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濒死体验后 艺术家忘记怎么画画 却获超常能力

【大纪元2017年09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Tara MacIsaac报导,张小清编译)彼得·安东尼(Peter Anthony)的强项从来不是数学,从小他就很会画画,后来成了一名艺术家。同时,他是个不可知论者──认为世界太神秘,不在人类能理解的范畴内。当他获得一次深刻的濒死体验、心灵被“调谐”到数学频道时,他的整个世界翻转了。

那还要回溯到80年代末,彼得患上了结核病和肠道破裂。由于误诊耽误了治疗,他的健康状况迅速恶化,在弥留之际的昏迷中,他看到了一条隧道尽头放射着明亮的光芒。

(pxhere)
(pxhere)

首先看清数学代码

“当我穿过那道光,我首先看到的是数学代码。”彼得说,“而我能够理解这种信息。”不仅有数字和方程式,还伴随着他闻所未闻的音乐、见所未见的色彩。

那是什么样的声音呢?他小心地选择著适当的形容:“各种声响……如果你听过莫扎特的《C小调弥撒》与《安魂曲》,就像曲子的高潮部分,真是太不可思议了。所有的音乐都伴随着色彩──最鲜亮的色彩,完全难以言表。”

(pxhere)
(pxhere)

决定回到人世间

彼得透露,在濒死体验中,他得以和神对话,并做出回归人间的选择──那一刻,他并未对这个世界加以判断,但却得以更深刻地理解这个世界及其面临的所有问题。

漫长而艰难的康复期间,彼得从他所谓“古怪的超自然体验”中寻得了安慰──对他来说,这体验很深刻,但在别人看来,真是有点疯狂。

“我的朋友或治疗师看我的眼神,就像我刚和他们说我被绑到一个不明飞行物上、和大脚怪(Big Foot)一起吃了饭。”彼得笑言,“我变得更内向了,因为没有人想听我说。没有人想跟我谈论我的经历。”

其它一些变化也随之而来:彼得的感官变得异常灵敏,他把自己比喻成一只阿拉斯加荒原灰狼,“捕猎之前,嗅觉、听觉和视力都变成超级敏锐”。

只是,当他重新坐在熟悉的画架和调色板旁边时,手拿画笔的感觉变得很陌生。

艺术技能远他而去

(pxhere)
(pxhere)

有生以来,艺术就是彼得生活的一个有机部分:从水彩到黏土,他用过各种各样的材料进行创作。他也在学习当特效化妆师,同时担任名人形象顾问。

但在这次濒死经验之后,彼得变成了不折不扣的艺术门外汉。他仍然可以画一点画、捏一点雕塑,但也感觉这种才赋越来越遥不可及。

心算能力助警方破案

与此同时,他的另一种兴趣却高涨起来。“我醉心于数字。”彼得说,自己从那时开始深入研究古代数学和数字命理学。而他感到,数字不只用于计算,还有更大的意义。

(pxhere)
(pxhere)

“我开始将数学作为另一种沟通形式。”而彼得从数字中读取信息的能力也陡然增强──他掌握了心算,并开始用这种新能力来协助警方破案。

从此,彼得过上了双重生活:他继续从事名人形象咨询,同时也开始配合警方进行调查。

彼得接手的第一个案子是一起谋杀案。根据死亡时间、门牌号等一系列数字,他灵光一现得出了他的判断。他解释说:“想像你在看一部DVD影片,你按了快进键,但仍能看到影像飞转,你试图理解剧情,却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些画面不停回放,最终形成了关于真实情况的‘完整影片’。”

双重生活被亲友发现

一开始,彼得没有向亲友们透露自己在从事这项超常的工作,但他们最终还是发现了。

从1992到2007年,整整15年,他从未告诉任何人他是一个运用超能力的探员。不过,随着像《见证》(Sightings)这样的超自然电视节目开始邀请他当嘉宾,最终,他从未与之谈及濒死经验的亲友们都获知了他做的事情。

彼得安东尼(右)成为广播访谈节目《人死非灯灭》(We Don't Die)的嘉宾。(视频截图)
彼得·安东尼(右)成为广播访谈节目《人死非灯灭》(We Don’t Die)的嘉宾。(视频截图)

当亲友们发现实情,彼得感到如释重负。虽然忍受亲友们的横加评判是件痛苦的事,但他也发现有很多人有类似的经验,能够理解他。

向相同经历人群敞开心扉

一个叫做国际濒死研究协会(Association for Near Death Studies,简称IANDS)的组织帮助他敞开了心扉。

他一边回忆著自己第一次参加该协会年度大会的情景,一边频频停下来平定情绪。

“我走进一个大房间,里面都是死过一次的人,我激动得哭了。想像一下,这么多年来人们都告诉我说,‘不,这不是真的。这是麻醉反应,就是药物作用。’一遍一遍地重复这些话。但你在内心里知道你看到了什么,那都是真实的,而每个人都说不是。‘突然之间,我在一个大房间里,我不知道那里有多少人,或许有50人吧,他们所有人都有独特的濒死经历。’”

彼得和其他有濒死体验的人交流,发现他们也曾经被难耐的寂寞吞噬,直至他们找到可以不加嘲笑聆听他们体验的人群。

尽管多数人都从自己的濒死体验中获得了积极正面的讯息,使之成为复健的动力、心灵力量的源泉,但彼得说,也确实有人因亲友无法理解而酗酒、吸毒,甚至多次试图自杀,生活变得悲惨。

“我曾被称为马戏团演员、造假者,受到很惨的对待,不过现在我已经不在乎人们对我的看法了。”彼得笑说。

(sbiands.org)
(sbiands.org)

著书回溯经验 生活充满感恩

尽管很多人不相信他说的,彼得仍然希望谈论自己的体验能对别人有所帮助。

对他来说,哪怕他分享的经历只帮到一个有同类似验的人,也会让他获得安慰,忍受所有的嘲讽都会是值得的。也因如此,他写了两本书──《关键大师》(Key Master)和《意外先知》(The Accidental Prophet)。

51c9aA0gO9L
彼得的著作《关键大师》(Key Master)。(Amazon)

没有过这种经历的人或许不相信彼得,对于读者的反应,他有所准备,心中并不怪他们。这就像向人讲述一部惊心动魄的电影,言辞总是赶不上走进影院亲身体验。

和许多有濒死体验的人一样,和死亡擦肩而过,让彼得获得了崭新的热情。除了他获得的新能力之外,与高层生命邂逅交流的体验,以及对这世界的别样洞见,让他不再是个不可知论者,世界观悄悄发生了转变。

“我充满感恩地开始每一天,并怀着感恩结束过去的每一天。我在心里自念:‘谢谢祢给我第二次机会。’”彼得说。

责任编辑:杨丽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