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孩子需要学画画吗?(中)

图:《归》(局部),作者:曹醉梦。(《醉梦画室》提供)

人气: 15
【字号】    
   标签: tags:

明慧学校《醉梦画室》答记者问

【大纪元2017年09月22日讯】(记者钟仁新泽西报导)人的一生无论贫富贵贱,都要面对一些困难,家长都希望孩子有好的心态和能力去面对未来的生活。美国孩子们较为优越的成长环境背后,孩子克服困难和吃苦的能力、耐心、细心和恒心等方面相对较弱。另外,如何培养孩子们学习中的记忆力、想像力和创造力等也一直是大家所关注的。

明慧学校近年来针对此类问题,提出利用绘画教学,致力于学生“三心”(细心、耐心、恒心)和“三力”(记忆力、想像力、创造力)的培养,提高学生的综合素质。近日记者就这些方面的问题采访了明慧学校《醉梦画室》的曹醉梦先生。以下访谈内容接上期。

(接上期)

4、记者:您怎么看待各种绘画比赛?

曹醉梦:学生可以参加比赛,但不能热衷于此。参加比赛是对自己所学、所在年龄段掌握知识程度的检验,当然没有老年人参加儿童画比赛的。但问题出来了,儿童对绘画知识掌握程度不同,命题画的元素如果孩子没有学到,硬去参赛,那是胡闹了,是主动找打击孩子自信心的“虐童”行为,如同一个只学了平面几何的学生,让他去参加立体几何考试,结果是什么呢?如果就是要考,系统学来不及了,也要突击一番,那么突击的知识就会打乱有序的知识结构。再如儿童书法学习,一周一节课的计划,一个学期只能完成基本笔划的简单练习,课后不练基本笔划也不能熟练掌握,此时是没有参加命题书法比赛资格的,若侥幸得个鼓励奖则对孩子有害无益,会助长孩子投机取巧和轻视严肃艺术的态度,也会助长浮躁心理。

无论什么知识都应该踏下心来系统学才会进入状态,斑斑驳驳、疙疙瘩瘩的知识结构会害了孩子,当然绘画不明显,外行人看不出来而已。

另外,热衷参加比赛的目的,要个名次,有拉大旗为自己壮胆的嫌疑。但是我不反对参赛,如果赛事与学生所学吻合,会激励孩子,让孩子增长自信,以后学画会更有劲儿。去年我们看到有一个主题为《美丽的美国》的大赛,觉得与当时课后班的绘画课计划接近,就安排了学生参赛,让每个学生说出你认为美国美丽的地方在哪里,孩子们很活跃,有的说纽约的大楼最高,有的说美国的飞机最多最好,有的说我最喜欢我家后院的秋千,还有游乐场……有个小女孩说我看过神韵演出,那是最美的,神韵广告上的女孩最漂亮,索性她把神韵广告画在了画里。经过学生们构思、画稿子、修改、勾线、上色几个环节,我们选出了九幅画参赛,结果有三幅获奖,包揽了8-12岁年龄组的一、二等奖,和7岁以下年龄组的三等奖,这三幅画被送往华盛顿DC,去参加全美国的儿童画比赛。

图:明慧学校学生儿童画参赛获奖作品《美丽的美国》,作者:卓芷清。(《醉梦画室》提供)
图:明慧学校学生儿童画参赛获奖作品《美丽的美国》,作者:卓芷清。(《醉梦画室》提供)
图:明慧学校学生儿童画参赛获奖作品《美丽的美国》,作者:齐格格。(《醉梦画室》提供)
图:明慧学校学生儿童画参赛获奖作品《美丽的美国》,作者:齐格格。(《醉梦画室》提供)

5、记者:美国对绘画教师有严格要求,除了技法的传授,教师还应该有必要的教育学、心理学的知识,是吗?

曹醉梦:是这样,人的个体心理差异很大,学画画也是美育的过程。只会画画的人不一定会分析儿童的心理特点,这些专业的训练大有必要。

人来到这个世界,对这个世界的认知,一开始是从嘴的触碰感知开始,婴幼儿对物体冷热、软硬等认识和记忆积累渐渐有了自己的经验,有了语言能力后,用语言与动作和大人沟通所思所想,但是语言和动作的局限往往不能让孩子很满意,比如5岁以下的孩子们往往习惯用线条和色彩抒发思想,这是孩子形象艺术思维的萌芽,这个期间孩子的“作品”被称为涂鸦期。

涂鸦期的孩子对线条的粗、细、直、曲、圆润、密集度都会有自己的目的,对色彩的明度、纯度、色相极为敏感。此时我们建议家长能给孩子色彩纯度较高的颜色,如油画棒,孩子会很“过瘾”,而彩色铅笔颜色不鲜艳、马克笔的水性颜色易弄脏画面以外的地方,不建议使用。

对新入绘画班的孩子我们都会考察一下孩子的绘画能力,对记忆力、想像力有个了解,与家长沟通,分析孩子的性格特点、形象思维能力和“天分”,确定每个学生学习的方向。即使在一个学习班上,一个主题练习,对孩子的要求也会不同。比如,有的孩子性格外向、泼辣,拿笔就画,跳跃的思维会使画面线条起伏很大,色彩大胆夸张,但是局部的观察不会仔细,往往“画眼”部分不会很精彩;而有的孩子记忆中的物像很具象,小的零部件都会记住或画出来,但是整体布局会显出“小”而放不开,不会对全局掌控,创造力不足使其不敢画,以致影响以后具体的造型能力……

