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小室哲哉宣布引退 记者会始末

日本知名音乐制作人小室哲哉于1月19日召开记者会宣布引退。(视频截图)

人气: 7497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8年01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曾薇心编译报导)日本知名音乐人小室哲哉,近日因八卦志《周刊文春》报导疑与护理师不伦引起骚动。小室昨(19)日召开记者会,强调两人虽同处一室但绝非男女关系,对引发骚动感到抱歉而决定引退。本文详述小室哲哉引退记者会始末。

小室哲哉于记者会开头首先向到场的记者致谢,接着表示这次报导的骚动让妻子KEIKO、家人以及粉丝和工作人员等等各界人士操心,另外也给这次被报导的护理师带来困扰,感到非常抱歉。他接着表示,由于自己对于各界的担忧怀抱着这样的歉意,因此决定引退。

*妻子KEIKO脑出血送医后的情况

他首先谈及自己过去因金钱问题被法庭判有罪一事,并谈及这段期间(2011年10月)妻子KEIKO因脑出血送医。他表示妻子出院后非常幸运的没有在身体上留下后遗症,但因为脑机能障碍,感觉从女人变成一位温柔的女孩。

小室表示,由于夫妻两人都是音乐人,因此在妻子患病后,他也多次尝试让KEIKO接触音乐,但妻子对音乐毫无兴趣。尽管早期他曾勉强带妻子去录音室,但在那之后的四、五年,妻子几乎没有再唱过歌。而他说明,目前妻子热衷玩小学四年级学生玩的汉字游戏,虽然并不是所有事情都是这个程度,但已无法像对一般大人那样与妻子沟通。

他于记者中坦言,自己与妻子讲电话或是对话的时间都无法长久,虽然觉得妻子很可怜,并且深知不能够放弃、全身心的支持是非常重要的,但对于妻子经常会反复问同样的问题,自己约从三年前开始感到疲惫。

接着他谈及自己在音乐圈里受到许多人的支持与照顾,能够作很多很棒的工作,小室表示自己真的是受到眷顾,感到非常幸福。然而随着音乐的工作增加,他某些时候也变得难以一直守在妻子身边。

小室说明,约莫是三年前开始,若是没有工作人员或是家人协助,自己便无法顾及工作。他表示近年对妻子的支持,已不像过去是在音乐与歌唱方面,而是如何让妻子起床、如何让她吃饭、如何让妻子在空闲的时间感到开心,以及如何让妻子入睡。

*关于自己患病及本次不伦疑云报导

小室哲哉谈及,自己于两年前罹患C型肝炎,与妻子两人都是生病的状态。而KEIKO已经不是一般家庭的妻子,也无法照顾自己,或是与他聊天。因此他便是一个人在抗病,目前也正在抗病中。尽管如此,虽然自己想过要减少工作,但为了回应大家的期待,自己仍是持续音乐创作以及演艺圈相关工作。

他表示,自己于2016年骨折、去年又疑似因突发性耳聋而使左耳几乎失聪,目前也几乎听不到声音。医院虽然未能查明原因,但由于诊断结果是因为压力而引起的饮食障碍、耳鸣以及睡眠障碍,他便独自住进了医院。

小室说明,住院期间自己受到该名护理师以及许多医护人员的照顾,而出院后由于工作的关系,生活仍不规律,有时无法前往医院。而由于医院有提供出诊(医护人员外出看诊)服务,因此身体状况不好时,会请护理师照顾他。至于时间与地点,有时是早晨、午休甚至是深夜,或是活动结束后所住的饭店。

他表示自己在家身体突然非常不舒服时,也曾在妻子KEIKO在家时请护理师至家中诊疗。虽然有时是多位医疗人员一起,但该名护理师单独前来的日子确实变多了。而因为自己已有多年没有与他人正常聊天,因此请该名护理师陪他聊天。小室表示,若说是精神治疗听起来像是漂亮话,此举确实是他个人想得天真了。

