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梦话丹青】(21)

透过美术教育提高学生综合素质(三)

作者:曹醉梦

《花篮图》,南宋 李嵩,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品。(维基百科公共领域)

    人气: 31
【字号】    
   标签: tags: , ,

续前文

问:美国对绘画教师有严格要求,除了技法的传授,教师还应该有必要的教育学、心理学的知识,是吗?

曹醉梦是这样,每个人的心理差异很大,学画画也是美育的过程。只会画画的人不一定会分析儿童的心理特点,这些专业的训练大有必要。

人来到这个世界,对这个世界的认知,一开始是从嘴的触碰感知开始,婴幼儿对物体冷热、软硬等认识和记忆积累渐渐有了自己的经验,有了语言能力后,用语言与动作和大人沟通所思所想,但是语言和动作的局限往往不能很好地让孩子满意。比如5岁以前的孩子们往往习惯用线条和色彩抒发思想,这是孩子形象艺术思维的萌芽,这个期间孩子的“作品”被称为涂鸦期。

涂鸦期的孩子对线条的粗、细、直、曲、圆润、密集度都会有自己的目的,对色彩的明度、纯度、色相极为敏感,此时我们建议家长能给孩子色彩纯度较高的颜色,如油画棒,孩子会很“过瘾”,而彩色铅笔颜色不鲜艳、马克笔的水性颜色易弄脏画面以外的地方不建议使用。

对新入绘画班的孩子我们都会考察一下孩子的绘画能力,对记忆力、想像力有个了解,与家长沟通,分析孩子的性格特点、形象思维能力和“天分”确定每个学生学习的方向。即使在一个学习班上,一个主题练习,对孩子的要求也会不同。比如,有的孩子性格外向、泼辣,拿笔就画,跳跃的思维会使画面线条起伏很大,色彩大胆夸张,但是局部的观察不会仔细,往往“画眼”部分不会很精彩;而有的孩子记忆中的物象很具象,小的零部件都会记住或画出来,但是整体布局会显出“小”而放不开,不会对全局的掌控,创造力不足使得不敢画,以致影响以后具体的造型能力……

明慧学校招收6岁以上的学生,此时孩子词汇量增加,对世界的认识更加好奇,语言表达能力逐渐提高,对涂鸦期的“绘画”已经不能满足了,他们需要将简单的语言线条更加形象化,但此时孩子的形象思维往往是平面的,对立体的形象少有概念。此时我们不主张孩子观察、表现立体形象,不能让孩子擦掉桌子原本看不到的两条腿(孩子的印象中桌子是四条腿的),此时桌子的四条腿能不能平稳不是他们关心的,孩子就是要将记忆中的物体用自己的画笔表现出来,哪怕是荒诞、离奇的组合都好,重在调动孩子的记忆力和想像力。

一个6岁的小男孩和妈妈住过喜来登酒店,对酒店大楼和停车场一角很敏感,调动记忆后,泼辣大气地画出一栋大楼,当然窗户和门都是记忆中的概念样式,主观成分很浓。我请他讲讲画面的物件、线条和色彩时,令我吃惊的是,他说忘了喜来登的“灯”在哪了,喜来登得有个大“灯”啊!但是他说没看着,于是就按照自己家的一个台灯样式,画在停车场……他觉得有这个大灯,这个酒店才能叫“喜来灯”。

此事引出来一个话题,有些家长关心孩子“过度”,每次绘画课结束,会看看孩子画的画。此时的鼓励很重要,但是大人总觉得孩子没长大,是低能的,用成人的视角审视孩子的画,永远也不会觉得好。一个妈妈看到9岁儿子画的梅花,说,画的这是什么呀,一点都不像,梅花应该是这样的、树干应该是那样的……其实国画表现梅花的方法,儿子的知识已经超过了妈妈,但是大人过度的干预,孩子对已经掌握的技能产生怀疑,那么对老师就会失去信任,结果可想而知了。构建孩子的知识结构,家长和老师的信任配合至关重要。

问:您曾说过学画画能增强人解决困难的能力,是培养“总统”级管理人才的最好方法,画画真的能这么大作用吗?

曹醉梦我说的画画能培养“总统”级人才是开个玩笑,这个世界“总统”级人才毕竟是少数,还是大众化的平民多,但是民众中的成功者确实具备非凡的思维能力,画画的过程就是统领全局能力的训练。

比如画中国画,一张宣纸没有任何绘画元素,也没有矛盾冲突,画者第一笔无论是墨点还是线条,一落在纸上矛盾便产生了。高了低了、大了小了、墨色如何、中侧锋是否如意、拖笔还是逆笔、水分多少、产生的湮化效果如意否?都要在画前酝酿,但中国画效果的偶然性和不确定性因素很多,本身就具大矛盾。

毛笔本身就是一个调色盘,这是与西方绘画大不同之处。落笔后效果往往和自己酝酿的有差距,那么就要调整,解决一再产生的诸多矛盾。落笔的果断、利落和犹豫、迟缓在宣纸上的痕迹大不相同,一个笔迹物象一笔画出和几笔画出意义大不一样,是中国画的难点,课上要苦练的。这个过程是个人修养学识、技能掌握程度的综合体现,这就要求画者画前要有充分的心理酝酿过程,当然长时间的笔法墨法练习是前提。

古人画画、写字前的研墨时间很长,其实研墨的过程就是细细揣摩,培养情绪的过程。研墨的环形往复动作和速度与思维运动很相似,归纳起来,大胆、果断、细心、负责的中国画画法以及解决矛盾的习惯与负责态度与“总统”级人才的思维要求何等相似?这难道不是中国传统艺术的“神力”吗?有些人,包括孩子、成人,做事优柔寡断、马马虎虎、拖拖拉拉,总希望别人帮助而自己不愿尽力……画画是最好的矫正方式。中国画的用“一物拖万物”、“小技带大能”正是一种哲学思想。@

(点阅【醉梦话丹青】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