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梦话丹青】(11)说中国画环境

作者:曹醉梦

晏子是齐国的名臣。他一心辅佐国君,身为宰相,出使四方,家境依然很贫穷。图为宋马远《山径春行图》。(公有领域)

    人气: 182
【字号】    
   标签: tags: , ,

笔者不赞同画家搞笔会和现场笔墨表演,一些文化活动往往很少是画家自己准备好的毛笔宣纸等工具的,大多是现场由主办方准备,画家对现场工具一般都不会熟悉,让画家露一手儿,其实是难为画家(小范围朋友圈或学术性的研究做现场演示是必要的,尤其教学中,教师的现场演示尤为重要,这也是为什么网络教学视频代替不了现场教学的原因之一),做秀性的书画表演效果都不好。

兴致所至,转而为画,中国画不是描出来的,也不是用时间慢慢磨出来的,更不是你要我画我就会画好的,但无论怎样,和西画不同,作画时的情绪对中国画家确实重要。

画好中国画,尤其是写意画,画家要对宣纸的纸性、毛笔的笔性要有很大程度的掌握才能得心应手,且中国画本身就是偶然性很强的艺术,任何画家都不能保证每张画都能满意。笔者在冰雪画研究中,往往为了一种画法画意,要由百余张的失败换取一张成功之作。

毛笔的毫多少、长短、粗细、软硬、健的多寡,甚至动物毛毫采摘的季节不同,笔性都会有变化。所以中国画的临摹从古至今,都不能和原作一样,往往临摹的都是笔意,毛笔操控的艰难,让很多人学画的第一步就没了信心。毛笔水分多少、墨色多少、颜色调和,笔尖、笔肚、笔根的水、墨、色的融合没有两次一样的。

西方绘画的调色是在调色盘里进行,涂到油布前可尽一切条件调出画家认为满意的颜色,而中国画调色有时在一只毛笔上完成,一支笔可以蘸上几种颜色,在运笔方向、用力大小、快慢、顿挫中和宣纸的不同纸性接合,完成颜色的调和。

好的画,不是耗费时间磨、描出来的,但要有足够的时间酝酿,这个过程是画家在自我的世界里徜徉。长时间的艺术构思习惯,使得外人认为画家生活节奏缓慢,不喜受拘束或总是天马行空。

很多人问我,多长时间能画一张冰雪画?我很难回答,中国画偶然性很强,很多张的失败才能成功一张。一次我为了研究北方早晨干的树桩上的霜的画法,两个月上百幅试验品,没有一幅满意的,纸性、添加剂浓度很难找到合适结合点,是母亲提醒用一种药水助水墨的渗入,才有了进展。

5-(图一)傲雪图 曹醉梦
曹醉梦《傲雪图》。(曹醉梦提供)

当然,研究性的和商品类的画要求不同,心理上对画的成功理解也不一样。这是大众见到的商品画和学术性画家作品的区别,也是商品画貌似笔法娴熟、墨色精到、装裱精美而价位低廉的原因之一。

快餐似的学习和突击往往摸不到中国画艺术的根。近年中国画创作、欣赏领域,浅显画意的画太多;尤其商业经济影响,流水线的商业化运作,使原本脆弱的中国画难见本来面目。

流水线批量生产的“中国画”成批流入西方,让西方人以为有着几千年古老文化含量的中国画是如此浅薄,且价格低得只是劳动力的技术费用。笔者在河南洛阳、安徽黄山等地,见到街面的画画作坊很多,批量生产的牡丹花一摞摞地摆放着。黄山屯溪老街,商品类的山水画林林总总,笔力、艺术性参差不齐,西人游客穿梭在街上,来感受中国古老文化的人们已经找不到传说中的那种墨香了。

2002年,一位瑞典朋友在东北的友谊商店,买了一幅立轴山水画,认为买到了纯正的中国画,兴冲冲地来见我。我一看是一幅流水线上的商品画,皴法无考究,赋色是用板刷大面积平涂的,典型的地摊货,只能对他说,中国画流派很多,水平也是良莠不齐,这个不能代表真正的中国画。在江南,我还见到使用白描勾线的印刷品再人工渲染的商品画……这都大大影响了中国画在国际文化领域的传播。

再者,无定力的画家在某种原因影响下,热衷于现场表演。短时间作秀,让不了解中国画的人误认为,中国画就是这样的任意涂抹。几分钟画就的画儿怎么能有大价值?还有的书画表演者往宣纸上吐口水、甩鼻涕,什么酒后一挥、双手写字、倒画、反书、无任何笔墨功力的甩墨点,用拖布在万人广场做书法表演……颠颠狂狂,这些都对中国画的传播和发展起著负面的作用,甚至是起著破坏作用。

最糟糕的、最有破坏力的是一些西方绘画理念培养出的画家,没有或少有系统中国画的训练,就画、说、评中国画,将中国画在国民心目中的地位拉了下来。没有长时间的笔墨功夫练就,是找不到中国画味儿的。这些人以自己在中国画以外的名气而在中国画领域游走,蒙蔽了很多人。意大利面点师来做川菜,给他辣椒也做不出川味的辣。少有定力的学生跟着走捷径,大款、土豪、媒体跟着忽悠。从历史的角度看,这是中国画的劫难。

