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和CAS“打硬仗”,受伤的是您,更是孩子 (二)

当你通过法庭正式离婚后,在您愤愤不平、伤心委屈的时候,是否想到您的孩子远离家人、寄人篱下,也一样承受着不能承受之重?(gettyimages.com)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9月26日讯】

案例故事:

孙女士9岁的女儿小雨连续一周没有出现在课堂上,学校的老师给孙女士打了许多通电话都无人接听。事实是,孙女士刚刚离异不久,又失去了谋生的工作,接连的打击让她几乎失控,她患上抑郁症,对自己和女儿的照顾力不从心。她没心思接电话,顾不得查看留言,连接送女儿上学的每日常规也被打乱了。

儿童保护协会(Children’s Aid Society,简称CAS)是在接到学校老师的电话后开始介入孙女士的家庭事务的。CAS首先展开初步评估,调查孩子和家庭的情况,了解通报中提出的议题。在评估完成后,如果CAS认为需要进一步调查,则会进行家访,实地考察孩子的生活状况。当社工登门拜访孙女士时,看到的却是凌乱的客厅和厨房,冰箱里没有足够的食物,隆冬时节小雨却只穿着薄薄的外套。孙女士面对社工这些 “不速之客”,脸上和话语中都是埋怨和怀疑,完全没有配合的意愿。社工眼里看到的是“孩子被忽视,监护人没有照看孩子的能力,孩子的安全和正常生活不能得到保障。

另一个案例的主人公贾女士也是一位离异的母亲,儿女都尚未成年,小儿子还是智障患者,离异的先生因抑郁和“自杀”倾向正在精神病院接受治疗,无法全力承担抚养子女的责任。工作、家务、儿子状况的不如意,让母亲的脾气日渐暴躁。6岁的小儿子成了母亲的出气筒,仅有9岁的姐姐却对弟弟爱护有加,替弟弟抵挡妈妈的打骂。很快,姐姐学校的老师就听闻了弟弟的“遭遇”,基于“儿童工作专业人士”的法定“通报义务”,老师拨通了CAS社工的电话。

CAS的社工随即展开了调查和家访。母亲的出气筒又转向了社工:敲门不开、电话不接、冷眼相待。社工的家访很像是“面试”,无法朝夕相处,主要凭“面试”时的印象和观察评分,以决定家庭是不是孩子的安全居所,监护人是不是有能力给予子女充分的照顾。CAS要求社工在家访时对家里的环境、整洁程度以及所有谈话内容进行详细的纪录。不过,郁闷的贾女士显然不很了解这个“面试”的程式和后果,她既没有试图将厨房和客厅打扫干净,也没有对“面试官”表现出应有的尊重和回应。她觉得社工的查看和纪录简直就是在窥视家庭隐私,对她自己管教子女的事务横加干涉。

 案例分析:

 在这两个案例中,两位单亲妈妈由于不知如何应对CAS的干预和法庭程式,而导致孩子被送到寄养家庭,或临时监护权判给父亲,她们的教训并非移民家长特有,在CAS的客户中可以说是十分普遍:由于无法控制好自己的愤怒情绪而对社工横眉冷对,在法庭上有冲动的言辞,如使用“绑架”等字眼;对社工不满而不停向其上司投诉抱怨,在CAS社工监督的探视期间表现不理智等等。

CAS的服务拯救了很多孩子和家庭,但也因为其做法相当于“拆散家庭”而成为人们热议的话题。

但是事物要分两面看,所以本文不是针对CAS控诉,也不是教家长维权上访示威,因为那些不一定有效缓解问题。我们将提供律师们在和CAS打交道的过程中总结出的一些忠告,听起来可能不太悦耳,但是父母们,在您愤愤不平、伤心委屈的时候,是否想到您的孩子远离家人、寄人篱下,也一样承受着不能承受之重?

在上次文章中我们提到了“探视”这一关键环节,如果您能在CAS社工监督的探视中有良好表现,将成为您案件强有力的证据。探视时间的增加,每次探视的顺利进行,可能会加速孩子回家的进程!请家长们特别注意,CAS社工会纪录探视的所有细节,包括您和孩子的互动及交谈。如果您只能记得一件事,那就是给孩子一个诚恳的拥抱。

探视中大忌:

不要缺席,半次也不行。

不要和孩子讨论法庭案件。

您或许可以和孩子抱怨总理,八卦市长,但不要和孩子牢骚CAS社工。

不要对CAS机构或社工有抱怨言辞。

不要对孩子或社工大喊大叫。

如果家长在探视中有不良行为,CAS会告知法庭!

