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记忆力超群的老人 懂得3个秘诀

文/Judith Graham(KHN) 柯弦编译

良好的人际关系有助于减少认知退化、轻度认知障碍及失智的风险。(Shutterstock)

人气: 599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103岁的伊迪丝·史密斯(Edith Smith)是个很自豪的老太太。一提起她的朋友,她就有一箩筐的话对你说。

比如101岁的琼那塔(Johnetta),她俩相识70年了。琼那塔患有失智症,“我每天早上给她打电话,说:‘Hi,你还好吗?’她从来不知道(我是谁),但她会回我一个‘Hi’,我就这么逗她。”史密斯说。

比如93岁的凯蒂(Katie)。史密斯在芝加哥公立学校教书的时候结识的这位朋友。“每天我们都会聊上一聊。她至今还在开车,住在她自己的房子里,她会把知道的一些事讲给我听。”

还有90岁的瑞亚(Rhea),史密斯会定期去她那儿串门。95岁的玛丽(Mary)已经不再出门了。“所以每个月,我会把果冻和我做的一些小点心包起来放在篮子里,然后叫出租车给她送过去。”对于同住在老年社区里的其他同伴,她也会在对方过生日的时候送上贴心的生日卡片和小零食。

“我是个非常和善的人。”史密斯大方地说。

这个老人在103岁的高龄,依然有着惊人的记忆力,可能就是“和善”的功劳吧。

超级老人的共同点:拥有温暖的人际关系

近期西北大学(Northwestern University)的一项研究显示,正向的人际关系和大脑健康有显著关联。

九年来,这队专家一直在研究“超级老人”,也就是年纪超过80岁,记忆力却和比他们年轻二、三十岁的人一样好,甚至更好的长者。为了收集数据,每过几年,他们都请参与研究的老人填写生活调查问卷,并进行一连串的神经心理测试、脑部扫描和神经系统检查等评估。

“研究刚开始时,我们真的不确定能否找到这些人。”西北大学范伯格医学院(Feinberg School of Medicine)认知神经病学及阿尔茨海默症中心的副教授艾米莉·罗卡斯基(Emily Rogalski)坦言。

但他们真的找到了:31个有特殊记忆力的男性和女性长者,目前正在参与他们的调查。“我们的目标之一,就是找到他们的特点——他们是谁,是怎样的人。”罗卡斯基说。

西北大学之前就做过一项研究,该研究找到了非常诱人的线索,发现超级老人们拥有与众不同的大脑特征:较厚的大脑皮层(可以抵抗老化性萎缩),以及较大的左脑前扣带皮层(对注意力及工作记忆很重要)。

当然,这些超级老人敏锐的思维并不全是靠特殊的大脑结构得来的。

于是在最新研究中,研究人员请31位超级老人和19位认知“正常”的老人填写一份心理健康问卷。问卷的结果显示,超级老人有一个非常突出的特点:他们拥有无比满足、温暖、信赖的人际关系。(而在其它方面,譬如人生目标或保持独立能力,他们的回答和其他“普通”老人差不多)。

罗卡斯基认为,“社会关系”对于银发族维持认知能力,可能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其它研究也显示,良好的人际关系有助于减少认知退化、轻度认知障碍及失智的风险。

三位超级老人的交往秘诀

这些超级老人对于与人交往,有着独到的方法和见解。

不抱怨,不抛弃,不厌其烦

一有新人住进来,就会努力记住他们的名字,让他们感受到家的温馨。(Shutterstock)

史密斯就是“超级老人”之一,她对此可有很多想法。在她住的退休社区里,有9个比较特别的老人,他们都欢迎新居民,而且会想方设法让新邻居住得舒适,像在家里一样温馨。史密斯就是9人中的一人。“我会对每一个人笑”,她说,“一有新人住进来,我就会努力记住他们的名字,如果碰见了,我就会说‘早安,今天怎么样呀?’”