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严重影响中国画的发展,那就是由政府主导中国画发展方向。一种文化的延续和发展,需要正统的思想引导,民间、政府力量交织进行。一旦社会性的价值观、道德取向有了偏差,民间调节和引导的艺术力量就会走偏,尤其由政府操纵的艺术方向让本可以不做坏事的人也昧了良心。

大家知道,历史是过去的事,不可能让后人去操纵历史。任务摄影完成不了,若PS历史图片就是要掩盖什么,是丑事(此处不是指娱乐类的修改图片);但是绘画可以冠以“艺术处理”来混淆视听,给大众洗脑。艺术领域大家熟知的某幅历史题材的油画,里面的人物随着中国当时的政治风波的需要,改来改去,不尊重历史地把本来在场的人换掉,还可以将不在场的人添进去,完全不顾历史存在,这样冠以“艺术处理”的说辞,实际上都是可怜的艺术家被奴役的结果。

艺术领域的媚风很盛,是因为政府每几个月就要搞一些纪念什么的画展、赛事,画作的内容、画风符合他们的要求才能入选、获奖,且这种入选获奖都和画家的工作、待遇、名声直接挂钩,各地文联统领各地画家,控制画家。有人说现在自由了,你可以自由地画画,若此,你就要下决心避开政府倡导的“艺术”,甘于寂寞或走自己的生存道路。但要知道,画家也是社会性的人,在一个大的社会环境下,要真正做到为纯艺术而活,太难了,或有些不实际。但是中国有血性的画家还是有的。@

撷取
清 王原祁《山中早春图》。(曹醉梦提供)

(点阅【醉梦话丹青】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中国画艺术是要有深厚民族文化做积淀的,如同慢火烤地瓜,才能熟透,短时的猛火会烧成地瓜碳。
  • 江南是鱼米之乡,因为农耕的需要,牛只处处可见,特别是水牛。当地的画家若想画牛,随时都有机会可仔细观察牛的生态,举凡牛的行、住、坐、卧,从事不同劳役时的诸种不同样态,画家们都可随手捻来,一挥而就。
  • 孔夫子和学生。(公有领域)
    中国画是根植在中国传统文化基础上的高雅艺术,来自于生活, 但高于生活,在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上占有不可忽视的一席之地。
  • 中国的绘画,不求表面的精细与形的准确,有时是似而非,更看重的是画家用心在触碰这个世界,其形象后面往往会产生无止境的联想和能量释放,这些与中国道家文化中的阴阳、虚实观大有关系。
  • 中国画重意境,是诗歌一样浪漫的视觉形象。古代中国画的大家很多都是修炼人,用绘画语言述说心事。线条是中国画的主要造型手段,是中国人从生活中提炼出来的,这种凝练的线条是有生命的,是中国画家的专利。
  • 美国是大中华和日本以外收藏中国书画最多的地方,而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则为其最重要的收藏地之一,藏品规模可用宏富形容,仅经《石渠宝笈》诸编着录的珍品就多达24件。正在展出的中国书画精品特展(第二期)是该馆为庆祝亚洲部成立一百周年而策划,侧重五代宋元的呈现,将至10月11日结束。
  • 顾恺之多才多艺,善作诗词、精于书法,尤其擅长绘画。因为他的才华多元,当时的人称他有“三绝”:“才绝、画绝、痴绝”。他与曹不兴、陆探微、张僧繇合称“六朝四大家”。
  • 《转生千载桃李柿,幸哉终成笛子料》作于1999年,是年秋,笔者来到河南安阳的旧称相州的永和乡孝悌里岳家庄(今菜园乡程岗村),在岳飞故里,油然而生的感慨、难掩的情怀夹杂着莫名的眼泪,涌动着创作的激情,似乎追随到了什么、回忆起了什么……这种不能用语言表达的情绪折磨著自己,言之、歌之、舞之、咏之,均无以明状。
  • 中国千余年可考的绘画史上,对冰、雪、霜的描绘无明细的“质”的造像,一般都用留白或染四周留中间的反衬法表现,让观众去“想像”,大大弱化了画面的可视性和观赏性,产生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冰雪画则弥补了这个空白,对冰雪霜的表现让人们眼前一亮,特殊的材料,特殊的技法在继承传统笔墨的基础上,是对中国画表现空间的有力补充,至今,其对冰、雪、霜“质”的表现仍是其他画种无法企及的。
  • 中华之文化源远流长,约2500年前,绘画艺术就以竹木、皮帛、粉墙为依托介质,就形成以毛笔蘸黑墨、行笔成黑线做为造型方式,用极为抽象的笔墨语言来表达画家丰富的情感,夯实了较为完备的造型秩序和抒情理念,虽经朝代的数度更替、社会文化的扭动、外夷文化的侵蚀以及本土文化的撕扯,仍未撼动这种绘画方式的表达秩序,一些想改变“她”的人都没有成功过,形成了人类文明史上大大不同于其他绘画语言的叙事方式。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