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夏小强:习近平打黑 政法委大地震来临?

2018年,打击黑社会和其背后的保护伞,将成为习近平当局反腐败的主要政治行动之一。在这项政治行动的背后,主要是清除中共政法委周永康的“遗毒”。(大纪元资料室)
人气: 36568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1月16日讯】近日习近平在中纪委全会上讲话,首次明确表示要把扫黑除恶同反腐败结合起来,既抓涉黑组织,也抓后面的“保护伞”。这是习近平上任以来,首次在中纪委全会上公开提出扫黑除恶同反腐结合的说法。

中纪委书记赵乐际去年12月21日至23日到福建调研时也强调,要把惩治“蝇贪”同扫黑除恶结合起来,查处涉黑腐败,惩治放纵包庇黑恶势力甚至充当“保护伞”的官员。

这意味着,2018年,打击黑社会和其背后的保护伞,将成为习近平当局反腐败的主要政治行动之一。在这项政治行动的背后,主要是清除中共政法委周永康的“遗毒”。因为中国黑社会身后的保护伞,就是中共政法委。

黑社会身后的“保护伞”

中共前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是中共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主任,他长期充当被处死刑的四川黑社会老大、汉龙集团董事局主席刘汉的保护伞。

据大陆媒体披露,刘汉此前因“打打杀杀”惹下很多麻烦,但后来遇到“贵人”,破费巨资攀上某位领导,对方将刘汉的名字从公安黑名单上删除。文章还直接点名周永康儿子周滨到四川投资后,刘汉“为了维护关系”用高价从其手中购买项目。四川当地媒体人称,上述“贵人”,正是1999年到2002年间担任中共四川省委书记的周永康。

周滨因其父的权势与影响力,专门从事卖官、减刑、调包死囚犯来获取巨利,周永康父子曾一度用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顶替死囚犯被执行死刑,在行刑时器官被活摘,而死囚犯被洗白后再回社会。

消息称,周滨在这过程中收取数额巨大的金钱利益,他只需付给相关司法人员数十万元好处,就可以把死囚犯换成法轮功学员被执行死刑。而当时调包一个死囚犯的黑市价格大约是300万元。

另据落马的原中共公安部部长助理、经济犯罪侦察局局长郑少东交代,周滨在甘肃、山西、辽宁等地,收受巨额贿赂,为囚犯们“消灾”,其中一个案子就是收受二亿元贿赂,其父周永康帮助宁夏第二大黑帮头目逃离了法网,该头目是因用廿多杓热油将一名拒绝拆迁的40岁男子活活烫死而落网。

积极追随周永康多年的“小政法王”、落马的中共河北省前政法委书记张越,曾收受一块价值290万元的玉石,为犯有组织、领导黑社会组织罪等数罪的王某开脱,还涉嫌为了不法商人的利益,打压、掠夺其他商人的合法财产。

很多中共官员本身就是黑社会成员或是黑社会的“保护伞”。例如,陆媒2017年11月16日报导,山西省闻喜县公安局副局长景益民等13名公安人员,长期与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员沆瀣一气、称霸一方,长期控制网络赌博市场,垄断贩卖毒品市场,参与39起盗掘古墓葬。

据大陆社科院的一份抽样调查结果显示,目前45%以上的农村村委会,是由黑恶势力组成的。

中共政法系统与黑社会互相渗透,互相勾结,互相利用由来已久。黑社会向草民和民企收保护费,政法系统又向黑社会收保护费。

周永康控制的政法系统犹如一个独立王国,同时被外界称为“第二权力中央”,这个由中共耗费巨资用来维稳的政法系统与黑社会所形成的共生体,就是广义的黑社会,也是中国这些年来黑社会主义盛行的主要原因。如今,周永康虽然已经倒台,但是,周永康掌权时期建立的势力还大量存在,并且持续周永康时期的维稳模式,利用黑社会,在中国社会的民间和基层不断作恶。

并且,以中共政法委为保护伞的黑社会,早已经发展到海外,作恶不止。

中共在海外的黑社会

在美国。2008年5月17日,在纽约法拉盛发生了一起暴力事件。当天,和平集会的法轮功学员遭到数百至上千人暴力围攻。暴徒们大规模、密集的谩骂和围攻持续了二十多天。期间当地警方对法轮功学员提供了保护,一共逮捕了16名歹徒。此事震惊国际社会。事后,中共驻纽约总领事彭克玉亲口承认,他指挥了这次暴力攻击法轮功。而据中共内部人士透露,这次行动是中共政法委周永康策动的一个试验。如若成功,会在全球各大华人聚居的城市和国家如法炮制。

媒体消息显示,参与法拉盛事件的中共帮凶当中,有的是直接从中国派来的特工人员(比如青岛公安等),有的是长期潜伏在美国的特务,也有福州同乡会、温州同乡会、上海同乡会等中共外围特务组织,还有通过黑社会用钱雇来起哄的无业游民、偷渡客、保姆、赌场客和一些街头流氓地痞等。

身在澳洲的前中共外交官陈用林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因为中共本身是黑社会和流氓起家,其政策和一系列的运动都透露出流氓和黑社会的本性。中共和海外当地的华人的黑社会的力量结合地相当紧密的。”

