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探寻

揭秘真实神行术 比《水浒》中神行太保还厉害

中国古代文化是半神文化,留下了无数现代科学难以解释的真实记载。图为章怀太子墓壁画。(公有领域)

【大纪元2017年09月29日讯】读过《水浒》的人都知道,梁山好汉之一的戴宗,一日能行八百里,号称“神行太保”。在小说里戴宗原是江州知府蔡九手下的两院押牢节级,人称戴院长。宋江被发配江州时与其相识,后被宋江提拔到“总探声息头领”的位置,排梁山好汉第二十位。公孙胜也说过:“山寨中亦有一个招贤飞报头领,唤作神行太保戴院长,日行八百里路。”

现在有人说戴宗是有特异功能的人,然而按小说中讲戴宗的神行术是要作法的,完事后还要以纸钱烧送。可见这应该是某种世间小道中的术类东西。《水浒》第52回中描述李逵分享戴宗的神行术,李逵的感受是:

“耳朵边有如风雨之声,两边房屋树木一似连排价倒了的,底下如云催雾趱。李逵怕将起来,几遍待要住,两条腿那里收拾得住,似有人在下面推的相似,不点地只管走去了。看见走到红日平西,肚里又饥又渴,越不能彀(gòu)住。惊得一身臭汗,气喘作一团。”

由此可知依靠这种法术,人的脚也要不停奔跑,只不过好像有人在推一样,有外来能量在起推动作用,并非自身具备的功能。

戴宗这个人物最精彩的部分,我认为不是他如何为上梁山为宋江效力,而是他最后上泰山修道。在征方腊凯旋后,戴宗官封兖州府(管辖泰山和曲阜)都统制,然而戴宗不留恋官场,他对宋江言道:“今情愿纳下官诰,要去泰安州岳庙里,陪堂求闲,过了此生,实为万幸。兄弟夜梦崔府君(冥府判官之一)勾唤,因此发了这片善心。”

宋江与戴宗。(公有领域)

宋江准了戴宗的请求。戴宗出家后,每日殷勤奉祀圣帝香火,虔诚无忽。后数月,一夕无恙,大笑而终。后来戴宗在岳庙里数次显灵,老百姓和庙里的和尚塑了戴宗神像于庙里。修成泰山山神的戴宗,后来还托梦给道君皇帝,诉说了宋江等人的枉死经历。

锦豹子小径逢戴宗。(公有领域)

戴宗出家修道时间不长,只有数月之久,然而却成为泰山山神,可见修道关键不在时间长短,而在于其是否虔诚信仰、是否精进修道,在于其心性如何。

明陈老莲《水浒叶子》之神行太保戴宗。(公有领域)

《水浒》中成神的人物不止戴宗一人,例如宋江被奸臣毒死后当了蓼儿洼土地神,张顺战死杭州后,显灵捉住了方天定,被封为“西湖龙王”、“金华太保”。鲁智深更是出家修佛而圆满。从梁山走向泰山是戴宗自己心态的升华与觉悟,也是《水浒》作者有神论观点的体现,更是古代普遍信佛通道、崇尚修炼、实践修炼的真实描写。

现在很多人站在无神论的观点,认为戴宗的神行术不过是作者在文艺上的虚构,实际生活中是不可能的。然而古籍中对于神行术是有确实记载的。

《三国志》记载,三国时期吴国学者兼官员的虞翻本是会稽太守王朗部下功曹,后投奔孙策,自此仕于东吴。他于儒家经学颇有造诣,尤其精通《易经》,能观天象,擅长推断祸福。关羽被击败后,孙权令其占卜,虞翻说:“不出二日,关羽必被杀头”,后果真如虞翻所说。然而虞翻却并非一文弱书生,他曾自云擅长用矛,而且日可步行三百里。

《梁高僧传》卷九记载,东晋僧人单道开,敦煌人,能背诵四十余万字的佛教经文。苦修佛法,不畏寒暑,昼夜不卧,一日能行七百里。寿百余岁,然其生卒年不详。

《隋书》记载,隋朝大将麦铁杖,勇猛而有膂力,能日行五百里,跑起来可以赶上奔马。《明史·程济传》说当时保护建文帝留下颇多传奇故事的程济“有道术”。明代张芹《备遗录》记载,程济任四川教谕时,常能一日之间从四川到当时的京城南京一个来回。

明代褚人获《坚瓠集》记载:“成化中,临清张成,以善走得名,日行五百里。上官命入京师,往返仅七日,善马弗能逮。足有七毫,每走势发,足不能住,抱树乃止。”

成化年间为公元1465至1487年。临清即今山东临清县,距北京近一千二百里,来回近二千四百里。张成日行五百里,故需五日时间走完来回之路程,另用两天办公事,则往返仅需七日,良马也赶不上他。他的脚上有七根毫毛,每次疾走时,停不下来,双手抱住树木才能止步。

明末清初的文坛领袖钱谦益是一位大诗人,家乡在江苏常熟。他有一首长诗描写邻县江阴的明末神行奇人、号为“玉川子”的顾大愚。这首诗的题目“玉川子歌·题玉川子画像”之后,详细介绍其人其事:

“玉川子,江阴顾大愚,道民也。深目戟髯,其状如羽人剑客。遇道人授神行法,一日夜行八百里。居杨舍市,去(离开)江阴六十里。人试之,与奔马并驰,玉川先至约十里许。任侠,喜施舍,好奇服。所至,儿童聚观。亦异人也。”

综上所述,可见《水浒》对戴宗神行术的描写是有现实依据的,神行术是真实存在于历史之中的。中国古代文化是半神文化,留下了无数现代科学难以解释的真实记载。只有认识到无神论的谎言,才能真正了解中国的传统文化,乃至人生和宇宙的真相。

——转自《正见新闻网》

责任编辑:苏明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