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西兰专家呼吁:调查来自中共的威胁

图为坎特伯雷大学的中国事务专家Anne-Marie Brady教授。(Gary Feuerberg/ Epoch Times)

人气: 223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09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李颖新西兰编译报导)新西兰华裔议员杨健隐瞒其在中共军方间谍学校学习和工作背景的事件仍然持续发酵。近日,多家主流媒体都报导了坎特伯雷大学的中国事务专家安—玛瑞‧布莱迪(Anne-Marie Brady)教授的最新研究报告。

在报告中,布莱迪教授警告,中共对新西兰本国事务的影响力仍在逐年增长。她呼吁新西兰要像澳大利亚一样,重视来自中共的威胁和渗透。以下为报告的节选译文。

两个月前,澳大利亚主流媒体调查并报导了中共以经济利益为诱饵,渗透澳洲政界、安插自己的代理人干预澳洲事务等大量的内幕,引起澳洲各界关注中共对澳洲政界的渗透和影响。

布莱迪教授说,澳洲计划于2017年底颁布法令,禁止外国对本国事务的干预,包括禁止海外政治捐款等。她认为,新西兰也应该颁布这样的法令。

布莱迪教授是国际著名的中国问题专家,她刚刚在美国的一个学术会议上提交了一篇关于中共的政治影响活动问题的研究报告。她说,经过多年的观察,中共对其它国家的政治影响在逐年增强。新西兰应该尽快组成特别委员会,调查中共对新西兰民主的冲击。

“除非声明退出 仍是中共党员”

布莱迪教授说,最近爆出的国家党议员杨健(Jian Yang)隐瞒中共军方间谍背景申请新西兰公民身份的事件非常令人担忧。

18日,杨健在给Newsroom新闻网的一份声明中说,他在2004年申请公民身份时填写的内容“正确且真实”。但就在上周,杨健告诉媒体说,他没有使用自己曾经学习和工作过的那两所军事学校的名字,而是使用了其“伙伴关系学校”的名称,是因为中共党组织告诉他这样做,并承认自己曾经给中共间谍做过英语技能培训。

旅居美国的前中共大将罗瑞卿之子、也曾在中共军方总参谋部工作的罗宇,根据自己的出走经历说,如果曾经有过中共军方间谍背景,即使你当初不是自觉自愿、现在也已经不再为中共工作,都不要试图隐瞒什么。因为在国外申请入籍或工作,最重要的就是一定要诚实,这一点在西方国家非常重要。

布莱迪教授说,“当杨健的历史被曝光后,他对记者承认他仍是中共党员。虽然他强调自己从1994年离开中国后就不再是其党的活跃分子;但是,任何人一旦加入中共,经过了那种极其严格的政审过程,不管他自己怎么样认为,他都会被认为是中共党员,除非他正式公开声明退出。但过去这种退出比较少见,因为会被当局认为是叛党。”

布莱迪教授说,“在正常情况下,像杨健这样有中共军队特工背景的人,是不允许出国的,除非是中共官方特派出国才行。”

杨健1994年赴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学习,之后来到新西兰在奥克兰大学工作。媒体报导说,他在新西兰无论是在工作履历还是政治履历中,都缺添其在中共军方间谍学校十几年学习和工作的经历。

当2010年国家党议员黄徐毓芳(Pansy Wong)被迫离开国会时,杨健就被国家党“看中”并于2011年成为名单议员。2014至2016年间,杨健在新西兰国会的外交、防御和贸易特别委员会担任委员。

布莱迪教授说,2014年以来,杨健在影响新西兰政府对中国的政策方面,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杨健还陪同新西兰前总理约翰‧凯伊(John Key)和他的继任者比尔‧英格利希(Bill English)到中国与中共高层会面。这个职位使他有特权接触到新西兰对华政策的简报和立场。

Newsroom新闻网最初报导说,杨健因为涉嫌中共军方间谍背景,已经被新西兰安全情报局(NZSIS)调查了3年。

“新西兰对于中共有重要的战略性”

布莱迪教授认为,新西兰低估了自己对中国的重要性,错误地以为自己只是处在世界底层的小人物。

“首先,新西兰政府负责南太平洋库克群岛、纽埃、托克劳的外交和防御事务,这就意味着在国际事务上对中国有四张潜在的赞成票。”

其次,“新西兰是南极洲的一个所属国,也是前往南极洲的最近点之一。中国的南极洲长期战略计划需要与南极洲既有的所属国合作,比如新西兰。”

另外,“新西兰有大片的廉价耕地,又人口稀少。而中国正在寻找国外耕地以改善其食品安全质量。中国目前进口的牛奶有24%来自新西兰。中国是新西兰最大行业——乳制品的海外投资方。”

“中共对他国事务干预的手段相同”

布莱迪教授说,在学术研讨会上,来自澳洲、美国、英国、加拿大、日本和欧盟等国的学者,都纷纷对中共插手自己本国事务表示深切地忧虑。

报告中说,中共对全球各国、包括新西兰内政的干预手段几乎相同。这些手段包括:

– 对居住在其他国家的中国移民施加影响(有1,000万中国人居住在中国境外)。
– 用中共控制的媒体来取代或整合当地华人媒体。
– 鼓励接受中共的当地华人在所在国从政,如果当选就让他们来促进中共的利益。
– 聘用当地能够接触到政治权力的前国会议员等知名人物,让他们在中国企业或当地中资机构中担任高调角色。

布莱迪教授说,中共在新西兰通过新西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和中国团体联合会等“统战”组织,组织新西兰华人,支持中共外交政策的活动,甚至组织集体投票、捐款给支持其活动的各区域华人候选人,当然还有对新西兰主要政党的政治现金等等。

报告说,新西兰的中文媒体,除了大纪元之外,基本都是由中共控制着的。这些媒体现在都和中共官方的新华社签订了内容合作协议,有关中国的新闻都要从新华社拿稿,并且每年还要参加中共的媒体培训会议。有些媒体还聘请与中共关系密切的人做高管。

比如《先驱报》与中共领馆关系密切,并与中华全国华侨联合会合作,沦为中共的舆论工具。再如,中华电视网由香港和台湾人在1998年在奥克兰创办,但在2015年却撤下了所有关于台湾的节目。

布莱迪教授认为,新西兰的两大党——工党和国家党,都受到中共影响。其中工党议员霍建强与中共统战部联系密切。而工党议员候选人、奥大法律系华裔女学生陈耐锶,则担任新西兰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主席。

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实质就是中共官方统战部的下属机构。陈耐锶在一次采访中表示,如果当选议员,就可以为她目前所代表的中国学生会争取利益。

布莱迪教授说,如果陈耐锶、霍建强或者杨健当选议员,那么在2017年大选后,新西兰就会有一个为中共统战组织管理中国海外学生学者的人,或者一个在中共军队情报部门工作15年的人,或者一个极其积极主动地参与中共统战组织活动的人,坐在我们新西兰国会的议席中。#

责任编辑:易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