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曹律师专栏】曹祖芳谈案例(2)

人气: 12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7年09月08日讯】她和我女儿几乎是一样的年龄。长发,穿着与一般小女生差不多。她脸上的妆是刻意照着艺术和戏剧型所画的。她的爸妈坐在她旁边。当我面对他们坐下来的时候,我一直在想,这一定是另外一个盗窃案件,或者是与她的同学发生争执。所以,当她的父母告诉我,她犯了一级重案毒品罪时,可以想像我的惊讶。这位小女生在两年前已犯此罪行,并被定罪,而且判十年缓刑。但是,案子判决后,她因为违反了缓刑条件,现在面对撤除缓刑并面对监牢的判决。可要知道,一级重罪面对的是至少5年监禁到终身监禁的命运。当法律说“终身监禁”时,这意味着至少五十年。所以,不管如何,如果这个年轻女孩的缓刑被撤销,她将会在监狱里呆很长时间。

我很好奇地看着这个女孩。是什么原因会导致一个小女孩犯下如此严重的罪行,而且即将面临监禁?她又不是一位被家人遗弃的小孩,更不是出生于低贱或复杂的家庭,她的父母看起来都非常正常和有教养。我真是迫不及待地想听到这个女孩背后的故事。但是我失望了,他们没有满足我的好奇心。除了告诉我她沉迷于毒品之外,他们没有告诉我任何有关小女生的故事。他们要我帮忙她继续维持缓刑的判决,不要让她进监狱。

她的爸爸直视着我,说:“她不属于监狱的人,你同意,对吗?”我点了点头,表示完全同意。爸爸继续说:“我们该怎么做才能让她不要进监狱?”我脑子一转,立刻进入了专业思想和质询诉说。我开始自动化的列出所有我能想到的办法。当我绞尽脑汁把所有的策略和解决方案诉说完后,我意识到我说的话并没有打动女孩的父母。奇怪!

爸爸很有耐心的听完我说的话,开口说,“曹律师,不好意思,这不是我们第一次经过这个过程。”他顿了一下,看了看他的女儿。再转过来,他疲惫的眼睛看着我,眼神露出了一丝无奈。“我的女儿已经多次面临缓刑撤销。这次检察官已决定放弃给她机会,正在设法要把她关进监狱。”他看我脸上困惑的表情,接着又说:“我们之前聘了其他律师。你所提的方案,我们已经都使用过了,确实是都能够保持她的缓刑。但是,现在已没有律师愿意接这个案子了。我们希望你能帮忙。”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他们到我的办公室来。我不是他们第一选择的人选,而是他们最后的希望。我沉默了。原来,他们是想在我这里找到法律奇迹。罢了,现在不是我自嘲的时候。我能吗?我想了想,对他们笑笑说:“我相信我能帮的上忙。”

我告诉他们,现在唯一剩下的途径就是面对法官。其他律师不愿意继续代理他们的案子,是因为面对法官的方案是最不确定和不能掌控的途径。我说:“我们需要说服法官她不属于监狱的人。既然我们无法再说服检察官,我们只有想办法说服法官。法官是唯一能够推翻检察官建议的人。这必定是一个艰难的斗争。”他们说他们愿意配合,同意按照我的指示,尽量执行我给他们的任务。一切准备开始了!

经过一段漫长的时间,我们坐在法官面前的那一天终于来临了。那一天,法官把检察官和我叫到他的面前,问我们为何无法达成协议而要面对他。检察官和我简单的描述了我们之间的沟通过程和我们无法达成协议的原因。检察官坚持女孩必须进监狱,而我希望她能再继续缓刑。“她有多少次违规缓刑的行为?”法官问。当检察官列出次数后,法官转身对我说:“我记得这个女孩了。我记得她的案子。曹律师,你确定要面对我吗?在这个案子上,我比你清楚,而且我倾向于同意检察官的意见,她已经有多次机会,但是她从来没有成功。你现在面对的不止是一场艰苦上坡的路要说服我,而是一场几乎无胜算的战争。”我看着法官,心寒了一半,硬著头皮告诉法官∶“我的客户明白,并愿意面对后果。”法官看着我,叹了口气。“好吧,让我们开始吧。”我深吸了一口气,回到了座位,开始打这个官司。

