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林古寺】之九:少林浩劫 何寻古风

作者:皇甫容

少林古寺。(权纪恩/大纪元制图)

    人气: 2168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9月08日讯】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回溯前朝过往,少林寺作为禅宗祖庭和少林武功的发祥地,受到历代皇帝的保护。王室皇族对少林的扶持远远超过普通意义上的行道礼佛。

隋文帝恩赐少林寺百顷土地作为供养;唐太宗封少林寺僧昙宗为大将军僧,唐高宗、玄宗御笔墨宝赠赐少林;宋朝帝王倡导禅宗,名流雅士为少林题词歌咏;元朝皇帝为禅僧封官赐爵,数次下旨禁止任何人侵扰破坏少林寺;大明王子到少林出家,少林武僧则以武功平乱护国;大清帝王御驾亲至嵩少,“龙庭”美誉由此而来。

少林寺,历经风雨一路走来,有起有落,有兴有衰,颇为波澜壮阔。不过,更为惊心动魄的是,在中国的剧变之下,少林寺也面临着巨大的挑战。

军阀混战 少林

一般认为,少林寺衰败始于1928年。军阀混战期间,冯玉祥部下石友三火烧少林,摧毁了寺院中大量的文物和建筑。经过这场大火,少林寺走向败落。不过在民国时期,少林寺还是有二百多僧人,以及一千三百七十多亩田产。少林僧人依然保持着参禅习武的风尚。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豫西九县成立“少林武术救国会”,登封、偃师、临汝、巩县等县有上万人参加,少林武功在当时广为普及。民国时期,社会上出现整理和出版少林武术技法的热潮。据不完全统计,从1911年至1945年,出版了40多种和少林武术有关的书籍。中央国术馆刚刚成立时,开设的课程就包括少林武功。国难当头之时,推广少林武术的各种组织,数不胜数。

历经石友三的那一把大火后,少林寺在信仰的支撑下,它的文化和精神,仍然在不断的延续著,而且有能力通过时间来弥合创伤。那么,究竟从何时起,少林寺失去了往日的圣洁?

中共窃 红祸泛滥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蒋介石领导的国民政府取得抗日战争的胜利。但是,作为战胜国之一,中国的利益却被列强忽视。在外部力量的冲击下,为复兴中华,许多志士展开救亡图存的运动。此时,一直在欧洲飘荡的共产主义幽灵趁机入侵,在中国发动极端革命,共产主义红祸从此肆虐中华大地。中共于1949年窃权后,全面、系统的摧毁中华传统文化。在文化的浩劫中,少林寺遭到灭顶之灾。

中国历史上出现过“三武一宗”的法难。“三武一宗”是指北魏太武帝、北周武帝、唐武宗和后周世宗。这四位皇帝都下诏铲除佛教,摧毁寺院,迫害僧侣。但是,这四次法难并没有从根本上铲除佛道信仰。北魏太武帝和唐武宗是兴道教而灭佛教;北周武帝是佛道二教一起灭,惟尊儒教;周世宗柴荣毁佛的原因,仅仅是为了用佛像铸钱,并未触及儒、道二教。

这四次法难的平均时间都很短暂,而且新王在登基后,又撤掉了禁佛诏,立即恢复正教信仰。皇族躬身垂范天下,带领子民继续崇佛慕道的信仰之路。历朝王室对佛道两家的支持,成为国朝信仰文化的领军。因此,国人的信仰实际上并未被彻底摧毁过。

相比较“三武一宗”法难,中共对信仰文化的摧毁,来的最彻底、最系统。

中国传统文化的精华是以释儒道理念为根本,包含有神论和天命论。而中共的斗争哲学建立在无神论基础上,因此承认有神论等于是公开挑战中共的合法性。中共首先摧毁释儒道的信仰理念,就是为了用“假、恶、斗”的党文化替代中国的传统文化,用党性取代人性。于是,中共三教齐灭,灭掉宗教后,还要把共产主义的无神论思想,经过多重包装后移植到佛院和道观,并从根本上彻底的异化和铲除国人对正教的信仰。由此,少林寺面临史上最黑暗的一页。

中共统战 败坏信仰

2500年前,释迦牟尼住世时,曾经预言在他涅槃以后,将有魔王转生成和尚、尼姑与男女居士坏乱佛法。虽然世人无从考证释迦佛所指,不过中共对佛教的破坏确实是从“统战”一些出家人开始的。

