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史笔记(七)

作者:曾铮

奇普(Quipu或Khipu)是古代印加人的一种结绳记事的方法,用来计数或者记录历史。它是由许多颜色的绳结编成的,不同的绳结有不同的含义。(维基百科公共领域)

    人气: 147
【字号】    
   标签: tags: ,

人类所经历两个截然不同的过程

今天在阅读大纪元《【中国历史正述】创世记之五:五氏》中“结绳记事不简单”这一节时,突然有了一种以前不曾有过的体悟。

当然,首先从“结绳记事”本身来讲,以前真的会认为那是人类在还没有文字时的一种简单、“原始”的记录事件的方式。

然而,今天读到的这篇文章却谈到,“结绳记事不简单”,它是中华易学的“理、数、象”当中,对“‘数’的一种应用,将世间繁杂的事理在高层次中提炼出来,化为简单、抽象的‘数’,以绳结记录出来,所以说其包含的内涵与智慧可能是现代人从所谓‘进化’的谬误观念中去看,根本无法理解与企及的。”

文章也谈到,在创世之初的“五氏”时代,依然是人神共存,或半人半神的时代。“有巢氏”、“燧人氏”等,都是具有大神通的半神,他们以从上天带来的智慧和文明,教化地上的人类。

从这个角度看,人类从被造之初,到今天为止,实际上是经历了两个截然不同的过程。

第一个过程,是从被创造之初的一张“白纸”,到慢慢开始认识周围的世界和环境,锤炼理性、性格和智慧,学会在地球上生存,同时在神的指导和看护下,按神所撰写的“剧本”,一朝一代演绎着人类的历史,展现出对应着不同天国世界的文化和文明。

第二个过程,是与人类所生存的环境(或称宇宙)一起离“道”越来越远的过程。偏离了“道”的宇宙与人类,是在走向毁灭。

偏离“道”在人间的体现,一方面是人所具有的先天神通慢慢都失去了;一方面是人类越来越不能理解人类初始时期,神传给人的智慧和教化;再一方面是道德越来越堕落,离人“善”与“真”的初始越来越远,越来越不信神、不信神与人的联系,越来越异化,越来越相信物质而不相信精神与天国世界,越来越依赖于所谓物质与现代科技,越来越狂妄,越来越自认为了不起,越来越狭隘、越来越自我封闭,同时为人类制造出越来越多的人本身根本就解不开的“死结”与难题,最终更大踏步地走向自我毁灭……

到了今天,上述两个过程可能已经走到一个非常关键的交汇和转捩点上了。

神和创世主安排了第一个过程,就是为了在宇宙和人类走向坏灭的最后关头力挽狂澜,完成救赎;同时,在第二个过程中“随波逐流”走到今天的人类,能否避免走向“灭”,那很可能就取决于人还留有多少“善”与“真”的初心,能够在多大程度上接受并相信神以各种方式,一次次展现给人的真相和真理……

从这个角度讲,我个人认为,大纪元的《【中国历史正述】》系列非常宝贵,因为它从种种以前人们不曾想到过的角度提出并考察许多问题。正如我在之前的“读史笔记”中所说过的,要能看懂“历史”,才能把握当下和未来。@#

──转自作者博客

(点阅读史笔记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周易》所使用的思维方式、“计算方法”、语言、表达方式、对世界的理解、描述和预测,以及它背后的宇宙观及更深层次对宇宙、对人类的理解,跟从西方传来的实证科学完全不是一回事。
  • 武丁的王位传给了儿子祖庚,祖庚不几年就去世了,他的弟弟祖甲继位,祖甲没有管好自己,连累父亲创下的基业受损,《史记‧殷本纪》中说了原因:“帝甲淫乱,殷复衰。”帝甲的后几世乏善可陈,除了纪年,其它不见于史。
  • 一不小心就踩在帝王身上的殷墟,小屯村是它的中心,著名的商朝宫殿宗庙都在这里,1975年,中国的“农业学大寨”年代,这里的土地也要开荒造田。考古专家听说了这个消息,就抢在造田之前把村子西北的高岗地探查了一遍,结果就找到了殷墟唯一一个从未被盗过的商代大墓。
  • 对于“神话”,我们应该更加严肃地对待,因为它们很可能就是远古时期留下来的真实历史。
  • “敬天法祖”是商王最为重视的。武丁像他的先祖一样祭祀天地日月和祖先,并率领民众“事神”,虔诚恭敬地举行各种祭祀活动。
  • 不管是从人类已知的各种例证,还是从理性思考的角度来看,我想,任何一个拥有开放和理性思维的人,都不会狭隘到认为人类是茫茫宇宙中唯一拥有高级智慧的生命,也不会认为人类就一定不会走向毁灭。
  • 我们能否有机会冲破‘成、住、坏、灭’的轮回圏,跳出‘灭’的过往宿命而得以与天地同在,生生不息?
  • 文化的根本源头是天理至道,即神传。文化,是上天与神的系统安排与教化过程及其成就与展现。
  • 人类万古不变的浓烈的刻骨乡愁,其实是“被造就在我们每一个人的记忆深处”的,“那至高无上的天,才是我们的归宿。”
  • 上古所称“氏”,最早都是对神、半神降生人间的尊称,有半神的含义,比如伏羲氏、神农氏等。他们在人间的后代就以相应的“氏”传称,他们也就是最早的“贵族”。后来其他家族也纷纷效仿,以其相应的“氏”传称;到后来,与从母系传称的“姓”合为今天人们“姓氏”的最早来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