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奸臣传”系列之六:卢杞

【奸臣传】巧言杀人、为政严苛的卢杞

作者:柳笛

巧言令色的奸相卢杞迷惑唐宗,铲除异己,为唐朝带来深重灾难。左图为唐德宗像,右图为唐朝某文人背影图。(公有领域、维基百科/大纪元合成)

  人气: 1798
【字号】    
   标签: tags: , ,

中唐时期有个男子,祖父是终生清廉勤谨的宰相,父亲是安史之乱中以死抗敌、名垂唐史“忠义传”的慷慨义士。他虽然陋貌蓝肤,却凭借祖上福荫拜得一官半职,又能粗衣砺食泰然处之,时人赞誉他颇承先祖遗风。

而他的本心,唯有大唐名将、“尚父”郭子仪看透。郭子仪平日不拘小节,见客时都有姬妾在旁侍奉。唯独此人拜访,他摈退所有人,独自恭敬接待。家人问其故,郭子仪回答,此人“形陋而心险,左右见之必笑”,如果他日后掌权,郭氏将会被灭族。

郭子仪果然有识人之明,此人不仅在几年内位极人臣,而且内心奸诈险恶,陷害诸多贤臣名将,成为百官疾之若仇,六军思食其肉的大奸臣。他就是唐德宗时期的著名奸相——卢杞

郭子仪画像,摘自《晩笑堂竹庄画传》。(维基百科)
郭子仪画像,摘自《晩笑堂竹庄画传》。(维基百科)

平步青云,恃宠弄权

早年的卢杞,历任清道率府兵曹参军、朔方府掌书记、吏部郎中等职,至虢州刺史。在任期间,虢州官府有三千头猪成为当地百姓的负担。卢杞将此事上奏,德宗准备将它们迁往同州的沙苑,他却说:“同州亦陛下百姓,臣以为不如直接宰杀,分发给百姓。”

德宗立刻嘉奖道:“身为虢州刺史却能考虑其它州,宰相材也。”便下诏将猪分送给贫民。卢杞的一句话,令德宗以为他是治世济民的的辅国良才,因此被召为御史中丞。由于他颇有口才,善度上意,每次“论奏无不合”,深受德宗赏识。一年后卢杞迁为大夫,十天之内,又被擢拔为门下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即大唐宰相。

在德宗的眷顾下,卢杞的官运青云直上。然而他并非德宗所想像的那样,是一名如祖父般清廉、如父亲般忠贞的贤臣。安史之乱后,唐王朝的国力远不如盛唐,德宗以前有两名皇帝弃都而逃,令皇家威严扫地;地方藩镇割据,觊觎中原,天子难以节制。卢杞在乱世中做得一朝宰相,不思社稷中兴大计,却为了一己之私,逐渐显露出阴险狠毒的真面目。

两唐书皆有记载,卢杞在建中二年(公元781年)得志掌权后,为了巩固权势、树立官威,即使对稍稍冒犯他的人,不将其置之死地决不罢休。

第一个被打压的便是同僚杨炎。按照惯例,唐朝诸宰相每天一同议事、进餐,是为“会食制度”。杨炎仪表堂堂,凭文才身居要职,对貌陋无识的卢杞十分鄙夷,常常假托疾病不与他共事、会餐。卢杞衔恨在心,表面上若无其事,暗地里伺机报复。

《资治通鉴》载,同年7月,淮西节度使李希烈奉旨讨伐拥兵造反的梁崇义,因淫雨不止,一时无法出兵。德宗不明就里,卢杞想起杨炎曾反对任用李希烈之事,便趁机诬奏:“希烈迁延,以杨炎故也。陛下何必为了杨炎,耽误征讨叛贼的大事?不如暂免杨炎相位,李希烈一定欣然出征。”德宗未查实情,便深信不疑,立即罢免杨炎相位。

卢杞仍不罢休,听说杨炎在曲江附近置家庙,再进谗言:“曲江王气甚重,前朝宰相萧嵩在那里建家庙,玄宗立即下令迁址;杨炎却重蹈覆辙,恐怕想篡夺皇位。”德宗听后,便将杨炎外贬为崖州司马,旋即赐死。

忌贤妒能,巧言进谗

大凡奸佞之辈皆有巧言进谗、铲除异己之恶行,而巧舌如簧的卢杞,往往害人于无形。他利用各种冠冕堂皇的理由,迷惑德宗做出看似英明的决策,实则不露声色地将朝中的忠信大臣一一排挤和陷害。