中共数典忘祖,坚持走马列路线,执意做马列子孙。1952年,“中国佛教协会”在北京成立,中共立即派人出席成立大会并进行统战。

佛教协会在其发起书中公开表示,僧尼要“在人民政府领导下”,也就是要在共产党“无神论”的领导下开展佛教工作。与会中,有人提出应该全部废除佛教的清规戒律,更有人主张“信教自由,僧娶尼嫁,饮酒食肉,也都应当自由,谁也不能管。”

佛教协会还表示,要积极参加共产党的社会建设,贯彻政府政策等等,完全成为一个世俗化的组织。或者更确切的说,那便有如共产党在佛门设立的一个分部了。于是,“无法(发)无天”的政治和尚应劫而生。而真正持戒修行的僧人却被扣上反革命分子的帽子,在“纯净佛道教队伍”的革命口号下被监禁、劳改、乃至处死。那些政治和尚从内部破坏佛教信仰,歪曲佛经,为杀人如麻的中共寻找开脱的依据。佛教戒杀,中共“镇反”时杀人如麻,政治和尚居然编造出“杀反革命是更大的慈悲”的说法。在“抗美援朝”期间,甚至直接把僧人送上前线去杀人。

中共与政治和尚里应外合,没收寺院庙产,以强化洗脑的方式,强迫僧尼学习马克思主义,参加社会主义建设。天下佛门寺院,都成为共产党管辖的一部分,少林寺也不例外。民国时期,少林寺有僧众二百多人及一千三百七十多亩田产。然而在“土改”中,少林寺田产被抢占,僧人被迫还俗。到上世纪80年代,也就是释永信初到少林之时,少林寺只剩下28亩薄田和十几个僧人。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1966年至1976年,在十年“文化大革命”中,少林寺再次受到冲击。从1966年8月开始,红卫兵高喊“打倒一切!”、“砸烂旧世界”,在无知和狂妄中,“破四旧”的烈火烧遍中华大地。寺院、道观、佛像、名胜古迹、字画、古玩等珍贵文化遗产被视为“封、资、修”产物,遭到红卫兵的肆意破坏。上百名红卫兵扫荡少林寺,扬言要炸毁寺中的佛像、殿堂和碑碣。当时,僧人释行正抱着誓与佛院同归于尽的决心,才保住了千佛殿明代毗卢遮那大佛像和少林寺塔林。“新中国”三教齐灭,少林寺庙产被抢占,又发生三年大饥荒,少林僧人只好赶骡贩煤,挣钱换粮,养活自己。

十年文革,革除的是中国文化的命脉。“革命”持续的时日之久,深度之深,范围之广,回想起来,至今令人不寒而栗。经过了惨烈的文化浩劫,少林寺的名号虽然还在,但已被中共扭曲得面目全非。

末法 清修难寻

佛经中记载,释迦牟尼曾预言说:“在我涅槃以后,未来我的法将要灭尽时,当五戒都不能遵守的污浊之世,魔道将会日益兴盛。魔子魔孙会穿上袈裟进入佛门,败坏我的法。”他指出,末法时期败坏佛门的僧众,会饮酒吃肉,杀生贪婪,由于没有慈悲心,彼此会因钱财利益,互相憎恨妒嫉。

这些假和尚,虽然身披袈裟,口念经文,却在背地里干着淫乱敛财的勾当。而且,他们在妒嫉心的驱使下,会毁谤善良的人,驱赶真正修行的人,使真修者在寺院中难以度日。

一名和尚在少林寺大殿内大剌剌地讲着手机。(Getty Images)
一名和尚在少林寺大殿内大剌剌地讲着手机。(Getty Images)

今日,少林寺早已不见虔诚向佛的清静庄严,却只有乌烟瘴气的一片乱象。假和尚们聚财敛权、包养情妇、嫖娼、贪污善款的劣迹丑行屡见报端。释永信无才无德,不禅不武,以欺骗手段获得方丈职位,将千年古刹改为经商的运营中心,这正是末法时期乱象之一。那些怀有真正少林武功和文化的良善僧人,却被释永信赶出少林。释永信驱赶年迈的少林和尚素喜时,供认不讳地说:“这一招是跟共产党学的!”