关于该名护理师出诊,小室表示有时会打点滴,而一切都是按照药物法、在医生指导下进行的。“说是打点滴前后的照护或许是说得太漂亮了,但透过聊天让心情放松、稍微笑一笑、谈谈平常无法说的话这类我平常无法做到的事,不知不觉中就花了些时间,让对方听我说话。”

对于他与该名护理师长时间聊天一事,他表示约莫是在去年8月后半开始的。虽然大部分时候也有他人在一旁,但确实也曾有容易让外界误会的独处时间,或者是像报导怀疑的“时间是不是太长了”、“地点(饭店)是不是很奇怪”。他认为外界会有这些怀疑是理所当然的。

*明确回应与该护理师没有男女关系

小室表示,自己最初的基点是因身体状况不好。而对方也会与他分享自己的事情,但是是站在护理师的立场。该护理师也成为他最信任的护理师。小室谈及,由于该护理师是女性,有时也会因医疗行为而让外界产生误会,“像是在没有工作人员的密室这种情况下,导致该报导的误解、被认为很可疑也是无可厚非”。

而小室也再度谈及自己患病:“是因为身体状况不佳而请她来,从来没有让她以一个女性的身份前来。说起来真的很不好意思,我因为身体不好,离男性想要找女性的那个欲望已经很远,我心底真的完全没有想到过男女这层关系,完全没有。”

他并表明,此事很明确是有误会。由于人们会觉得男女共处一室怎么可能清白,但只是因为有这样的情境让大家往该方向去想像,才造成了误会。

接着,他说道:“用一句大家最近常说的话,‘因为失德而招致此祸’,我深刻的了解这一点,并深感抱歉。真的非常抱歉。(此事)让世人感到不愉快,尤其对于在这样环境下的人们,让大家感到不愉快,我在此由衷向大家致歉。”

*认为本次事件是自己应偿还罪业

小室哲哉表示,这天他仍是不太舒服,耳鸣也不见起色。而自己也从2017年起开始怀疑自己是否能够继续回应大家对他的期待。而他也开始想到一般人差不多是60岁退休,自己于2018年也将迎接60岁这个退休的分水岭。

他谈及,对于工作非常不安的他,虽然也对妻子KEIKO谈过相关的事,但因为妻子对此毫无兴趣,他也变得更加不安。而他也因此变得常与在医疗及精神方面都拥有专业知识的护理师谈话,并表明此举变得频繁的时间点,是在去年底至今年初。

小室坦言,自己在这样失德、容易招致误解的情况中,其实心里一直都在想“年末时会不会发生什么事”、“这样做人们不能接受的吧”。尽管如此,自己的身体状况也很希望妻子知道,很希望妻子能听他说话。虽然妻子不是不会听,但由于妻子似乎听不懂,所以他在精神上也变得更加依赖该名护理师。

接着他说明:“而就在我最依赖该护理师、对此感到内心不平静,认为此事不行的时候,就这么刚好的时间点,《周刊文春》来了。对我来说,就像是提醒与惩罚。”

他表示目前自己的心境与2010年被法院判决有罪时一样。小室哲哉表示,觉得自己能够当艺人是受到上天眷顾的,而如果自己有罪,势必也必须接受惩罚。小室哲哉表示,眼下与2010年时相同,深刻感受到自己有必须偿还的罪业。

*曾想像自己在掌声中光荣引退

小室哲哉坦言,最近曾想像自己在大家的祝福中、在镁光灯下以引退仪式中感谢大家的支持,在掌声中退下舞台。但因这次的报导事件中有自己要偿还的罪(而未能如愿以光明的方式引退),目前的身体状况也让他怀疑演艺圈是否还需要自己的才能、自己是否真的能够为音乐界带来创新。

为此,小室对于本次该周刊的报导,说道:“说是‘被爆料’吗,或许该说是‘感谢他们报导’(报道されたっていうか、报道していただいたという言い方かもしれませんが),我认为退出音乐界是我的罪业。”