德宗朝另一位宰相张镒,为人忠正有才望,为德宗其重。有他当职,卢杞难售其奸,遂想方设法将他调离朝廷。侍御史郑詹与其相善,每次都会趁卢杞午睡时找他叙谈。卢杞得知后,便假装熟睡,待郑詹来到后,闯进张镒房间,让郑詹慌忙回避。卢杞则佯作不知,故意和张镒谈论朝廷机要,吓得他连忙阻止:“郑御史在这里,不要说这些。”卢杞则一本正经地说:“刚才说的事情千万不能让别人知道啊。”

因偷听国家机密属重罪,卢杞便借此事弹劾二人。然而德宗仅仅杖毙郑詹,他只好另寻时机。建中三年,幽州节度使朱滔谋反,德宗废其兄长朱泚的兵权,凤翔节度使一职空缺。卢杞假意上奏,朱泚位高,凤翔将士的官阶也很高,除了选派宰相这样的重臣,再无合适的人选,因而自动请缨。

见德宗沉吟不言,他继续说:“陛下定认为臣貌丑,不能慑服三军,固惟陛下神算。”卢杞表面上自告奋勇为君分忧,继而自谦相貌丑陋,愿意让贤,其实是在暗示德宗,唯有仪表堂堂的宰相才是节度使的最佳人选,而符合条件的人非张镒莫属。果然,德宗顺着他的思路委任张镒。

卢杞知道,张镒离开后,德宗还会任命其他人为相。他深恐大权被夺,多方物色听命于己的“傀儡”宰相。他发现礼部侍郎关播敦厚老实,不善言辞,便大力举荐,以实现他把持朝政的奸计。他非但不让关播参与决策,连话也不让他说。有一次,德宗与众宰相议事,卢杞侃侃而谈,关播欲起身进言,却遭到他的“目禁”。事后,卢杞训诫他:“你之所以荣登相位,是看中你沉默少言,刚才你怎么能开口说话呢!”从此,关播在朝中噤若寒蝉,“政事皆决于杞,播等敛衽无所可否”。

“贤者冒(妒忌),能者忌。”是唐书对卢杞的评价。对相权有威胁之人,卢杞毫不留情地打压,而那些功高德劭的老臣,他同样心存妒恨,视如大患。其阴险毒辣,天下人无不痛恨,只因他深受德宗倚重,无人得以进言。

著名书法家、太子太师颜真卿为人刚正不阿,时常批评卢杞的言行,让他心怀怨愤。一次,颜真卿告诉他,安史之乱时,叛贼杀死他的父亲,取其首级游行示众。颜真卿慕卢父高义,亲自抢回首级,舔干血迹,用棺材埋葬。他说:“今相公忍不相容乎!”卢杞假装矍然拜谢,心中却恨之入骨。

当时,李希烈不满平叛封赏,怒而造反。建中四年,朝廷派兵出击,卢杞趁势进言,此人“年少骁将,恃功骄慢”,身边将领都不敢劝谏,不如派一名“儒雅重臣”,向他宣读圣旨,陈述顺逆祸福的道理,不必兴师动众就可制服。他又说:“颜真卿三朝旧臣,忠直刚决,名重海内,人所信服,真其人也!”

佞言似忠,奸言似信。德宗对卢杞的话深以为然,随即命颜真卿出使李希烈。诏书下达后,百官失色,李希烈生性残暴,颜真卿此去无异于易水壮士,一去不复还。然而颜真卿明知被卢杞构陷,却说:“君命也,将焉避之!”他只身犯险,在叛军营中坚守气节,不为利诱威逼所动,最后殒命于叛军之手。

颜真卿版刻像取自明天然撰赞,弘治十一年重刻本《历代古人像赞》。(公有领域)
颜真卿版刻像取自明天然撰赞,弘治十一年重刻本《历代古人像赞》。(公有领域)

苛政敛财,招怨遭乱

自卢杞担任宰相以来,朝中忠良之士被他排挤殆尽,只余一干唯唯诺诺、趋炎附势之辈,朝政也日益败坏。德宗即位以来,海内烽火连天,长年战乱,朝廷在军事上耗费巨资,导致财政紧张。有官员做过预算,军费每月需百余万贯钱,而府库所藏只能支撑数月;如果能够筹得五百万贯钱,便可支持半年,战事济矣。

为解决财政危机,卢杞将心腹赵赞任命为度支,与其党羽共同筹款。他们只一味地把心思花在搜刮民脂民膏上,其敛财方式主要有两种,第一个便是“以商养军”。他们认为,天下财富集于富商,便向德宗建议:商贾中家产有一千万的,任其自主经营,超过的部分便借来赞助军费,等到战争结束后再还之于商。

