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大典(1)

作者:王力雄

监控。 (Getty Images)

    人气: 1544
【字号】    
   标签: tags: , , ,

*鞋联网

*1

元旦傍晚,纷纷撒撒的细小雪花在笼罩北京的重霾中飞舞。世界好似变成一团混沌。李博把女儿送去岳父母那过夜,回家第一件事是洗手。

这是妻子伊好立下的规矩,洗手前不许接触任何东西。遵循医护人员的六步法,每个手指、包括指甲缝都洗到,再用紫外线灯照射烘干。从确定女儿对流感病毒有特殊敏感后,这规矩已实行数年,成了全家的本能。搞得李博若是没洗手便会觉得手上戴着一层病毒手套,用北京话说——硌应。

元旦本是法定假日,今年不一样,公务员全被要求上班。伊好是北京市疾控中心总防疫师,不但白天要去,晚上也得在单位值班。李博是国家安全委员会信息中心的系统师,技术人员比有官职的松一些,单位同意他白天在家陪孩子,晚上值夜班。

刚满四十岁的李博身高一米八一,是那种怎么也不会胖的体型,如果姿态挺拔,衣着讲究,应该能够挺有范。但是长年坐着用键盘使他习惯含胸驼背,看上去比实际身高矮一截。离开老家二十多年,要不是伊好给他选的意大利眼镜提点气,总体还看得出乡村出身的影子。

只上过初中的父亲后来说过,给他取名“博”是错把“搏斗”的“搏”当成了“博”,取意穷人家的孩子得靠拚搏出头。后来发现“博”也没错,甚至可以当成预言——李博从乡村一路读书到北京,读出了奈米材料学和资讯工程学双博士。

为了防止女儿感染病毒,伊好不让家里用拖鞋。拖鞋会藏污纳垢,不如随时可洗的袜子干净。这深合李博意,但没说出他的赞同除了因为干净还有一个秘密。除了项目运行人员,李博相信知道这秘密的人不超过两位数——近年出厂的国产鞋,包括拖鞋和正规渠道进口的外国鞋,都被加上了SID。因此每双鞋,不,是每只鞋,都可以被混在手机网络中的射频辨识和追踪。

这个系统被称作鞋联网,照理说没有多新鲜,不过是炒作了几十年的物联网用在鞋上。物联网认为给物品加上射频识别标签,能在管理、计划、资源配置等方面广为应用,前途无限。但首先搞出的鞋联网却不是为了那些用途,而是当做国家安全机密。李博从项目初创就是技术骨干,已经搞了好几年,没向伊好透露过一个字。

李博在其中负责SID。那是一种特殊的奈米材料,在鞋的任何部位形成闭环,就能自发形成可被远程激活的射频识别标签,是鞋联网的基础。芸芸众生不在意,李博心里却清楚,有SID的鞋相当于贴身告密者,随时发送主人的信息,除了所在位置和逗留时间,还能看出移动线路,坐车还是走路,跟谁在一起⋯⋯即使人在家,只要穿拖鞋,怎么活动,在哪个房间待多久,用多长时间在马桶上憋大便,夫妻一块睡还是分房睡⋯⋯鞋联网都能掌握。鞋联网自动地终日跟踪每双鞋的SID,实时记录所有的数据存档,需要时便可以调出进行追查,人等于处于全天候监控中。

以李博的技术权限,让自己和家人的鞋不被鞋联网追踪很简单,但那岂不是自找麻烦?自己监视他人也一定有他人监视自己,私下做手脚会被认为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惹出更多麻烦。他因此什么都不做,就像跟自己没关系。至少伊好不让在家里穿拖鞋,鞋联网只能看到脱下的鞋在门口,家里的活动是空白。

不到四点, 更浓重,窗外光线已似入夜。调试鞋联网期间他常上夜班,鞋联网算法按以往记录会推断他在家睡觉。李博遵照女儿叮嘱撒了鱼食。女儿一直希望有只大狗,再不济也有只小猫,但是她对病毒的脆弱,令伊好坚决不允许。为了安慰女儿,给她养了这缸金鱼。玻璃墙似的鱼缸横在客厅与起居室间,水底灯照亮,空气循环泵日夜不停地送出上行水泡。

十数只金鱼养了几年,都像是上了岁数,总是不慌不忙,只有撒进鱼食时稍显活力。

李博有时私下猜想,是不是伊好以往在实验室遭到过病毒入侵,虽然她自己没事,却影响了女儿的基因?女儿从出生就受病毒困扰,特别容易感冒发热,打了多种疫苗,做了形形色色治疗,长期用药使药效衰减,每次再被病毒感染就更难治好。

现在,别的孩子无大碍的普通感冒对女儿都可能有致命威胁。这成了全家噩梦,生活的很多内容都围绕着防范女儿传染流感。连岳丈二老也时刻向伊好了解流感趋势,快成了业余专家。流感年年都有,这次来得早。广东一入冬就出现流感蔓延的苗头。多数人对此不知道也不在意,伊好却非常清楚。她的工作就是观测病毒传播演变,预测疫情,向决策部门预警及制定防控方案。岳丈二老退休前是中国驻捷克使馆的工作人员,捷克经济困难时,在布拉格郊区便宜地买了一栋乡间别墅,每年春天去住几月。

今年他们决定过了中国新年就带外孙女去布拉格,一是身边需要有个开心果,更主要的是让外孙女躲流感。

借着鱼缸的斑驳光亮,李博从壁柜底部摸出麻绳缠绕的布包。是双老布鞋,上大学离家前姥姥给做的。厚厚鞋底被手搓麻线纳得密密。每个线脚都使劲勒到深处,不会与地面直接相磨。当时他已经知道不会再穿这种鞋,要不是念著姥姥的心意早扔了。二十多年跟着他搬来搬去,一直当累赘,直到有了鞋联网,发现还有用。

