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梦话丹青】(19)

透过美术教育提高学生综合素质(一)

作者:曹醉梦
明 仇英《莲溪渔隐图》局部 。(维基百科公共领域)
    人气: 221
【字号】    
   标签: tags: , ,

编者按:人的一生无论贫富贵贱,都要面对一些困难,家长都希望孩子有好的心态和能力去面对未来的生活,现代孩子成长环境较为优越,但克服困难能力、吃苦、耐心、细心和恒心相对较弱,另外,学习中记忆力、想像力和创造力的培养一直是大家关注的。

曾任大陆美术学院教授的曹醉梦先生针对此类问题,提出利用绘画教学培养学生的“三心”(细心、耐心、恒心)与三力(记忆力、想像力、创造力),以提高学生的综合素质。本文作者以问答方式分享他的美术教学理念。

问:有家长说,我的孩子没有绘画天赋,也不想当画家,学画画有意义吗?

曹醉梦无论大人、孩子学画画不应停留在“画画就像当画家或就想上美术院校”的认识上,学画画有成为画家的可能,但学画画不一定都能当上画家,社会的结构与分工中,画画是少而精的职业,因为艺术这东西是太强的主观见之于客观的产物。

其实画画有很多的好处,画画时羁绊太多反而都画得不会太好,艺术在心理放松状态下才能进入到最佳的发挥临界点,画画也是压力释放的过程,有时甚至是情绪的宣泄,当然画画是一种语言的言说,大人孩子都需要与人、社会交流,用画画的方式表达心声有不可代替性,是语言做不到的,因为语言的辞汇有限,好多心理反应是语言言不明的,比如手被刀割破的感受、孩子摆了一个很壮观的积木只因最后一块而失败的沮丧心理、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时的欣喜状态……文字的描述和形容极其有限,没有比画画作为释放转嫁点更直接的了。画了一幅自己满意的画,哪怕技法不是很成熟,每每看到这个“劳动产品”心里都会有一种“欣欣然”。有时可以有自己的小秘密在画内,打开的密码只有自己知道。

一个空白画面没有任何矛盾元素,画者有权去任意涂抹经营,对结果负责,好坏的责任推给别人也不可能,逼迫孩子在没有父母的干预下,独立做一件让家长认为我“行”的活动,这是培养孩子自信、独立、全局计划、唯美、克服困难能力等品行最快、最直接,又有情趣的游戏。有的孩子在父母的包揽下,动手能力弱,做一件事情总要依靠大人,反正做不好会有大人承担结果,自己的责任不愿承担,抱怨别人的理由太多,做事虎头蛇尾、粗枝大叶、毛毛草草,没有坚持把事情做好的恒心与毅力……画画能让家长、孩子发现这些问题,并且画画会纠正这些毛病,良好的习惯都是这个年龄段养成的。

所以我说画画对孩子的身心发展非常重要,画画的过程是时刻解决画面矛盾的过程,摒弃不美的线条、形象、完善统一画面、处理局部细节、锻炼色彩搭配组合、培养高雅审美心理等都可以通过画画得到锻炼,内心深处的唯美思维会让孩子向上,思想健康,当然,此时老师的作用非常重要,把孩子领到审“丑”的路上,那不如不学。

问:学画周期很长,选择画什么,怎么画?对素质能力的提高有用吗?

曹醉梦:画画不是快餐盒饭,而是要有咬定不放松的恒心与毅力,这是一个人立足社会好的性格品行,做任何事情都需要这个,历史上的成功者无不如此,他们不一定是成功的画家,但对画画不外行,成功经验里一定有画画对他影响的影子。

成功者的经验中有个共性,那就是卓越的处理调配全局的能力,克服困难、寻找解决难题突破口,和在繁杂无序中找到规范理顺事情的手段。任何事情都有主要矛盾,主要矛盾解决了,其它的矛盾就会自动在全局中“顺畅”起来,而不是一个一个去解决所有的矛盾,这是个“巧劲儿”,通过画画处理画面,人会养成这个习惯,

一次国画课上,我让大家用石、梅、竹、兰组合创作,有的学生把上述元素画的面面俱到,单个看都很好,梅像梅、竹像竹的,当然画得很辛苦,但整体看零散,元素间没有呼应和避让,主次不分,因为没有虚的衬托,认为主要的梅花费尽全力也不突出,费劲不讨好。而有一个六十多岁的大姐,把梅花处理成中景,画得精致,把石竹兰分组推到远处,用率意用笔不拘泥于形象的“像”,又能看出是兰和竹子,推得很远,一下子突出了梅花,和后面的兰竹相得益彰,虚实相生,整体感很强。在国内教学时一位国企大厂的办公室主任,通过画画放松心理,换脑休息的同时,国画的虚实相生和避让协调互助的画面处理,使得他在工作中找到了解决问题和处理矛盾的“灵感”。