然而在执行过程中,官吏们总是怀疑商贾隐瞒财产,动辄对其鞭笞绑架,敲诈勒索。众多商人不堪受辱,愤而自杀,京城出现“嚣然如被贼盗”的景象。赵普等人还下令,京城中无论典当、租房、售粮等商业贸易,都必须“借”出1/4的交易额,又使城中商业活动趋于凋零。即使付出这样巨大的代价,朝廷也只筹款两百万贯。

这些苛捐杂税虽非卢杞所出,却都是在他的布置与默许下进行的。因而每当他出行,百姓从各路涌出,拦住其车驾,申诉苦楚。卢杞难以招架,只得将他们强行赶走。不久德宗听闻新政收效甚微,百姓满怀愁怨,只好下令禁止。卢杞一党为了筹集军费,又想出间架税、除陌税等苛政。

所谓间架税,是将每幢房子的两根撑木之间划为一间,每间按照等级交税,从五百钱到两千钱不等。由于此税只论房屋多寡,不问屋主家境殷虚,房多家贫者深受其害。除陌税则指所有公私交易,官府都要从每贯钱中收取五十钱税款。为征收更多的钱款,他们对隐匿不报者采取严酷的惩罚措施,并鼓励百姓互相告发。一时间,京城怨恨牢骚之声,盈于远近。

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建中四年的“泾原兵变”。9月,为平“四王”与李希烈的叛乱,德宗命各路节度使出兵平乱。10月,泾原士卒离开驻地,冒寒雨奔赴长安,却只得到粗茶淡饭之类的犒赏。众士卒满怀愤恨,大肆掠夺府库财物,并在街上高喊:“以后再也不夺商人的财产了,再也不收间架、除陌税了!”

长安难安,再次上演兵荒马乱的一幕,百姓纷纷响应乱军,德宗却在这场动乱中仓皇奔逃,成为又一位蒙尘受辱的天子。卢杞一党敛财无度,对这起“泾原兵变”难辞其咎,故史称“天下无贤不肖,视杞如仇”。

作恶奉天,相权永革

兵变之后,德宗奔至奉天,卢杞随行。他非但没有反思专擅弄权带来的恶果,反而继续投机钻营,恣意妄为。

随驾的宰相崔宁因故迟来数天,德宗起初甚喜,大加抚慰。而崔宁见大唐帝王遭逢厄运,将所有罪责归咎于卢杞一人,常在私下里悲愤地含泪道:“主上聪明英武,从善如流,但为卢杞所惑,以至于此!”卢杞无法容忍不利于己的言论,遂暗思诬陷诡计。

当初崔宁赶路时,多次下马方便,而且每次时间都很长,因而耽误行程。而被叛军拥立为帝的朱泚恰好行使反间计,欲诏崔宁为相。卢杞利用这些证据,命与崔宁同行的官员,诬告崔宁出行时故意拖延时间,“有顾望意”;指使另一人伪造崔、朱的往来书信。卢杞则借机谮毁,让德宗怀疑崔宁有谋反之心,下秘旨将其缢杀。此事传出,国人皆称其冤。

不久,朱泚围攻奉天,德宗危在旦夕。幸得朔方节度使李怀光火速勤王,多次重创朱泚的军队,身中数十箭才解了奉天之围。然而他生性粗疏,行军路上多次表达对卢杞等人胡作非为的愤懑。他说:“天下之乱,皆此曹所为也!吾见上,当请诛之。”卢杞听说后寝食难安,担心德宗听信李怀光的论奏,竭力阻止他入朝。

卢杞故作从容地劝诫德宗,李怀光功盖天下,令叛军闻风丧胆,无心再守长安。如果他能一鼓作气,率军攻下长安,便可一举灭贼。如果召他入朝,势必赐宴封赏,流连几日。这样就会贻误军机,让叛军有时间布置防御,那时再出兵抗敌,“恐难图矣”。卢杞所言,似乎句句为国家大局着想,长期宠信他的德宗不假思索,便接受了他的“谏言”,命李怀光在外屯兵,不必入朝,并尽快收取长安。

李怀光认为自己不远千里亲赴国难,近在咫尺却无法得见天颜,意殊怏怏。他知道自己受奸臣阻挠,遂引兵离去,并数次上表揭露卢杞等人的罪恶。于是舆论喧腾,士议汹汹,大家都指斥卢杞,是造成国家危亡的大奸臣。德宗这才有所醒悟,为平息众怒,将卢杞贬为司马。

