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台湾亲共建商碧云禅寺升五星旗 遭国安锁定

人气: 6259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1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吴旻洲台湾台北报导)台湾彰化县二水乡原碧云禅寺因产权纠纷,被亲共建商魏明仁改造为“中国共产党社会主义基地”,今年元旦还举行中共五星旗升旗典礼,但规模较往年大幅缩水,不仅参加人员非常零星,还有台湾国安单位人员在场搜证。

彰化县长魏明谷批评,此举是认贼作父,把佛寺作为政治用途,他实在不屑一顾。

碧云禅寺近年因工程债务纠纷闹上法院,最后遭法拍,由建商魏明仁取得所有权。2016年10月1日魏明仁首次举行升中共五星旗及中共党旗, 2017年1月1日再度升五星旗,事前宣称会有上千人参与,但结果只来百余人。今年举办的规模与参与人数更是大幅减少。

据《自由时报》报导,今年元旦升旗典礼会场外来了多位国安人员,其中一名干部说,魏明仁霸占庙产、官司缠身,却跑去中国找“护身符”,自我吹捧个人在台的影响力,现在牛皮吹破了,统战价值没了,连中共高层都不想理他,但他藉由脸书直播升国旗,“自表”效忠北京政权,仍可向中共对台统战单位领取“作业费”。

该名干部表示,他们担心有些退休的军职或公务人员,为了到对岸寻找“事业第二春”,因此到这里“通通气”,因此还是得针对参加的人员有基本的掌握。◇#

责任编辑:尚琳

台湾人为何要求禁止公开悬挂五星旗

在回顾中国两岸对悬挂旗帜的历史沿袭以及规定后,可以更加清楚为何台湾民众呼吁“禁止公开悬挂中共(国)五星旗”。(台湾公共政策网路截图)

【大纪元2017年10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陈汉采访报导)台湾网民通过政府平台提议“禁止公开悬挂中共五星旗”一事仍在发酵,台湾陆委会主委表示这存在法律与实质两方面问题。台湾言论自由受《宪法》保护,但也要看到民众对大陆对台外交、军事打压政策上的民意。

9月底,台湾网民马克在国发会公共政策平台上提议,“禁止中共五星旗在台湾公开悬挂、展示、陈列出现”。截至10月22日,超过5,000人连署过关,要求相关单位必须在12月22日前做出回应。

提案网民指,台湾和中共一直是敌对关系,中共不承认、不接受台湾是主权独立国家,也不放弃分化、分裂台湾,一心只想统一台湾。台湾面对中共文攻武吓却没积极作为,这十年来中共对台湾动作频频,五星旗在台湾越来越常见,而台湾人民对五星旗没有危机意识,因此提议增设《刑法》条文“分裂国土外患内乱罪,禁止中国五星旗在台湾公开悬挂、展示、陈列出现”。

10月25日,台湾陆委会主委张小月在被问到是否中华民国国旗不能在大陆悬挂,但台湾却可以悬挂五星旗,是否对等时,她回答说:“没有办法(在大陆悬挂),并没有对等。”

张小月表示,国旗问题存在法律以及实质上两个方面问题。台湾是法制社会,言论自由受《宪法》保障,不过也要看到另一面,中共对台湾在外交上的打压、军事上以军机绕台,所以民众才对在台湾悬挂中共旗帜存在相当(大的)疑虑。

其实回顾两岸对悬挂旗帜的历史沿袭以及相关规定,可以更清楚中共究竟在台湾都做了什么,以及为何台湾民众提出禁止公开悬挂五星旗。

大陆女子悬挂台湾旗 当天就被要求撤下

2016年,大陆讨薪女王传英受五星旗在台湾地区悬挂的启发,在自家楼上悬挂中华民国国旗以及美利坚共和国国旗。不过才挂出第一天,辖区派出所警察就自动上门,称这是违法行为,要求撤下。

日前,大纪元再次致电王传英,她回忆说:“我当时要求,如果说挂台湾国旗是违法,你拿出法律依据来,他们当时也没拿出来,就是不讲理。”