如果探视顺利进行,没有任何问题汇报到法官那里,法官可能会更改探视令状,让探视时间更长,或条件更利于家长。

体谅一下法官们的心理:

法官力图保持公正和中立。但常年和CAS案件打交道无疑会影响到法官的潜意识和断案心理。

比如,在法官早些年的判案中,她曾经相信了父母的辩护和陈述而下令CAS将孩子归还了父母。然而,有些父母尽管上庭辩护成功,却的确存在很多问题。孩子回家后,继续受到忽视或虐待,甚至出现死亡的悲剧。当法官经历了这样的致命错误后,唯一能做的就是谨慎又谨慎。

即使您对社工怨恨满腹,您要记住一点:

在这个案件中,如果您将社工看作敌人,那您的胜利希望非常渺茫。

这场官司的核心不是您和社工之间的“恩怨”,而是“让孩子早日回家”。

如果您排斥,批评社工,遭罪的很有可能是您的孩子;

如果您给CAS打电话投诉社工,这一投诉纪录会进入您的案卷,而被投诉的社工会看到它;

如果您向社工的上司投诉,要求换人,您的社工也会知道!

社工在决定您孩子的去向时,有着巨大的巨大的发言权。

如果您心系孩子,就请不要在过河前就把桥拆了。和社工合作,这样律师可以更好帮你去协商和辩护,帮你早日带回孩子。

CAS的案子是怎么搭建起来的?

您应该已经注意到了,每个CAS的社工都是速记专家。她们一边和你讲话,一边在本子上长篇大论,走笔如飞。她们都纪录些什么呢?答案是EVERYTHING。

当社工家访时你的屋子乱作一团,她们的本子上写道:“做家务的能力差。”

当你冲着打碎碟子的孩子大喊大叫,她们的本子上写到:“做父母的能力值得怀疑。”

当你在某次社工会面期间忽视了孩子,她们的本子上又可能写道:“和孩子没有互动,怀疑亲子关系差。”

如果社工没有当面纪录,她们也会在家访后,监督探视结束后的第一时间作出笔记。这是她们的工作需要。CAS呈交给法庭的书证就是从这些社工笔记中提炼而出的。

所以,凡是可能进入社工笔记的各种细节(您的家庭环境,您对待孩子的一言一行,您回答社工问题时说些什么,您的态度语气等等各种),您都要小心对待!

当CAS介入您的家庭事务时,您也先扪心自问一下:

当CAS最初介入干预,或是要向你提供帮助时,您可以自我评定一下“育儿及亲子关系健康指数”

问问自己:

学校的老师最近有没有向您指出过孩子的问题?

孩子在家里会不会经常行为失控?

警察有没有向CAS报告过任何问题?

有没有任何和性侵,体罚有关的指控?

您和您的配偶有没有酗酒或使用毒品的经历?

您的家里是不是整洁有序?

您的孩子是不是穿戴整洁得体,适宜季节?

您孩子的老师有没有反应孩子身上有难闻的味道?

孩子在日托中心有没有任何行为问题?

如果孩子有行为问题,家长有没有寻求专业人士的帮助?

上述问题若是和你全无关系,很可能是一场误会。CAS如果在前妻调查中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之处,会将案件关闭,并寄信通知您。

如果这些警报信号已经出现你和孩子身上,不要掉以轻心。一方面,为上庭应对做好准备;另一方面,采取措施解除警报:改善家长技能和亲子关系,改善孩子的生活环境,对孩子的照料多加用心。

如果CAS介入帮助,家长们在和CAS正式协商或签署任何文件之前,请获得律师建议。

您的态度需要来个90~180度转弯

不光是您,很多家长都对CAS及办案社工恨得牙痒痒。如果您是这样家长中的一员,做好准备吻别您的孩子吧,您的仇视态度会在各个方面作茧自缚。除非您的态度来个180度转弯,您的案件才会有实质性改变:

• 和儿童保护协会合作,而非对抗;

• 和办案的社工成为朋友;

• 不要要求更换社工;

• 不要向社工的上司投诉;

• 不要让社工的笔记中出现对你不利的纪录;

• 参加所有儿童保护协会推荐的家长课程;

• 如果有人问起你的反馈,你对社工,对CAS,对参与的课程都 “超级Happy”

 以下错误等于搬起石头砸自己脚丫子:

  1. 家里脏乱像个猪窝。在社工来访之前,最好将房间打扫干净;如果房间里长期有异味,可以用消毒水和空气清新剂处理。
  2. 做饭产生的味道差点把社工熏的晕过去。如果您是新移民,习惯做家乡菜,而您家乡菜的味道对于一个在西方长大的年轻社工而言来说是“怪味”,您可以善意的向社工解释,在您的文化中,家人习惯于此种烹调方式。
  3. 让孩子睡在地板上。某些社区支持机构可以提供床垫,孩子的图书和玩具。如果CAS把孩子打地铺的照片呈交给了法庭,您务必改善孩子的居住环境,再把改善后的照片呈交法庭。
  4. 确保孩子身上的味道比较正常。说实话,CAS诸多客户身上都有不太愉快的味道,如果您的孩子和他们一样,岂不在暗示社工潜伏的问题。保持孩子良好的卫生,及时为孩子换洗衣物。

本文总结了CAS案件中的一些常见问题,并未涵盖此类案件的方方面面及所有可能性。家长一旦介入儿童保护法庭程式,最好在第一时间获得律师的协助。如果法庭程式进行不顺利,或家长自觉受到了不公正对待,希望您能以 “孩子的最佳利益”, 而不是“家长的情绪和感受”为出发点,调整心态和策略,积极配合律师推动案件进程。

责任编辑:芮蕾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