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大典(2)

作者:王力雄

监控。 (Getty Images)

    人气: 339
【字号】    
   标签: tags: , , ,

*2

李博其实没什么了不得的秘密,费这周折不是搞间谍,也没想做大案,只是去见一个鞋老板。监控系统的成员受监控是被明告的,一般只是用机器监控加算法分析。但是所谓的算法很操蛋,根本搞不清它会从看似无关的各种监控结果中算出什么。一旦被算法认为有异常,便有人工介入调查。发现有任何破绽,人工监控就会成为常态。那时被监控对象一无所知,命运却已堪忧。

李博要见的鞋老板顾名思义是做鞋的。自从推行鞋联网,为了保证市场上的鞋都能加上SID标签,高层通过各级政府以打假为名取缔不易监管的小鞋厂,同时给大鞋厂优惠政策挤垮其他厂家。迄今国内只剩二十三家制鞋厂,皆为超大规模。

鞋老板的富有程度堪比当年的煤老板。李博见的是其中之一。见到跟着引位小姐进来的李博,那位鞋老板放下正在打的电话。

“哈哈,大专家,看你设计的模式有多麻烦!”鞋老板南方江湖式的大嗓门在包间里嗡嗡回响。在他面前的茶几上,数个贴著名签的手机排成一排。“我来一次北京得带这么多⋯⋯一、二、三、四、五、六⋯⋯六部手机!还不算平时我自己用的。真是折腾死我啦!哈哈哈!”

鞋老板是福建莆田人,四十多岁,短粗精壮,寸头下饱满的脸膛油亮光滑,灵活眼光透著商人的精明。

李博下意识地用手指推眼镜,试图抚平总是蓬乱的头发。他平时就木讷,遇到打趣更不善应对。他教给鞋老板的方式是先用日常手机发个例行问候,把“身体健康”写成“贵体健康”,李博便会用每次都更改MAC地址的网络电话给鞋老板事先准备的匿名手机打过去。监控系统对不上号,便不会发现两人约见面。否则鞋联网的技术人员跟鞋老板见面,一定会被算法当做需要进一步调查的线索。

在鞋老板眼里,李博那点儿事毛都算不上,如此谨慎纯属小题大做。但是这种方法可以用来与官员联络。反腐运动搞得官场人人胆小如鼠,跟老板吃顿饭也会说不清,所以皆回避。而用李博方法让官员相信能避开监控,可以放心接受鞋老板的招待。有在一起吃饭喝酒的机会才能带出其他可能。当别的竞争者都无法约上官员时,鞋老板的竞争力就会无形中提高。

和鞋老板说话时李博心不在焉,心思都在鞋老板身旁的绿妹。绿妹二十出头,娇小玲珑,有着现今女孩羡慕的尖下巴小脸,浓密黑发在脑后扎成马尾,只是凡是她费心打扮之处,都让李博觉得失去了原本最可爱的纯朴,心里暗暗祈求她别再打扮。

“绿妹活泼劲儿哪去了?怎么见到大哥就害羞了?”鞋老板伸出短粗手指挑起绿妹下巴,把她的脸扭向李博。“赶快给大哥笑一个!”

一阵咳嗽让绿妹脸上泛红,她笑着伸手捂嘴,让李博怜爱。

“是不是感冒了?”李博递给绿妹纸巾,用纸巾盒碰开鞋老板的手。

鞋老板夸张地做出收手动作,会意地坏笑。他的眼睛好似没看李博带来的纸袋,递给他时立刻抱拳致谢,早知道里面是什么,等的就是这个。

“你们先去玩。”鞋老板举手招呼服务生。这个叫“水晶宫”的地方提供餐饮洗浴住宿一条龙消费,是鞋老板在北京的落脚点。一男一女两个服务生进来领李博和绿妹去“洗澡”。鞋老板看李博带来的材料,约定吃饭时再聊。“把大哥伺候好啊!”鞋老板吩咐绿妹,故意做了个色相,虽是开玩笑,却让李博生厌。

来了几次,李博没有服务生指引还是搞不清流程——换浴衣,锁柜子,戴钥匙,不同的毛巾和拖鞋,消毒,淋浴,泡盆,浴液,按摩油,吹风,棉签。女部那边的绿妹更会不知所措,想到她被女服务生轻蔑的尴尬,李博只想尽快走完程序,早点和她在一起。