此后很多人给她施压,要求她把旗子撤下来。“我当时是没摘(旗),过了两天还是三天,来了各方面的压力,所以(我)就摘了”。

王传英夫妇在2011年与青岛新业房地产公司签订挖掘土石方与平整土地工程,同年遭甲方恶意撕毁合同,并拖欠完工工程款逾500万元。在历经多年的沟通和抗争后,非但未解决问题,反而遭遇当地警方不法对待,受到严密监控。

“我现在各方面都不方便直说,被警察控制在家,还有17岁的孩子也受到自由控制。” 她告诉记者,“我们现在几乎就是各个通道都看不到外面,没法看到外面,不知道情况。”

根据大陆搜索引擎百度的信息显示,中国大陆境内不承认“中华民国国旗”,既不承认其为“外国国旗”,也不称其为“地区性旗帜”。

除博物馆、历史展览厅外,大陆境内不可悬挂中华民国国旗。如果悬挂,情节较轻者,由公安机关处以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条例》处罚;情节严重者,由公安机关依照《刑法》处罚,最重以煽动组织叛乱罪论处。

台湾士林北投区市议员参选人王奕凯表示:“中共不承认中华民国的存在,因为他们知道中华民国存在对他们现在是一个最大的威胁。”他认为,对中共来说,有些不认同它们统治的人,有可能改为承认中华民国存在跟认同中华民国的民主发展,所以中共才急于打压他们。

五星旗在台湾的争议与渗透

1949年,国民党从大陆迁到台湾,开始使用中华民国国旗(青天白日满地红旗),当时有规定不得主张台独与共产党,会被判违法,乃至可能会判无期徒刑或死刑。

后来因为台湾逐渐开放言论自由以及民主化进程,在中共伺机统战、内部渗透下,这一规定慢慢被稀释,而台湾民众对“两岸独立的政治立场”也变得越来越淡薄。

刚开始是20世纪70年代“保钓运动”的外省人和本省人第二代子弟(注:当时担任中共对台小组组长的邓颖超,曾在北京亲自接见部分美籍台湾“保钓”人士),以及从中国大陆移民过来的陆配、依亲人士,因各种动机公开悬挂五星旗;到后面,在中共“十一”或台湾光复节,公开挂五星旗上街游行。

而台湾亲共团体中华爱国同心会更是在台北101等公众场合长期挥舞五星旗,攻击和骚扰遵纪守法的法轮功学员。2017年10月1日,中华统一促进会成员在张安乐的带领下身穿五星旗上衣,上衣并标示“我的国旗”,在台北街头游行示众,用行动赤裸裸地宣示效忠中共。

台湾陆委会主委张小月形容中共对台政策就是“温水煮青蛙”。但是从2014年的“太阳花学运”到2017年的台大《中国新歌声》溅血事件,再加上台一男子欲升五星旗、砍伤总统府前宪兵,台湾民众在目睹台湾被渗透的事实后,反而对中共五星旗提高了警惕与担忧。

网民表示:“台湾不应纵容一个反民主独裁专制国家(在这)宣扬其意志,应当明确立法建立民主防卫机制以维台湾民主自由发展。”

亦有网民指,除两岸处理(旗帜)不对等外,“在台湾挥舞五星旗更是利用言论自由,来行滥用、打压言论自由的行为,而反对五星旗在台湾悬挂并没有侵犯言论自由”。

王奕凯表示,有读到大陆网民的一些威胁性言论,但他希望大陆网民能够理解台湾为什么会有今天这样的提案并且被闯关通过,要求政府机构正式回应。“原因不是台湾民众要刻意引起对立,或者是刻意抵制中国,而是因为中共对台湾的打压而引起大家不满。”

“反过来讲,我觉得大陆民众应该了解中共政府的做法对促进两岸和平没有帮助,中共政府本身应该要反省。”

大陆的中国问题观察人士吕千荣对此也表示赞同,他说:“民主国家(或地区)应当对中共的渗透手段引起重视,不能让流氓用流氓手段来占民主法治社会的便宜,更不能让邪恶抢劫正义。”

他举例说,2015年乌克兰议会就通过立法,禁止共产党和纳粹的标记及其思想和宣传,其中就包括前苏联时期的国旗,也许可以给台湾一个参照。#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