“很多老人,喜欢一遍又一遍地跟你讲同一个故事。”她说。“有时,他们会一直说抱怨的话,并且不理你在讲什么。这样真的不好。我们需要去听别人想要表达什么。”

社区管理员布莱恩·芬威克(Brian Fenwick)说史密斯是“社区的头儿”。“她非常活跃,而且管理著大家的秩序。一旦有什么事情发生,她就会注意到,并且敢说出来。”

15年前,史密斯成为了先生的照护者,4年前她的先生过世了。“那些年他一直病著,我却还在做自己的事。”她回忆道,“你不可能把一切都丢下不管,却期望着有一天你还能把它捡起来;你不能把朋友丢下,期待着你哪天准备好了,他们还在原地等你。”

她每天做的事情,用她的话讲,就是“告诉别人,我在乎”。

● 男人也该学会表达感受

86岁的威廉·古尔尼克(William Gurolnick,昵称比尔),是另一位参与研究的超级老人。在1999年从市场营销职位上退下来后,他发现,学会表达自己的情感是很重要的。

“男人通常不太愿意表达自己的感受,我也是那种喜欢把所有事情藏在心里的人。”他说,“但我学会的事情之一,就是向别人敞开心扉。”

在古尔尼克的帮助下,一小群退休的男人们建立起一个男性社团,叫“男人享受闲暇时光(Men Enjoying Leisure)”。社团现在有将近150个成员,还在芝加哥郊区发展出四个类似的团体。每个月,成员们都会有一个两小时的聚会,然后用一个小时的时间探讨个人问题——离婚啦,病痛啦,孩子找不到工作啦,等等等等。

“我们懂得了,当人卷入困难之中时,并不是孤单一人。”古尔尼克说,社团里的很多男人都成了好兄弟。

“比尔是把我们凝聚在一起的人”,80岁的社团成员布迪·卡利什(Buddy Kalish)说。“他非常,非常地关心别人——他总是第一个发送感谢短讯,当谁的家里有人过世,他也是第一个发通知给大家的。”

古尔尼克还通过参加各种不同的活动,来结识更多的人。周一,他会和十多个年纪更大的男性老者骑单车20~30英里,然后再一起吃午饭。周二,他又和另一个团体一起走路锻炼,然后喝咖啡。周三,他会到温格犹太人社区中心打两个小时的排球。周四,他又去打匹克球。

“你真的会有一种‘活着’的感觉。”他说,“你会觉得不再孤单一人。”

● 和朋友保持联络,才不会“与世隔绝”

如果没有从高中就相识的最好的朋友,没有公寓楼里的伙伴,88岁的伊芙琳·法恩根(Evelyn Finegan)可能就与世隔绝了。她也是参与研究的超级老人之一。她耳朵不太灵光,视力又模糊,但除此之外,她的身体健康得让人惊讶。

“和朋友们保持联系非常重要,拿起电话打给他们”,法恩根说。她几乎每天都会和最好的朋友葛蕾丝(Grayce)说话,并且经常和其他四个高中同学联络。

现在,法恩根的生活主线就是:教堂;每月的图书俱乐部;在转卖店做义工;和公寓楼里的一些人来往;参加威尔士女性俱乐部;有空就去看望她的女儿、儿媳和孙子。

“和伊芙琳在一起的时间很美好。”她楼上的邻居,朱恩·维茨尔(June Witzl)说。维茨尔今年91岁了,常常开车载着法恩根去看医生。“她很善良,很慷慨。她会告诉你她的一些想法,所以你会感觉自己很了解她,而不会不知道她脑子里都在想什么。”

· 马路边的世外桃源!70岁老伯开辟草药圃自给自足

· 昏迷中谁替你决定?了解自己的医疗处置权

· 退休后 他们开始怀念三样东西

(本文原载于Kaiser Health News(KHN)。KHN是报导健康话题的非营利新闻组织,为Kaiser Family Foundation的独立编辑项目,不隶属于Kaiser Permanente。)

责任编辑:茉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