他总共没用过几次,仅为平衡不喜欢被窥探的心理不值得磨损姥姥的鞋。姥姥去世后这鞋成了绝版。从乡村学生娃变成城市中年男,布鞋仍然合脚。把手机设成自动应答,不管是伊好还是单位的人,听到“正在睡觉,请留言”都会认为他在为夜班补眠。把留了言的手机放在家里,就成了他的掩护。

从衣柜深处挑件平日不太穿的中式袄,戴上口罩——雾霾让口罩成为文明人的标配,再戴一顶老式护耳帽,围上围巾。避开电梯监控步行下楼。平时仔细观察小区的摄像头,已经琢磨出一条盲区线路。数以万计的摄像头在北京组成被称为“天眼”的网络,包括每辆计程车、公交车上都有。好在冬天人可以包成这样,拍下也不会被认出。

街对面楼顶的大屏幕正在播放主席元旦零点慰问街头警队的新闻。这一年是中共建党的大庆年,七月一日将在北京举行规模空前的庆典,半年后将在北京举办世界博览会,被官方媒体称做“双大典”。因此今年被当局定为“大典年”,元旦是全国动员的起步日。从政治局常委到国家级高官,再到全国各级党书记和政府首长倾巢出动,电视新闻全被他们的表演占满。主席是中国共产党的主席,也是国家主席和军委主席,党政军最高领袖一肩挑,因此举国皆以主席称呼之。

李博只对画面中显现形状的奈米罩有兴趣。那个半径五米的罩随着主席移动,平时完全看不到,透明且无阻隔。但是在重度雾霾中因为把雾霾隔离在罩外,全景镜头中就能看到一个内部清澈的半球罩着主席。一般观众可能不注意,李博这样的专家却能看得出。媒体赞扬主席不戴口罩与百姓同样吸霾,其实奈米罩的隔霾效果远超口罩。

路过星巴克,李博更改了手机的MAC地址,连上里面的Wi-Fi。星巴克的Wi-Fi信号不错,拨出去的网络电话相当清晰。

“我就到。”

“快点吧!绿妹等急了,哈哈哈⋯⋯”◇(未完,待续)

——节录自《大典》/大块文化出版公司

【作者简介】

王力雄

一九五三年生,籍贯山东,汉族。 他曾以“保密”为名,出版了震惊海内外的长篇小说《黄祸》,引起全球媒体的追踪报导。该书曾入选《亚洲周刊》“二十世纪中文小说一百强”,影响力深远。 这位曾被国际媒体誉为“中国最敢言的作家”的其他著作还包括《天葬:西藏的命运》等。

责任编辑:李昀

点阅【大典】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在北极光号的登船梯入口看向船身:大片的玻璃窗反射阳光,玻璃上没有一点指纹或海水,闪闪发光的白油漆非常新,仿佛当天早上才完工。
  • 《彼得潘》(爱米粒出版提供)
    但彼得就像其他男孩一样不太在意外表;此时他正欣喜若狂地跳来跳去,完全无视于她的存在。唉!他忘了自己之所以能这么开心,全都要归功于温蒂才对。他还以为是自己把影子黏回去的呢。
  • 她的羊角辫在肩膀上像两条泥鳅,活奔乱跳。喜饶多吉说,根秋青措诞生在戈麦高地,两岁时到德格县城来治病,住在喜饶多吉家,病愈之后,她拒绝再回戈麦高地,于是,喜饶多吉一家就收养了她。现在,她的身上已经找不到任何有关草原的痕迹。
  • 狩猎术语中有个颇具启发性的词汇,可以形容这类印痕——嗅迹(foil)。生物的嗅迹就是足迹。但我们很容易便忘却自己本是足迹创造者,只因如今我们多数的旅程都行在柏油路或混凝土上,而这些都是不易压印留痕的物质。
  • 毕竟超过了半个世纪,当然不一样啊!道路和运河都整备得很完善,街道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简直可说是焕然一新。这里的很多房子曾经付之一炬,很多居民也葬身火窟,经过之后的重建,才有目前的Y町。
  • 我在和爱德华见面之前,就听说了他在太太临终前所作的承诺。
  • 参加相亲派对简直就像在宣告自己嫁不出去。之前我一直有这样的想法,所以向来避不参加,但占卜上写着“努力脱胎换骨”,而且我也对玻璃工艺颇有兴趣,最重要的是,“不能继续过目前这种生活”的不安推了我一把。
  • 四十年过后,在驶往圣布里厄的列车走道上,有一名男子正以一种无动于衷的眼神凝视着春日午后淡淡阳光下掠过的景色。这段从巴黎到英伦海峡窄小且平坦的土地上布满了丑陋的村落和屋舍。这片土地上的牧园及耕地几世纪以来已被开垦殆尽──连最后的咫尺畦地都未漏过,现在正从他的眼前一一涌现
  • 白昼,那遭人遗弃的美丽国度闪耀着,到了黑夜,换成航向故国的恐怖回归在发光。白昼在她面前呈现的,是她失去的天堂,夜晚所展示的,则是她逃离的地狱。
  • 因而三十五年来,我同自己、同周围的世界相处和谐,因为我读书的时候,实际上不是读,而是把美丽的词句含在嘴里,嘬糖果似地嘬著,品烈酒似地一小口一小口地呷著,直到那词句像酒精一样溶解在我的身体里,不仅渗透我的大脑和心灵,而且在我的血管中奔腾,冲击到我每根血管的末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