不久,德宗想念卢杞,将他升为长史。贞元元年(公元785年),德宗欲再拜刺史。负责起草诏书的官员认为,卢杞违背天理,害德宗流离失所,未被处死已是格外开恩,如果让他掌管一个大州,会令天下人对天子失望,于是不肯拟诏。其他谏臣也出面谏阻,说卢杞为四海臣民唾骂,如若复用,将使“忠良痛骨,士庶寒心”。

德宗只好和宰相李勉商议:“让卢杞做一个小州的刺史可以吗?”李勉答曰:“陛下想把大州交给他也不是难事,但是如何平息四方的责难呢?”德宗只好作罢。于是,卢杞改任澧州别驾,终不得入朝录用。

对于卢杞是忠是奸的判断,德宗又问李勉:“众人论杞奸邪,朕何不知?”答曰:“卢杞奸邪,天下人皆知;唯陛下不知,这正是他的奸邪之处啊!”德宗不甘心,点评历任宰相与卢杞作对比:崔祐甫生性褊躁,与皇帝意见相左时,难免进退失当,反而要德宗顾全他的面子;杨炎刚直冲动,稍不顺心便忘记君臣之礼,厉声进谏,让德宗难堪;只有卢杞,对德宗的话言听计从,从不争论或违逆,这便是德宗对他念念不忘的原因。

德宗的一番对比,恰恰印证了卢杞奸佞之本质,同样说明了“兴国之君乐闻其过,慌乱之主乐闻其誉”的历史教训。事实上,德宗对宰相的评价与史实正好相反。史料皆有记载,德宗初即位时,崔祐甫为相,他总是劝皇帝用道德治理天下,因而建中初年政治清明,赫然有贞观遗风;而卢杞为相时,则唆使皇帝用刑名整肃天下,战争与财政危机接踵而至。

因而,德宗早期的宰相们,不过是为了避免皇帝决策失误,不得以而据理力争,实出于无私的忠心。卢杞虽然讨得皇帝一时欢心,却真正把国家推向危险的边缘。可见用人得当与否,对国家兴亡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为政者不可不慎处之。#

( 点阅奸臣传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张宪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杨国忠继任宰相,大权在握,也令杨氏家族的权势达到烈火烹油的地步。然而他也明白:“吾本寒家,一旦缘椒房至此,未知税驾(归宿)之所。”他自知无法留下在历史上清白的声名,索性放纵私欲,一味争权夺利。
  • 历史行进至玄宗朝廷的中后期,几乎成了小人当道、忠臣沮折的乱政时代。谗佞奸臣们相互倾轧,肆意揽权,挥霍着大唐盛世的最后一点福祉。自李林甫为相“养成天下之乱”,后来居上的杨国忠更把盛唐推向一蹶不振的地步。
  • 贞观承平世,开元鼎盛时。自唐太宗携领忠臣猛将,开创赫赫基业,至唐玄宗一朝励精图治,中华历史迎来空前的巍巍盛世。然而在玄宗末年,一场“安史之乱”令大唐国运迅速衰弱,成为盛极而衰的转折点。
  • 唐史记载,武则天初即后位,弑杀王皇后与萧淑妃。因淑妃临死前诅咒:“愿他生我为猫,阿武为鼠,生生扼其喉。”从此武则天畏猫,宫中不再蓄养。然而讽刺的是,她身边竟出了一个被称为“人猫”的心腹宠臣。
  • 奸臣之论,古已有之。战国管子言:“奸臣之败其主也,积渐积微,使主迷惑而不自知也。”国家兴衰、朝代更替虽是冥冥中天道循环的安排,君主若无法做到亲贤远佞,则必有失政亡国之患,令忠臣志士扼腕含恨。
  • 宋人欧阳修主修《新唐书》,首作《奸臣传》,以警示后人。后来历代修史,沿用此例。一部《宋史》写尽忠奸善恶、王朝兴衰。“天下治乱 在君子小人用舍而已”,这句血泪总结的名言,对于今天的国家治乱仍有警示作用。
  • 颜真卿留下高超的艺术成就,也弹拨了一曲弦外之音,他没有进深山寺院,也不入洞府道观,在这滚滚红尘中尽心尽力地辅佐一朝,安济一方黎民。
  • 唐德宗宰相卢杞累世累积了大福德曾有一段水晶宫遇见天人的白日升天奇遇,他却错失了只想当人间宰相…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