我通过她的父亲,她的心理顾问,最后通过她,告诉法官一个悲伤的故事:一个无辜、年轻、充满生命力的女孩,在一年学校暑假时,她申请并被接受去某个学校做交换学生。她带着充满欢乐的心,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期待着学习吸取外面世界的经历。她的父母陪着她,送她到了这个陌生的外国,并将她安居在国际学校内。父母巡视完学校环境后,放心和满意的把他们的宝贝女儿留下。但是,当她父母离开后不久,女孩被引诱到老师的家中,被迫进入了老师家的地下室,一而再,再而三的被强暴凌辱。从那一天起,她被留在这地下室,无法寻求帮助。她的电话被监视,她的旅行是由老师陪同的,她的日常活动是由这位老师监督的。恶梦中的恶梦对她的打击几乎让她无勇气活下去。她唯一的逃脱并让她继续活着的方法,就是使用毒品。

当小女孩轻声的说出她的经历时,她哭了。除了她的心理顾问,她从来没有告诉任何人这个经历。这一天,她终于找到了勇气,首次向家人和法庭说出了这段藏在她心中的秘密。她一句一句的说,每一字都那么沉重,重的让整个法庭的人们都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屏住呼吸,深怕漏听了一个字。她的无助,她的每一个字都像刀一样不断的刺穿我的防御墙。我突然觉得,这个小女孩怎么那么像我自己的女儿?我的眼前已无法分辨她的脸和我女儿的面孔。小女孩的声音和表情,让我女儿的撒娇模样浮现在我的面前。我迷惑了。如果她是我的孩子,我到底是希望她结束她短短的人生?还是使用毒品继续活着?我是否能这么坚强的面对这样的经历?我是否能像她的父母一样,坚持他们的女儿是会好的,毒品是会戒掉的。这是我希望我女儿“活着”的办法吗?我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突然开始颤抖。脑子一片空白。

当我站起来要为这个案子做结论时,我开始啜泣。我试图通过我的破裂的声音想说出一些聪明的结论,可是我想不出能说什么。我忘了所有我准备的说材,只能低着头。我想,在我职业生涯中,这是我第一次觉得我是一个那么无用的律师。我的口才,我的职业道德,我的专业,都成了泡沫。我强迫我自己抬起头看着法官,他正在看着我,等著…我终于说:“法官,我没有什么可以说的。我只求您再给她一个机会。”我咬著嘴唇坐下。我痛恨我自己。无用的东西!

令人惊讶的是,法官转向我的客户说:“当我们开始这个审判时,我告诉你的律师,她面对的是一场艰苦上坡的路程来说服我同意你继续缓刑。我一直怀疑你的律师可以说服我让我能改变主意。我只想让你知道,你的律师做到了。她爬上一个艰难困境的山,克服了我的疑虑。我相信监狱不是你该去的地方。你需要继续努力,在缓刑期间,希望你能与毒瘾继续作战。祝你好运。”说完,他起身离开了。留下我和我的客户坐在那里流泪。

【曹祖芳律师是德州及华盛顿州执照律师、美国移民律师协会会员、北德州及东德州联邦法庭起诉律师,前柯林郡刑事检察官(迄今唯一曾受聘的华裔律师);具有25年丰富经验,八年内受理数千件刑事和民事案件,其中出庭辩护数百件由陪审团及法官审判的诉讼案件;曹律师能说、读、写流利和无口音的英语和汉语。曹律师将为您提供有关法律常识。联系资讯:电话:972-964-8366,电邮:mariatuattorney@yahoo.com,网址:www.mariatulawoffices.com,地址:6200 Chase Oak Blvd., Suite 102, Plano, TX 75023。】

责任编辑:李元

评论
2017-09-08 11:3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