法律不许给浴室安装摄像头,一次性浴衣也无法暗藏设备,所以反腐运动开展以来,以前的开房就变成了洗澡。男女分开进入男部和女部洗浴区,既是事前洗干净,也被看做很正常,诀窍是在男部和女部之间增加了“中部”。男服务生在伺候李博的过程中,随时通过耳麦与女服务生协调节奏。当只穿半长浴衣的李博被领着通过一条狭窄通道进入“中部”时,同样穿浴衣的绿妹已先从女部通道引来等在那。服务生很知道该让谁等谁。

“中部”四米长三米宽,六面皆是桑拿板,极洁净。没有任何家具和设备,看上去便是无处藏东西。男女服务生熟练地展开一套帷幔,向李博展示正反面。枕头和乳胶垫也当着李博揉捏一遍。那是让客人放心没有记录设备藏于其中的固定程序。挂起帷幔,乳胶垫铺上干净床单后,男女服务生各从来路退出。走前提醒看到由顶部挂钩控制的帷幔摇动时,不必着急,男走男道,女走女道,各自进入男女浴室,和其他顾客混在一起,一切都会自然而然。其实这种浴室能开设,必定打点好了各方,什么都不会发生。程序只为客人踏实。

心理安全感现在是这种生意兴亡的关键。只要一个小小视频上了网,官员几十年的钻营和投入就都打了水漂……◇(节录完)

——节录自《大典》/大块文化出版公司

责任编辑:李昀

点阅【大典】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阳台很舒服,一如想像中高级游轮的私人阳台。阳台围栏是玻璃,所以坐在房间里,几乎可以想像自己和大海之间毫无阻隔。阳台上有两张椅子和一张小桌子,依照出航的季节,旅客晚上可以坐在外头,欣赏午夜的太阳或北极光。
  • 《彼得潘》(爱米粒出版提供)
    但彼得就像其他男孩一样不太在意外表;此时他正欣喜若狂地跳来跳去,完全无视于她的存在。唉!他忘了自己之所以能这么开心,全都要归功于温蒂才对。他还以为是自己把影子黏回去的呢。
  • 我所拍摄的很多照片里都有马的身影,因为戈麦高地上的人们在最为日常的生活中,都不能允许马的缺失。马几乎负担着一切。
  • 早期的水手拥有一定的航海及造船技术,因而能够找到启程及归返的海路。我们只能臆测这些技术的内容,至于他们踏上旅程的原因,所知则更为稀少。
  • 后来我发现,处理掉那些东西以前,再花点时间感受一下它们,心情能得到抚慰。每件物品都有它的历史,回味那些消逝的时光,总是乐趣无穷。年轻的时候我总是太忙,没能坐下来好好思索某件物品在我人生中的意义,没能想想它来自何方,或何时又如何来到我手上。
  • 毕竟超过了半个世纪,当然不一样啊!道路和运河都整备得很完善,街道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简直可说是焕然一新。这里的很多房子曾经付之一炬,很多居民也葬身火窟,经过之后的重建,才有目前的Y町。
  • 圣若翰对炒蛋很有一套。爱德华问他炒蛋的秘诀,圣若翰说他从来不一次炒,而是分几个步骤。爱德华也跟宝拉说了这个诀窍,现在也坚持要教我。
  • 时值一月下旬,我顺着轮船踏板慢慢走上岸,那时新英格兰才刚披上一层薄薄的新雪。新菲多汉姆市在渐沉的暮色下闪闪发光,街灯照亮沿岸一整排结冰的建筑,砖墙仿佛钻石般在黑暗中熠熠生辉,煤气路灯的光点在大西洋的墨黑海面上摇曳弹跳。
  • 参加相亲派对简直就像在宣告自己嫁不出去。之前我一直有这样的想法,所以向来避不参加,但占卜上写着“努力脱胎换骨”,而且我也对玻璃工艺颇有兴趣,最重要的是,“不能继续过目前这种生活”的不安推了我一把。
  • 在这里,人们过去和现在都有一种习惯,一种执著:耐心地把一些思想和形象压进自己的头脑,这给他们带来难以描述的欢乐,也带来更多的痛苦,我生活在这样的人民中间,他们为了一包挤压严实的“思想”甘愿献出生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