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崔士方:保监会主席为何“难产”

人气: 842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7年09月27日讯】原中共保监会主席项俊波近日被“双开”,令人不解的是,项俊波从4月9日落马到现在,已经有5个半月了,何以保监会主席的新人选迟迟不见官方宣布呢?这与早前证监会主席和银监会主席更替时的无缝连接,形成了很大的反差。

项俊波刚落马时,即有消息指农行董事长周慕冰将接任保监会主席,但此后未见下文。7月初,又传王岐山的北京旧部、财税系统出身的中纪委秘书长杨晓超将接掌保监会,同样不见动静。

通常中共高官落马后,后任在一两个月之内就会快速补位。原因是中共高官大多是政治任命,就是常说的“外行领导内行”,对不涉及专业要求的官位,找个萝卜填上某个坑并不难。

新任命的明显延滞,多与官位的专业要求高有关联,当政者要挑一个懂行的人补缺,选择范围自然就会收窄很多。项俊波的案例大概属于这个范畴。

但是即便如此,出现“难产”依然说不过去。

此前较为大众瞩目的“难产”事件,是中石油总经理的更替。廖永远在2015年3月16日被调查后,直到2016年7月12日,继任人章建华才到位。期间幕后拉锯了近1年4个月。

中石油这么大一个盘子,从内部提拔一个人上去有什么难的吗?

但最终的结果,还是从“外部”的中石化调了一个章建华过去。显然,在中南海的棋盘推演中,拔出萝卜带出泥,廖永远的前手下要么年龄太大,要么已没有一个获得高层足够的信任票。

而中石油又是周永康和曾庆红共同吃饭的“锅”,两只巨型老虎,倒了周还有曾,只能说,动了“庆亲王”的奶酪,他死活都不会让现当权者顺顺利利地把这个石油大树连根拔起的。“难产”很大程度上就是高层角力导致的结果。

但是,保监会的情况有所不同,一早传出的两个可能的新主席都是外部人。连“空降兵”都打不开降落伞,这是何道理呢?

说到周慕冰,早就有人非议,怎么又是“农行帮”(项俊波也是从农行董事长升调保监会);至于杨晓超,估计习王阵营的对头指责王岐山“染指”金融高层人事的反对声音不会小。

但是,更重要的原因,只怕是项俊波的盖子掀开后,当局发现问题比预想的严重很多,以致换人被暂时搁置。目前披露出来的,项俊波案就与三只重量级的金融大鳄吴小晖(邓小平外孙女婿)、肖建华、郭文贵有勾连,而这三人都或多或少有暗道通向“庆亲王”家的后花园。

当然,“难产”归难产,孩子总是要生出来的。除非当局想让保监会“绝后”,但毕竟“一行三会”(央行、银监、证监、保监)是同一个“金融蛋”孵出来的,目前还没有明显迹象表明,当局要把这只“金融蛋”彻底打破,重新换蛋,孵化个新东西出来。

责任编辑:朱颖

评论
2017-09-27 11:0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