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国奇女子 一个梦救下十条命

【大纪元2018年01月16日讯】(英文大纪元记者Tara MacIsaac报导,沙莉编译)拉克(Larke)是一名环境律师,也是考古学家,她对美国本土文物有浓厚兴趣,喜欢在古玩商场翻找宝物。她有一种超能力,能够凭借直觉找到旧物品并归还原主,她还曾梦见失踪者的处境,救人于危急。

美国环境律师拉克有一种奇特的超能力,能凭直觉找到丢失的物品,并将它们归还原主。她还能够在梦中寻找失踪者的踪迹。她表示,如果从美国本土文化的角度看待,这些能力并不这么“奇特”。

她说:“占主导地位的西方文化认为,物体和本性是无生命的。然而,我的土著朋友们看世界的眼光完全不同。在本性能够联通的世界中,可以与死者交流,而且物体携带有信息,没有什么所谓的‘巧合’。”

直觉帮人找回失落的物品

拉克也是一名考古学家,她对美国本土文物有浓厚兴趣,喜欢在古玩商场翻找宝物。有一次她发现一张照片,上面有一名脸上涂着作战油彩的美国土著士兵,身上佩戴着奖章。当她看着照片时,她的心脏一直狂跳。

有些人直觉灵敏是因为先天本能带来的作用。宇宙空间示意图。(pixabay)

她想起一名知名的美国土著人,她在意念中询问是否应该把照片带给他。她感到他在回答:“不要。”相反,她的脑海里浮现出另一名朋友,后来她将这张照片给这个朋友看,照片上的人物是他的孪生兄弟,二战期间在德国死亡。

这张照片原本属于朋友的妹妹。妹妹的前夫偷走了她的许多物品,并说他毁掉了这些东西,包括这张照片。妹妹以为永远看不到这张照片了。通过这样的“巧合”,照片回到主人那里,这位妹妹觉得好像她的哥哥回来了。拉克说,照片抚慰了这位妹妹的悲伤。

拉克找到并且归还的许多物品,都有类似的弥补不公和愈合创伤的作用。

拉克的家在爱荷华州(State of Iowa),一次她前往圣塔菲(Santa Fe),意外地不得不多留一天。在空闲的时间里,她决定去看看旧货店,在那里她找到了一面看起来很旧的美洲原住民使用的盾牌。

盾牌示意图。(pixabay)

她再一次感应到,盾牌和她认识的一家人有关系。她给这家人寄去了盾牌的照片,并写道:“谁丢失了这面盾牌?”

盾牌是这家人的传家宝,传给其中的一个儿子,六年前他驾驶卡车前往圣达菲修车时,小偷从他的卡车里偷走了盾牌。

拉克还找到了另一个被偷走的传家宝。偷它的人告诉物品主人,自己5岁的儿子把它打碎了。当传家宝被找回时,这对父子之间的嫌隙愈合了。

还有一次,一名去世亲人遗留给孩子的一件物品丢失了。拉克说:“为孩子找回这件物品,就是给孩子找回爱的保佑和爱的纪念。对他的抚慰作用巨大。”

就这样,她已经找回了四个部落的70件物品。

拉克说,很难描述吸引她注意到这些物品和联想到物主的直觉。“就像我听到或看到什么东西,有时物品就像磁铁一样吸引我的感觉。我经常可以感到那些信息,在向我展示某人。”

示意图。早期的怀旧物品有一种特别的韵味。(Pedro Ribeiro Simões/flickr commons)

拉克的能力并不局限于美洲原住民的旧货古物。利奥波德办公桌公司创办人的儿子Aldo Leopold(阿尔多·利奥波德)和拉克的先生经常往来,拉克一直想为丈夫找到一张利奥波德办公桌。

在网上她找到一张售价300美元的利奥波德办公桌。第二天,她去了一家旧货店,发现了一张售价仅仅20美元的。以前她从来没有在这家旧货店看到利奥波德桌子,而且此后15年中她只看到过两张利奥波德桌子。

似乎是一种天才能力帮助她尽快找到她所需要的东西。“我的能力是罕见的,但我不认为我是唯一的一个。”拉克说。

 一个梦 救下10条命

拉克知道美国本土文化中有“发现者”一说。在最近的美国本土会议上,她得知有人通过在梦中看到物品的地点而找到丢失的桦树皮卷。

拉克没有梦到她找到的物品,但她确实梦到了失踪的人,并且帮助找到了他们。

她梦见她在墨西哥的朋友正在帮助流落街头的孩子,有10个4岁至14岁的孩子失踪了。在她的梦中,她看到通往一个房间的路,她看到一名没有穿裤子的艺术家。

她向朋友们描述了这个奇怪的梦,他们知道了应该到当地哪所建筑里寻找孩子。10个孩子确实进入了这栋被遗弃的建筑物,就在拉克描述的这间房间里。该建筑物已经坍塌,孩子们被找到时已经被困在那里四天。

废弃房屋。示意图。(pxhere)

拉克曾经遇到过一个警察告诉她,他的警察部门经常使用梦境追踪人。

拉克认为,购物癖好并不健康。她购物是用来服务社会。她的车库里充满了打折的生活用品,准备送给穷人。她在旧货店等地寻找有纪念意义的物品,帮助找到失主。

拉克希望,她的经历可以鼓励那些有类似能力但不明所以的年轻人使用这种能力来帮助他人。

她说,这是一个令人着迷的亲身经历,很难与人分享,因为我们的文化没有一个合适的语言来形容。“我不认为我能在实验室中复制它,它很模糊。”“它已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秘密,因为它实在太难形容。”

——转载自《新纪元周刊》

责任编辑:尚文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