当然,痛快淋漓的用笔和色彩,短时间见效的写意画会让人别有一种“快意”。

画画需要长期的专业训练,这个时期是枯燥的,忍耐坚持的过程就是成功的一半了,国版油雕加二水(水粉、水彩)是大画种,是大戏,不是小品;是大道,不是野狐禅;是正宗的南北大菜,不是煎饼卷大葱。基础是素描和色彩的练习,不论大人孩子选择好的学习方向很重要。不能一时兴起的任意涂抹,要遵循严格规范的专业技能技法要求,这就要求学生的专业练习不能太任性,太强调自我的感受,不爱接受专业训练就走偏了,老师存在的意义一定要体现,不是学生来了随便画,画什么都行;所以我不赞成十多岁还画装饰画,还用蜡笔、彩铅、油画棒、马克笔,我也不赞成用丙烯色。走大雅之路,别走小里弄。

我很看好明慧学校传统文化承传的教学模式和理念,这里能让学生的心静下来,在别的学校我也任过课,觉得这里的传统味更浓,有全日制学校的味道,对孩子成长过程中的问题不躲避,会直面负责,这也是让家长满意的,《醉梦画室》在这里的课程都是根据每个学生个性特点和家长要求而设计的,如,同一组静物写生,对不同学生要求不一样。这样做就是看准学生要解决的问题,让学生利用画画改正,一来画技提高了,二来会让学生养成好的做事态度。一个15、6岁学生,学画6、7年,上学期来时我检验她的画技,构图总是松松垮垮,傻大糙,且不论画的时间长短,都是半成品,进行不下去,对细节的观察不敏锐,可以说这些问题不解决,这个年龄可能走不下去了。课堂上对她的要求是构图规律和精彩细节分析训练,不要求每次要完成一张似乎完整的画,一段时间的训练后她渐渐找回了学画的正确方法。@

(点阅【醉梦话丹青】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中国画艺术是要有深厚民族文化做积淀的,如同慢火烤地瓜,才能熟透,短时的猛火会烧成地瓜碳。
  • 江南是鱼米之乡,因为农耕的需要,牛只处处可见,特别是水牛。当地的画家若想画牛,随时都有机会可仔细观察牛的生态,举凡牛的行、住、坐、卧,从事不同劳役时的诸种不同样态,画家们都可随手捻来,一挥而就。
  • 孔夫子和学生。(公有领域)
    中国画是根植在中国传统文化基础上的高雅艺术,来自于生活, 但高于生活,在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上占有不可忽视的一席之地。
  • 中国的绘画,不求表面的精细与形的准确,有时是似而非,更看重的是画家用心在触碰这个世界,其形象后面往往会产生无止境的联想和能量释放,这些与中国道家文化中的阴阳、虚实观大有关系。
  • 中国画重意境,是诗歌一样浪漫的视觉形象。古代中国画的大家很多都是修炼人,用绘画语言述说心事。线条是中国画的主要造型手段,是中国人从生活中提炼出来的,这种凝练的线条是有生命的,是中国画家的专利。
  • 美国是大中华和日本以外收藏中国书画最多的地方,而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则为其最重要的收藏地之一,藏品规模可用宏富形容,仅经《石渠宝笈》诸编着录的珍品就多达24件。正在展出的中国书画精品特展(第二期)是该馆为庆祝亚洲部成立一百周年而策划,侧重五代宋元的呈现,将至10月11日结束。
  • 顾恺之多才多艺,善作诗词、精于书法,尤其擅长绘画。因为他的才华多元,当时的人称他有“三绝”:“才绝、画绝、痴绝”。他与曹不兴、陆探微、张僧繇合称“六朝四大家”。
  • 《转生千载桃李柿,幸哉终成笛子料》作于1999年,是年秋,笔者来到河南安阳的旧称相州的永和乡孝悌里岳家庄(今菜园乡程岗村),在岳飞故里,油然而生的感慨、难掩的情怀夹杂着莫名的眼泪,涌动着创作的激情,似乎追随到了什么、回忆起了什么……这种不能用语言表达的情绪折磨著自己,言之、歌之、舞之、咏之,均无以明状。
  • 中国千余年可考的绘画史上,对冰、雪、霜的描绘无明细的“质”的造像,一般都用留白或染四周留中间的反衬法表现,让观众去“想像”,大大弱化了画面的可视性和观赏性,产生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冰雪画则弥补了这个空白,对冰雪霜的表现让人们眼前一亮,特殊的材料,特殊的技法在继承传统笔墨的基础上,是对中国画表现空间的有力补充,至今,其对冰、雪、霜“质”的表现仍是其他画种无法企及的。
  • 中华之文化源远流长,约2500年前,绘画艺术就以竹木、皮帛、粉墙为依托介质,就形成以毛笔蘸黑墨、行笔成黑线做为造型方式,用极为抽象的笔墨语言来表达画家丰富的情感,夯实了较为完备的造型秩序和抒情理念,虽经朝代的数度更替、社会文化的扭动、外夷文化的侵蚀以及本土文化的撕扯,仍未撼动这种绘画方式的表达秩序,一些想改变“她”的人都没有成功过,形成了人类文明史上大大不同于其他绘画语言的叙事方式。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