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年前 两名法轮功学员被成都女监迫害死

中共酷刑迫害示意图:冷水浇。(明慧网)

人气: 105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1月01日讯】成都两名法轮功学员严红梅胡霞,于2017年12月在成都女子监狱先后被迫害致死

根据明慧网报导的案例统计,仅在2017年至少有35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其中严红梅胡霞是至今最新报导的致死案例。

据不完全统计,2007年至2017年6月,成都女子监狱前后共关押了109名法轮功学员,其中年龄最大的是遂宁市大英县的胡延顺,76岁;被判最长刑期的是乐山市的罗芳和西昌市的高德玉,十二年。法轮功学员祝艺芳、陈世康、黎孟书、李玉华、何朝芬在女监被迫害致奄奄一息,回家后不久含冤离世。

严红梅被迫害病重 狱方至死不放人

严红梅于2017年12月28日上午10点45分在成都女监被迫害致死。家人接到通知,让到金堂殡仪馆去。狱方直接火化了她的遗体,让其家属带走骨灰。

12月25日,严红梅的家人到金堂监狱201医院见到她时,她已全身浮肿,监狱不给办保外就医,拒绝放人。“理由”是她居住的成都市金牛区沙河源街道泉水社区以及其户口所在地成都市金牛区天回镇街道大湾社区拒绝接受她,称她是政治犯,比杀人还严重。

监狱医院称,严红梅死了也只能在监狱就地火化,不能把尸体拉走。

严红梅曾是成都市天回第二实验小学的美术教师,因在课堂上给学生讲述法轮功真相、播放《九评》光盘,被学生家长诬告。

2014年8月4日,天回镇派出所及专案组人员到严红梅家将其绑架,并抢劫走她的一些关于法轮功的真相资料等。

报导说,金牛区国保人员为了凑“证据”,将严红梅的学生找来,一个一个挨个询问,让七八岁的孩子指认自己喜爱的老师有罪。

孩子们一个个被国保问话,做笔录、签字、画押,而并不清楚他们自己在干什么。法律规定,未成年人不能作为证人提供证词。如果有特殊情况必须要未成年人作证,必须有他们的监护人在场。

2015年3月7日,金牛区法院对严红梅非法庭审,法官王萍(女)于3月11日宣布对她判刑4年。严红梅不服,于3月14日提交了上诉状。

她的二审辩护律师多次到成都中院要求阅卷,却被告知没有这个案子。当律师再次询问时,中院说再查一下,就没有音讯了。律师事后才得知,中院已宣判该案结案。

严红梅在1999年之前就开始修炼法轮功了,但在中共于1999年7月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后,严红梅停止了修炼法轮功。2011年左右,她重新走入修炼。她与丈夫感情很好,但丈夫迫于压力于2012年左右与她离婚;离婚后,前夫仍到监狱去看她。

严红梅被非法关押在成都龙泉女子监狱,在那儿她遭受到严重的迫害。

据明慧网报导,成都女子监狱的前身叫川西女子监狱,后改名为成都滨江监狱,2007年更名为成都女子监狱。2003年5月,从雅安市芦山县洪雅苗溪劳改农场搬迁至成都市龙泉驿区洪安镇龙洪路200号。

该监狱是四川省关押迫害女性法轮功学员的黑窝,对法轮功学员实施毒打、电击、吊铐、背铐、布带捆绑、野蛮灌食、药物迫害、针刺、撞墙、关禁闭、冷冻、曝晒、罚站、罚坐军姿、强制验血、剥夺探视权及生活虐待等等折磨。

一次,严红梅在车间炼功,被人发现,警察知道后,就把她捆绑起来迫害;不准她洗澡,警察田丽发现她洗澡,马上将洗澡盆踢得很远。监狱里的奴工劳动任务很重,早上7点半出工,晚上7点收工;完不成任务,就遭体罚至9点半、10点半、11点半,具体时间警察说了算。

严红梅被迫害得身患癌症,于2017年9月2日住进监狱医院(地址在金堂监狱201医院)。家属要求给她办保外就医,狱方称:严红梅父母居住地(洞子口168号源上金府 3栋2单元405)的社区不接收她,后又联系严红梅父母户口居住地(天回镇大湾社区六组),也不接收。

严红梅在监狱里抵制所谓的放弃修炼法轮功的“转化”。在她病情严重的情况下,仍拒绝让她保外就医,导致她12月28日在监狱中离世。

羊马镇胡霞遭酷刑迫害致死

四川省崇州市羊马镇法轮功学员胡霞,55岁左右,于2017年12月19日早晨5点被成都女子监狱迫害致死。据悉,她的遗体已经被火化,其女儿去拿回了骨灰盒。

胡霞于1998年5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的原则严格要求自己,处处为别人着想,身体的多种疾病不翼而飞。她勤持家务,悉心照顾丈夫、女儿,自己还开了一个门市,生意做得红火。

由于中共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导致胡霞的亲人反目,家庭破碎。胡霞一个人过着清苦的生活。然而,崇州市羊马镇政府、派出所、社区、新津洗脑班仍不放过她,不但多次到她的住处骚扰、威胁,还对她录像,而且还将其前夫叫来,威胁、殴打她。

2015年7月18日,胡霞被崇州市羊马镇派出所从自家开的铺面里绑架走。她的一台打印机、一台电脑、法轮功的书籍和真相资料等被非法抄走。

2016年3月21日,她被崇州市法院非法庭审。

5月左右,她被劫持到四川成都龙泉女子监狱。她不为高压、恐吓所动,拒绝在“四书”(被逼迫声明不修炼法轮功的所谓“保证书”、“悔过书”等)上签字。

杀人犯、牢头姜利(音)在恶警指使下,命几个在押的刑事犯抓住胡霞的头发、胳膊,把她往盛满水的大塑料桶里按,闷她;然后将她推倒在厕所里殴打(那时厕所里还没有安上摄像头)。

中共酷刑迫害示意图:水缸闷水。(明慧网)

胡霞全身是伤,被打得不能站立,姜利还照她的腿一阵猛踢。胡霞高喊“法轮大法好!”,姜利与在场的其他犯人就用内裤野蛮地塞进她的嘴里,胡霞的门牙被弄掉一颗。

然后,胡霞被拖到监室门口淋水,从头淋到脚,全身湿透,等她的衣服稍干又淋。5月份天气还很凉,湿淋淋的胡霞被强迫坐在四楼过道当风处的小凳上,挨冷受冻。

2017年2月10日左右,胡霞抵制参加每周的集体洗脑,拒写揭批法轮功的文章。监室的在押犯奉命找她的茬,狱警冲进监室大嚷:“马上报材料,加刑。”

胡霞被弄到办公室铐在没人看得见的窗户护栏上,外面有人听到里面发出噼噼叭叭的打人声。随后,胡霞被弄到六楼严管区遭受折磨。

二监区六楼是严管区,是专门折磨法轮功学员的地方,被关在这里的人遭受什么样的折磨,很难有人知道。

后来,胡霞被转到六监区,躺着不能动弹。有曾接近过她的人悄悄透露说,她身上穿的那件黑色毛衣的领口、胸口全是血。她的小臂、手背上被挠出很多的血痕。

不知胡霞是否被注射了毒物。二监区一狱警曾威胁一名法轮功学员说:“不‘转化’,硬是要给你打不明药物的哟,你考虑一下吧。”

再后来,有人到医院里去,看见胡霞躺着,戴着眼罩。2017年12月19,她在龙泉医院离世。#

文字整理:李洁思,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8-01-02 1:0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