利参议员毛里齐.罗曼尼(Maurizio Romani)是意大利在2016年11月23通过禁止非法买卖人体器官的法律规定(No . 2937)的主要推手之一。他说:“一个曾在中国推动强摘器官的人(黄洁夫),不是政治罪犯就是宗教罪犯。”他说:“黄洁夫试图掩盖在中国过去发生的、现在仍然进行的罪恶。但是事实真相已经被揭露,这个多年存在的罪恶已经被曝光,试图掩盖活摘的罪行,就像试图说纳粹主义不存在一样。”

2016年8月18日,器官移植协会(TTS)国际大会在香港举行。8月19日,中共官媒及香港亲共媒体有报道称,大会在香港举行,表明中共的器官移植系统得到全球支持。但是当天,TTS主席奥康纳(Philip O’Connell)在记者会上公开否认这一说法。奥康纳说,在8月18日的中国专场会议上,他对中国的医生说的是:“重要的是你们要明白,中国医生过去的一贯做法在国际社会是骇人听闻的。”奥康纳表示,没有人能够把他对中国代表所讲的话,解读为TTS已经真正认可了中国的器官移植系统。“所以他们可以自说自话,但那不是真相。”

事实证明,黄洁夫的话出尔反尔,毫无诚信可言。《华邮》的报导以一个骗子、一个罪犯的话作为基础,不仅非常荒唐,也毫无可信度。

中国的器官捐献

根据《活摘 十年调查》的录像,2011年2月25日,江苏省《扬子晚报》报道,“据江苏省及南京市器官捐献试点工作新闻发布会消息,自去年3月成为全国10个人体器官捐献试点市之一以来,南京整年来没实现一例器官自愿捐献,而且在过去的20年内,南京也仅有3人捐献了器官组织。”

“追查国际”在2015 12月6日至17日期间,分别调查了北京、上海、天津等大城市的红十字会器官捐献机构,了解2015年的器官捐献情况。调查结果显示:“北京市红十字协会值班职员说,红十字会捐献系统正在筹建,还没开始”;“天津市红十字会工作人员说,从2003年建库(器官捐献库)到现在捐了170多个”;“上海市红十字会器官捐献工作人员说,从2014年开始到2015年,全上海市器官捐献成功的只有5例”。而河北秦皇岛和河南濮阳器官捐献办公室都向调查人员表示,目前(调查时)还没有成功一例。

2013年2月25日,中国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赵白鸽透露,中国自2010年3月人体器官捐献试点工作开展以来,截至当年2月22日,共实现捐献 659例,捐献大器官1804个。

据陆媒2014年4月3日报导,黄洁夫说:“我国每年约有30万名患者需要器官移植,而每年器官移植手术仅1万例左右,供需比为1:30,美国等西方发达国家为1:3,中国面临严重的器官短缺问题。”

2014年12月19日,黄洁夫以中共前卫生部副部长身份到台湾亲自推销“两岸器官移植平台”,拟将中国大陆器官“出口”到台湾。

2015年8月黄洁夫公开向媒体表示,中国器官移植的费用“跟世界相比是最便宜、最可及的,而且是高品质的”。

2015年11月18日,《北京青年报》采访黄洁夫,他说,作为器官捐献中两个最重要的部门,红十字会与国家卫计委于2014年3月1日共同组建的国家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形同虚设,“至今都未开过一次会议”。他还提到一个细节:“2012年,在国务院支持下成立的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16个编制,局级单位。但由于两部门协作管道不畅、权责不清,至今中心工作运转不太好。”

上海“澎湃新闻”2016年8月16日报导,中国大陆人体器官供需比为1:30(美国为1:4、英国为1:3),远远无法满足患者需求。目前中国人体器官的捐献率仅为0.03/100万,与全球器官捐献率最高的西班牙相比,相差1000倍。与此同时,中国每年需要器官移植的人超过150万,并且每年以10万人以上的速度递增。在这些众多的等待者中,每年只有几千人有幸接受器官移植。

不仅黄洁夫本人出尔反尔,现实和数据对比,矛盾百出:一方面,中国的器官捐献严重不足,另一方面,大陆似有取之不尽的器官供体,多到要招揽国际客户,甚至劳烦黄洁夫亲自促动外销。这一番情景,着实令人匪夷所思。

视频链接:《活摘 十年调查》

数字与真相

《华邮》一文似有意助中共洗白活摘,但却无法回避海外独立调查报告的发现,也不得不提及去年美国众议院一致通过的谴责中共活体摘取良心犯器官的343号决议案。

《华邮》联络了天津第一中心医院的公关部主任魏国新(音译),对方指有关使用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之说为“荒唐”,可是,有关该中心进行的移植手术的数据,以及外国病人的数量,她却未能回应。

文章称,黄洁夫和他的盟友反驳外界有关活摘的指控。他们认为,中国凭借经济和技术的实力在世界崛起,已经与昔日的非法行径绝缘。黄洁夫说,在过去,“经济利益驱动着不法行径。”报导引述西方移植专家的话说,如果中国真的进行了比美国还多许多倍的移植手术,不可能没有相关信息泄露出来。

为了支持其观点,作者引用了美国一家健康信息公司Quintiles IMS从中国得到的数据。称在全球免疫抑制剂消费量中,中国的用量和中共官方公布的、中国进行的移植手术数量相符,但这其实是黄洁夫早前的说辞,早已被批驳过。