明慧学校招收6岁以上的学生,此时孩子词汇量增加,对认识世界更加好奇,语言表达能力逐渐提高,对涂鸦期的“绘画”已经不能满足了。他们需要将简单的语言线条更加形象化。但此时孩子的形象思维往往是平面的,对立体的形象少有概念,此时我们不主张孩子观察、表现立体形象。比如,孩子的印象中桌子是四条腿的,我们不能让孩子擦掉他的画中桌子原本看不到的那两条腿,此时桌子的四条腿能不能平稳不是他们关心的,孩子就是要将记忆中的物体用自己的画笔表现出来,哪怕是荒诞、离奇的组合都好,重在调动孩子的记忆力和想像力。

一个6岁的小男孩和妈妈住过喜来登酒店,对酒店大楼和停车场一角很敏感,调动记忆后,泼辣大气地画出一栋大楼,当然窗户和门都是记忆中的概念样式,主观成分很浓。我请他讲讲画面的物件、线条和色彩时,令我吃惊的是,他说忘了喜来登的“灯”在哪了,喜来登得有个大“灯”啊!但是他说没看着,于是就按照自己家的一个台灯样式,画在停车场……,他觉得有这个大灯这个酒店才能叫“喜来灯”。

此事引出来一个话题,就是有些家长关心孩子“过度”。每次绘画课结束,家长会看看孩子画的画,此时的鼓励很重要。但是大人总觉得孩子没长大,是低能的,用成人的视角审视孩子的画,永远也不会觉得好。一个妈妈看到9岁儿子画的梅花,说,画的这是什么呀,一点都不像,梅花应该是这样的、树干应该是那样的……,其实国画表现梅花的方法,儿子的知识已经超过了妈妈,但是大人过度的干预,使孩子对已经掌握的技能产生怀疑,那么对老师就会失去信任,结果可想而知了。构建孩子的知识结构,家长和老师的信任配合至关重要。

图:明慧学校学生色彩习作,作者:杨东筠。(《醉梦画室》提供)
图:明慧学校学生色彩习作,作者:杨东筠。(《醉梦画室》提供)

6、记者:您曾说过学画画能增强人解决困难的能力,是培养“总统”级管理人才的最好方法,画画真的能有这么大作用吗?

曹醉梦:我说的画画能培养“总统”级人才是开个玩笑,这个世界“总统”级人才毕竟是少数,还是大众化的平民多。但是民众中的成功者确实具备非凡的思维能力,画画的过程就是对统领全局能力的训练。

比如画中国画,一张宣纸没有任何绘画元素,也没有矛盾冲突。画者第一笔无论是墨点还是线条,一落在纸上矛盾便产生了。高了低了、大了小了、墨色如何、中侧锋是否如意、拖笔还是逆笔、水分多少、产生的湮化效果如意否?都需在画前酝酿。但中国画效果的偶然性和不确定性因素很多,本身就具大矛盾,毛笔本身就是一个调色盘,这是与西方绘画大不同之处。落笔后的效果往往和自己酝酿的有差距,那么就要调整,解决一再产生的诸多矛盾。落笔果断、利落,或犹豫、迟缓,在宣纸上的痕迹大不相同。一个笔迹物像,一笔画出和几笔画出意义大不一样,这是中国画的难点,课上要苦练的。这个过程是个人修养学识、技能掌握程度的综合体现,这就要求画者画前要有充分的心理酝酿过程,当然长时间的笔法、墨法练习是前提。

古人画画、写字前的研墨时间很长,其实研墨的过程就是细细揣摩、培养情绪的过程。研墨的环形往复动作和速度,与思维运动很相似。归纳起来,大胆、果断、细心、负责的中国画画法以及解决矛盾的习惯与负责态度,与“总统”级人才的思维要求何等相似?这难道不是中国传统艺术的“神力”吗?有些人,包括孩子、成人,做事优柔寡断、马马虎虎、拖拖拉拉,总希望别人帮助而自己不愿尽力……画画是最好的矫正方式。中国画的用“一物拖万物”、“小技带大能”正是一种哲学思想。
7、记者:没想到画画和哲学、方法论结合得这么密切,这些理论是您自己的吗?

曹醉梦:这是我在教学实践中总结的。深学中国的传统艺术,包括绘画、舞蹈、戏剧、建筑、中医药、武术等,都是一种宇宙观。任何一门中国传统的艺术、学问,都不是唯我而我的,都有“学一带十,触类旁通”的功能,这是大学问,唯我而我是小学问。到海外的中国人都是佼佼者,都知道中国的学问精深,也希望下一代多少也要从中得到一些营养。但是近百年的历史证明,这种愿望的效果很微弱。在美国我遇到过不少天分很好的孩子,但被家长耽误了。有些家长不愿接受专家的建议,认为自己最了解孩子,抑制了孩子先天的优势,很可惜。之一的表现就是快餐式学习,短时间内就要看到成果。其实一门学问需要长期的坚持,短期见效的只能是含金量不高的快餐盒饭,大餐不会是小葱拌豆腐那么简单,蜻蜓点水式的学习只能增长学画者的焦躁与轻浮。好的绘画老师首先应该是个教育家,而后才是画家。(未完待续)

图:明慧学校学生色彩习作,作者:谢承文。(《醉梦画室》提供)
图:明慧学校学生色彩习作,作者:谢承文。(《醉梦画室》提供)

责任编辑:思游

评论
2017-09-22 5:5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