陈用林说,“在悉尼这儿,中共也是和当地的黑社会的关系非常地密切。黑社会的头儿是领事馆的座上宾。今年三月份澳洲毒品走私犯胡杨,走私了250公斤毒品。他原来就是总领馆的红人,他是澳洲国际交流协会的会长。胡杨通过澳洲国际交流中心,他干了很多帮助中共对澳洲进行对外宣传的很多事情。”

在香港。在97年之前,香港的黑社会堂口林立,其发展自有其规律与势力的平衡。但在香港主权移交中共之后,中共对香港黑社会全部收编。中共前公安部长陶驷驹就公开说,香港黑社会也有“爱国”的。

在2014年香港的“雨伞运动”中,梁振英出动了香港大部分的黑道成员来暴力冲击殴打学生和市民。在旺角占领区参与的黑帮人士的头目曾经卷入2012年梁振英的竞选特首的丑闻,据媒体报导,当日负责带队冲击的小头目,原来分别是“和胜和”背景的“上海仔”郭永鸿及“囝囝”张铨汉的人马,两人都曾经在两年前与梁振英竞选办成员卷入“江湖饭局”丑闻。江湖中人透露,是次清场行动背后其实由中国大陆的国安部负责拉拢协调,每名有份参与的地区头目,每日可获20万至30万元的维稳费,负责“假扮占中”及“反占中”人士在场内场外动武,意图抹黑及阻吓学生的和平运动。

2014年10月3日,中共正式启动潜伏在香港的各种地下党员、特务组织、以同乡会、商会名义掩盖下的外围特务组织、中共控制的黑社会帮派成员,动员庞大人力,大规模袭击、围攻参与香港“雨伞革命”的民众,香港旺角民众抗议现场一片混乱,中共黑社会黑帮成员冒充市民身份,恐吓、辱骂和袭击香港市民。

在台湾。2017年9月24日中国大陆选秀节目在国立台湾大学举办活动,台大学生在现场抗议遭中华统一促进党成员殴打引发溅血事件,引起各界关注,并引发台湾扫黑行动。

台北市警方查出,涉嫌参与冲突、涉及伤害等案情的统派成员包括中华统一促进党(统促党)、爱国同心会(爱同会)至少9人。这两个帮派团体均公开为中共站台,活动嚣张,滋扰社会治安,受到各界谴责。

“统促党”原名“保卫中华大同盟”,于2004年5月在广州成立,隔年9月在台北注册并更名改组。可见,该党实则是中共所建,受中共操控,达成制造动乱和分离、破坏台湾民主、最终颠覆的目的。中华统一促进党的总裁张安乐外号“白狼”,台湾人,前竹联帮元老,曾在美国服刑,在深圳经商,被台湾以违反《组织犯罪防制条例》通缉,17年后才返回台湾。

以台湾爱同会为例,这些年来该会成员多次攻击在台湾景点台北101大楼前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并遭法律制裁:2010年4月该会有成员被判2个月有期徒刑;2014年累积8次因伤害罪提告;2015年有成员被逮捕,并以妨碍公务现行犯移送法办。

政法委地震来临?

中共政法委从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之后,权力日益膨胀,直至在胡锦涛掌权时期,形成所谓的“第二中央”。2012年重庆事件爆发,中央政法委书记一职在“十八大”被剔出常委。虽然中央政法委书记权力有所降低,但政法委仍然是习执政的障碍。因此,习近平对江派掌控的政法系统的清除行动,一直在持续之中。几年来,大量的政法系统官员落马或者卸任。

十九大之后,政法系统的大多掌权者仍然都具有江派背景。

新任政法委书记郭声琨被指具有江派背景。在郭声琨领导下,“十八大”后的五年来,公安部督办了不少迫害人权的案件,如2013年良心企业家王功权被刑拘,2014年律师许志永被判刑,2014年为法轮功学员辩护的律师的“建三江案”,2015年广州维权人士郭飞雄被判刑6年,2015年维权律师和维权人士被大规模抓捕以及“十九大”前持续7个多月的针对法轮功学员的“敲门行动”。

中共最高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是周永康的党羽,早年被江泽民看中,并在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运动中,积极发表诽谤法轮功的言论而得以升迁,由学术界转入政治圈。

中共最高法院院长周强虽然早期有在团中央工作的经历,但其自1999年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积极追随江氏参与迫害。周强主政湖南时,还配合周永康迫害死了湖南邵阳六四民运领袖李旺阳,引发中国大陆、香港和世界其它地区的抗议活动。2017年1月,最高法院周强又出台违背宪法和国际法的最新司法解释。

赵克志在2017年11月4日被正式公布出任公安部部长前,三天内两次提要“肃清周永康的流毒”。

从2017年底开始,台湾政府也发起打黑风潮。如今,进入2018年,习近平当局发出打击黑社会保护伞的信号,不管其出于怎样的政治考量和目的,可以看到的是,中共政法系统的一场地震,很可能已经来临。与此同时,那些中共政法委还在继续迫害民众的中共官员,以及在国内和国际上站在前台,充当中共作恶工具的打手们,他们的厄运就要到来了。#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8-01-16 8:0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