*个人自主性音乐活动即日起结束

他表示,最近他创作了自己认为很不错的曲子,也认为该曲对他目前所属的经纪公司avex来说也会是非常重要的歌曲,并且对其他公司的歌手来说也会是很重要的歌曲,会是让大家都觉得想听、想唱的歌。而他希望即使自己引退,这些歌曲还能继续活下去。

他解释道:“这些歌并不是我的,而是属于唱的歌手的。我希望唱的人能发挥歌曲的好。”他表示,自己最不希望看到的,就是没有自信、身体状况不佳、偏向悲观想法的这些不太光明的元素,影响到自己所创作的歌曲。

小室哲哉谈及自己近期的音乐活动,并表示自己将从所有音乐相关工作中退出。他再度表示:“对于本次骚动引起大家困扰,我怎么想都认为,这是我的罪与罚。”

他谈及目前还有很多与他人共同合作的音乐企划,虽然还没有告知大家自己决定引退,但大家若需要他,他也会铭记引退的约定,以最低限度(接触音乐)负责任做好。小室哲哉言至此时哽咽抹泪,说道:“我个人的自主性音乐活动即日起结束。”

*对于自己在演艺圈的过往与未来

他表示自己不是因为想当艺人,而是因为喜欢音乐而走入这个圈子,而当初也没想到自己会有好成绩。而小室谈及,自己于90年代的辉煌成绩,似乎也让他产生了傲慢。在那之后他的能力也随之枯竭。

小室哲哉还谈及,引退这个决定照理来说应该要先与工作的伙伴谈,但因为他认为应该要优先让那些给予他支持的人、关心与不关心他的所有人报告此事,因此选择透过媒体的摄影机,紧急召集记者们,向大家传达这些事情。

小室认为,自己只是透过语言于记者会上谈还不够,今后也必须向相关的音乐工作者以及妻子KEIKO共同商讨未来,并表示前一日也与妻子谈及此事,而他也希望妻子能有一些时间能听他谈谈未来。

他表示,自己的工作与一般在幕前工作的艺人不同,是一个在引退及消失后也不太会被注意到的工作。然而本次的事件对在场记者,以及记者摄影机的另一端的那些支持自己的人、一起工作的伙伴都造成了困扰,为此他也将付出代价,宣布自乐坛引退。

小室于记者会发言的最后说道:“我今天的模样,或许与过去我回应大家报导的方式不太一样。毕竟自接受采访以来只过了五天。”他表示,希望大家能给他时间好好思考,未来自己及妻子KEIKO要如何生活、应该如何处世。

*引退是为了偿还罪业的痛苦决定

对于深深喜爱音乐的他将自乐坛引退的这个决定,他谈道:“这真的是一个既任性又痛苦的决定。但这次的骚动对我来说,以我的方式这样(透过自音乐界引退)偿还这个罪已是竭尽全力。”(仆の形の偿いではこれが精一杯です)

“今后我的生活水准会下降到什么程度,我完全无法预测。然而在这样的地方得到大家的关注,今天也可能是最后一次。我会严谨真诚正直的接受这一切。”语毕后他因难掩情绪而低下头。

“这35年的时间真的非常谢谢大家,由衷感谢大家。事发至今还不到一个礼拜,说实话是还有困惑。但希望能先透过在场记者的报导,让镜头另一端的人群得知此事。”

*呼吁大家重视现代社会精神层面问题

记者会的提问时间后,小室于离场前特别表示,自己还有一些话想说。

小室哲哉说道:“没有想到自己一个人会给日本及社会整体带来这么大的骚动,但就如同我方才所说,逐渐高龄化的社会、看护病人的辛苦、以及这个时代的种种压力等等,在这十年之中这类的压力渐渐地在增加。而我在这10年中应该可说是一点一点地接触到了这些部分。”

他最后表示:“我希望能透过自己发声,今后日本能在这些方面往好的方向发展,并且由衷希望大家能往幸福的方向前进。虽然我的力量很小,但如果(在此呼吁)能有一些影响就太好了。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刘宇涵

评论
2018-01-20 8:5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