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程晓容:中共官媒还好意思说“存在感”?

2017年2月16日,在外来人口聚集的北京朝阳区黑桥村,一个男子推着三轮车走在街头。(NICOLAS ASFOURI/AFP/Getty Images)

人气: 408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1月02日讯】中共官媒喜欢拿“存在感”说事儿。凡是它看不顺眼的国家和事务,都被批作“刷存在感”。有趣的是,去年底,当西方多国反击中共的渗透时,中共官媒竟抬出“存在感”为自己助威。例如有评论说:“今天的中国,在世界刷出了自己的‘存在感’,……要说哪个民族能够自信的话,我们是最有理由自信的。”

党的喉舌是故意要党难堪吗?中共宣扬的“自信”的证据,原来包括上不得台面的所谓“新四大发明”,而且其中首推惨败的共享单车。还有,不知何年能够完成的“脱贫”也成了功绩,还愣说是向世界贡献了“经验”。其实,中共“贡献”的,不是“脱贫奇迹”,而是“贪官奇迹”。一直“处心积虑”“抹黑中国”的,不是别人,正是中共。

在中共治下,中国山河凋敝,社会乌烟瘴气。在国际舞台,中共政权显出丑陋的“党文化”,输出谎言和腐败。而一些大陆游客,因为被无神论洗脑、被中共剥夺了传统文化后,在海外的不雅之举常引人诟病。这样的“存在感”令人不敢恭维,甚至心生反感。

再看国内,人民对“存在感”有着丰富而可怕的体验!近些年,与“存在”相逆的“失踪”一词频频出现。离奇的“被失踪”进入了大陆常用语汇。中共可以随意抹掉或戏弄一个人的存在,只为制造恐惧感。

2017年8月13日,被软禁在老家的高智晟律师,突然与外界失联。9月6日,高智晟的大哥透露,据榆林市公安局的消息,高律师被带到了北京。11月8日,高家聘请的两名律师专程到陕西省佳县公安局确定高智晟的人身及法律状况,但无法获得任何确切情况。高律师再次“失踪”了。高智晟的大哥告诉两名律师:“法律对我们这一家不起保护作用。”

2015年8月,正义律师王全璋被失踪。2016年1月,当局宣称其被天津市公安局逮捕并羁押。两年多来,其妻李文足和所聘代表律师多次尝试探望和会面,却被当局阻挡。王全璋至今生死不明。

2017年12月29日,李和平律师的妻子王峭岭在推特上质疑:“王全璋已经被中国公安失踪902天了。距离一千零一夜,不足百天。难道中国的司法,真是一个童话?”

去年11月18日大兴火灾后,北京当局发动了一场强驱外来人口的“攻坚”行动。亲历或目睹驱离的民众表示,对“低端人口”下手的警察相当暴力,堪比纳粹“党卫军”。他们进入被勒令离开的住户家中,把锅碗瓢盆、行李等全部扔到大街上,然后将人撵出去,门上直接贴封条。一夜间,数万人无家可归,在皇城的寒风中漂移。北京维权人士胡佳说:“你想中国其它地方,你敢想吗?要你消失了,你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据大陆维权网站《民生观察》报导,三天前,即12月30日,大陆专为良心犯募捐救助的微信群“风雨同舟”被当局封杀,群主巴忠魏遭到国保驱逐,被强制要求离开他所工作的城市。

大陆维权人士肖先生向大纪元表示,这是当局第7次封杀群组,意在阻止民众抱团取暖。肖先生说:“打压是打压不了的,大家该做的事情照做,还会持续下去。越来越多的人会站出来,越来越多的人会去表达对自由、对权利的渴望,对民主的向往。”

2018年1月1日,近万名香港民众走上街头游行,表达“守护香港”的决心,反对中共干预香港事务,破坏一国两制。市民刘先生说:“哪里有共产党哪里就遭殃,这个是真理。”

新年到来。正义善良的人们将会坚守,等待春天。中共的一切强制和非法手段都透露出它的极端恐惧和不自信。只有中共解体,中国人民才能获得真正美好的存在感,中原大地也才能再现光明。#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8-01-02 4:3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