《西游记》里有一处讲到,观音院发生大火,禅院的僧人不是急着去抢救佛像经卷,而是急着去灰烬中争抢黄金白银。观音院的老和尚不在修心上下功夫,而是“用心”收藏了七八百件袈裟。在宝林寺中,唐僧师徒看到有的僧人穿着袈裟,有的穿直裰,贫穷的僧人却连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在吴承恩架构的世界中,如果僧众不能守戒真修,寺院也会失去庄严肃穆,沦为贫富悬殊的小社会。

释迦佛的预言,以及西游故事中的僧人表现,都在现实社会中上演着,也在现代少林寺中发生著。少林寺乱象,是中共系统的摧毁中华文化的冰山一角,也是文化浩劫延续至今的一个缩影。

如今的少林,“鸣钟生道心,暮鹤空云烟”的空灵消失了;驾鹤乘云的逍遥也被浓厚的商业气息所取代。在世人心中,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的清雅,已经成为遥远的记忆。何日,少林寺能够再现“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的悠然清宁,重归参禅悟道的庄严神圣?这也许是世人心中的又一个“天问”。

参考资料:

1.《九评共产党》之六 “评中国共产党破坏民族文化”,大纪元新闻网,2005年4月
2.《少林寺志》(清)叶封、焦钦宠 原辑
3.《破四旧—几多文物付之一炬》丁抒,大纪元新闻网,2003年1月17日
4.《文革法难反思》,谢志斌,“纪念辛亥百年 反思世纪佛教” 百年佛教学术座谈会,2011年10月10日
5.《少林访古》,温玉成,百花文艺出版社出版,1999年
6.《中共打压宗教的理论与实践》,百志,看中国,2003年4月22日
7.《大藏经》第13卷之《佛说法灭尽经》#

(大纪元原创作品 请勿侵权)

责任编辑:张宪义、李京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宋朝历经繁华,国运走向衰微。此时,天命转向女真,少林也随之迎来新的国主。缔下“明昌之治”的金章宗,就曾尊称一位僧人为“红蓼花”。宋金兵祸之后,少林陷入凋敝。正是得益于金国的游龙,少林才得以重振山门。
  • 宋朝文士登临嵩山,游览少林,但见巍巍碑碣旌表天地,又感炯炯慈光遍照古今。士人于山林之中,听闻晨钟暮鼓。悠然间,仿佛亲见千佛朝宗、少林武功天下独步。置身此情此景,那些厌倦纷争的名流士子,达官显贵也幸得上天垂顾,以慧眼静观大千,于松涛之间静听普世的宏伟纶音。
  • 少林自北魏开山之后,步入繁华富庶的隋唐。盛世天朝的光辉,映衬著帝王将相、名流雅士的超然胸怀。行道宴坐桂月之下,花发钟鸣相伴缤纷,犹如行云流水的悠远空灵,也正从隋唐士庶的身上,悄然散出。
  • 嵩山,峰峦叠嶂,峻极于天。它东临七代京都开封,西与九朝古都洛阳为邻,犹如巨龙横卧神州,雄峙中原。自古以来,嵩山就被认为是僧道修行,触机悟道的圣地,也是历代帝王封天祭地,承天受命的中心。
  • 释永信,安徽人,名刘应成,小学二年级文化,来到河南少林,以摆摊卖老鼠药为生。因生活所迫,不久出家,拜双眼失明的行正法师为师。后因泼皮无赖,被行正法师赶出师门。
  • 近来因为商业化行径不断倍惹争议的少林寺再出新招,为其少林下院河南新密超化寺大雄宝殿捐资一百万元人民币以上者,邀请为该寺中兴护法,并赠《少林武功医宗秘笈》、少林开光镇宅宝剑等。
  • 【大纪元9月1日讯】河南嵩山少林寺打破佛门清净地戒律,投资3.5亿人民币在少林古寺畔打造“禅宗休区”,其中近1亿元用于作《禅宗少林.音乐大典》,并邀得奥斯卡音乐奖得主谭盾和著名舞蹈家黄豆豆。清修的佛门境地被逐渐沦为赚钱的场所,消息一出来即引起大陆民众的多方争论,少林方丈释永信被称作“少林CEO”,也有人指责释永信贩卖少林文化。
  • 大纪元4月8日讯】(中央社台北八日电)始建于北魏时期,距今已有一千五百多年历史的河南嵩山少林寺,随电影崇尚少林功夫的影响,到嵩山少林寺旅游人数最多时达两百五十多万人次,少林寺周围开始聚集越来越多的商户,人工化、商业化、城市化,正给这座千年古刹带来巨大冲击。新华社今天报导,为减少现代商业与人工带给少林寺过多的冲击,河南官方宣称,将迁移或拆除少林寺附近两个村庄五百多家农户、十多所武术学校、三百多家店铺和十多家企业机构,涉及人口两万三千多人,但实际成效如何,仍有待观察。(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