在“中国器官移植研究中心”(China Organ Harvest Research Center)的网站上,有一篇文章提到中共操控数据、欺骗国际社会的现象,文中写道:“在手术后,器官移植病人依赖免疫抑制剂来避免器官排斥,而中国的器官移植数量猛增后,在国际免疫抑制剂市场上,却没有看到相应的明显增长,国际社会对此持有疑问。”“中共政权操控了表面上的、免疫抑制剂在国内市场的消费规模,以使其与每年实施的一万例移植手术相匹配。2016年8月22日,黄洁夫在香港举行的第26届器官移植协会国际大会上声称,在2015年全世界实施的120,000例移植手术中,中国的数量为10,057例(占8.38%)。他还称,中国的免疫抑制剂的消费量占(世界)总量的8%,因此这两个数字是互相支持的。” (英语原文:Myth: China’s usage of immunosuppressants accounts for only 10,000 transplants per year

但是,IMS关于国际药物销售的数据只是反映了中国免疫抑制剂市场的一部分而已,并不包括国产药的统计。事实上,中共的统计数字从来都没有可信度,不管是经济增长,还是器官移植。因此,建立在相信中共官方数据之上的结论无疑是虚幻的。

“中国器官移植研究中心”指出:“出于避税以及无法解释器官供体的来源的原因,中国政府、移植医院还有制药公司普遍的压低公共器官移植数据,因此难以确切统计国内免疫抑制剂的实际用量。尽管如此,我们的研究表明,中国的器官移植产业大幅增长。中国实际的免疫抑制剂市场应该远远高于2006年的100亿元金额,以及IMS目前数据所反映的规模。”

由于中共的信息封锁,尤其是对活摘器官相关资讯的严厉管控,很多人、甚至连维权律师在内可能都不清楚或难以相信活摘器官的存在,这并不令人惊讶。外界更难以清楚的知道被活摘器官的法轮功学员的确切数字。但是根据中国器官移植的总体规模、器官移植等待的超短时间和迫害法轮功前后器官移植数量的对比,人们可以合理推测,活摘数量是惊人的。

去年6月22日,大卫‧乔高、伊森‧葛特曼和大卫‧麦塔斯联合发布了中共强摘人体器官的最新调查报告。这份约24万字的报告是基于对中国数百家移植医院的调查,引用了2,300多条参考文献,取材包括媒体报导、大陆官方宣传材料、医学期刊、医院网站、以及大量被删除的网页存档。报告对大陆移植医院的器官移植手术量、病床周转率、移植专业人员数量、技术培训、政策法规、政府资助项目等进行了深入分析。最新调查发现,中国的器官移植具备“按需移植”的特征,虽然缺乏有效运作的器官捐献系统,却一直有着充足的器官供应。

报告显示,中国发生的实际器官移植数量远远超过官方公布的数字。三位联合作者估计,中国器官移植手术数量每年约为6万至10万例。在过去15年中,在大陆,估计进行了大约150万例器官移植手术。

大卫‧麦塔斯指出,大陆器官移植数量猛增和迫害法轮功的时间契合。他说:“中共1999年开始迫害法轮功,器官移植数量在2001年飙升。”

自2000年以来,美国的肝移植总量大约为每年6千例,而这个数字不过是中国几家医院的移植量总和。大陆中山一院副院长何晓顺曾告诉陆媒,“2000年,全国的肝移植比1999年翻了十倍,2005年又翻了三倍。”有“中国肝胆外科之父”的吴孟超在2011年对媒体说:“肝脏移植我们现在做的数字是全世界最多”。

美国有1亿2千多万自愿捐献器官的人群以及发达的全国网路,可是,据2007年美国卫生部的报告,在美国器官移植平均等待时间为:肝移植2年,肾移植3年。而大陆器官移植另一个令人震惊、极为可疑的现象,就是超短的供体等待时间。中国肝移植注册2006年度报告中提到,在当年实施的肝移植手术中,26.6%、即1150例的肝移植是急诊手术。也就是说,找到供体的时间只有几天甚至若干小时。

种种证据和迹象指明:在大陆存在着一个地下的庞大器官供体库,供各移植医院按需取用,移植对象是付得起高价的客户,为官方牟取暴利。大卫‧麦塔斯曾表示,中共镇压法轮功学员的政策是“经济上截断,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活摘器官正是肉体消灭的一种手段。众多法轮功学员在看守所接受体检和验血,就是为器官配型作准备,没有其他的解释。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经过10年的持续追查,包括对5名中共政治局常委、1名军委副主席、政治局委员、国防部长、前解放军总后勤部卫生部长等,对中国865家器官移植医院的上万通电话调查,对9500多名移植执业医生的几十万份公开媒体报导、医生论文、医院网站备份和数据库资料的多轮搜索和分析论证,共采集到两千多个电话录音证据,获取了上万条资料证据,证实: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是江泽民下令中共主导的国家系统犯罪。

在“追查国际”的电话调查中,中共原总后勤部卫生部部长白书忠亲口供出:是江泽民直接下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中共前国防部长梁光烈也承认:中央军委曾开会讨论过军队医院摘取法轮功学员器 官的事情;中共原政治局常委李长春听到“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话题后,马上回答“周永康具 体管这个事,他知道。”

结语

十余年来,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器官的罪行早已曝光,而且已经被海外独立调查员和“追查国际”等人权组织证实。活摘器官,并不止是“财富与权力的游戏”,而是越过道德底线、丧尽天良的反人类罪,尽现中共迫害集团的野蛮、残酷,是参与犯罪的各级人员的洗刷不掉的耻辱。在此罪行面前保持沉默者,都无异于同谋。如果为活摘的罪犯开脱,岂不是抛弃良知、无视公义?中共的暴政史早已证明,专制政权的信誓旦旦的背后,总是掩盖着令人震惊的真相。希望《华邮》能够辩明是非,不要再为邪恶埋单。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7-09-18 4:5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