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退休后 他们开始怀念三样东西

文/Bruce Horovitz(KHN) 柯弦编译

很多退休的人以为离开了工作,但最终又走回来,不为金钱,而是为了更重要的东西。(Shutterstock)

人气: 733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蒂姆·弗兰森的退休宣告失败。

弗兰森(Tim Franson)在美国礼来制药公司担任了20年高级副总裁,他太太克莉丝(Chris)是一个成功的房产经纪人。历经多年职场打拼,就在十年前,他们满心以为可以安静地蜕去一身俗务,清居佛罗里达的一个小城市,迈入和乐的退休生活了。

退休的第一个月,弗兰森基本都在睡觉中度过。他并非觉得沉闷,只是大脑和身体都觉得很累,需要休息。

然后⋯⋯“我就要憋疯了”,弗兰森说,“我不是很擅长无所事事。”

那时,一个在小型制药公司工作的朋友正好来询问他一些策略性的建议,他自然帮朋友出谋划策。不知不觉间,他发现自己开始由“无事一身轻”转为兼职人士。

“从那开始,事情就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

如今,66岁的弗兰森每周工作四天,给人做咨商,同时身兼两个营利机构和两个非营利机构的董事。

让他们退休失败的,并非金钱

欢迎来到“退休失败”的国度——这里的兄弟们都以为自己离开了工作的世界,但最后又走回来,不是因为钱,而是他们怀念其它的一些东西。这里的人从50岁到80岁不等,有退休金、有存款,但他们发现除了观赏佛罗里达的日落,生活中还应该有更值得期待的内容。

“退休失败”的热潮愈演愈烈,根据2017年兰德公司调查,在65岁以上的美国人中,有近四成的退休老人又重新开始工作。在50岁以上的人中,有超过一半的人虽还未开始找工作,但表示“当恰当的机会来了”就会重新投入工作生活。

“我们对生活有一种错误的构想:上学,工作40年,然后和同事们告别,去拥抱悠闲的晚年。”《重返工作》(Unretirement)一书的作者克里斯·法雷尔(Chris Farrell)说,“然而,这并不是大多数人的真实生活路线。”

这不是说年长者需要更多养老的金钱,才回到职场。而是他们怀念挑战,怀念成就,更重要的,是怀念与同伴共进退的日子。

当退休的人被问起“对于退休前的生活,最想念的是什么”,排No.1的答案是“同事”,法雷尔说。“有一个事实总是被人们忽略:工作其实是一个社群生活。而且,给一个差劲的老板工作,比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更健康、更让人有满足感。”

因人生变故,一些人提早从职涯谢幕

弗兰森明白这一点。但他选择在58岁提前退休,是有原因的。当时礼来公司给了他优渥的报酬:一年的薪资和全额退休金。在礼来工作时,弗兰森曾患上前列腺癌,虽然最后手术治疗很成功,但他说,“那样的经历让你想坐下来,重新思考在剩余的日子里想要做什么。”当时,他的孩子已从大学毕业,而他还没有孙子。

然而在退休期间,他的太太生病过世了。弗兰森的生活脱离了轨道。随后,他在另一个州接受了一份咨商工作,想要和子女、孙子们离得更近些。目前,弗兰森还没有打算再度退休。

56岁的施贵宝公司临床数据管理主任劳瑞·卡拉维(Laurie Caraway)在2013年退休了。她选择在这个年纪退休,因为她那外科医生的父亲在56岁那年,还没来得及享清闲晚年,就离开了人世。

她的先生,美国航空飞行员斯考特(Scott),跟她一起退休了。斯考特对退休后的生活适应得很快。那年夏天,卡拉维花了三四个月的时间骑过山车、游泳、把退休当度假一样过。在一些日子里,她只是悠闲地坐在前廊的秋千上荡啊荡。

退休后,重寻人生意义

夏去秋来,寒凉的秋天让卡拉维发觉,她不能再这么过下去了。于是,她加入了一个援助团体,开始在康州的小镇上做义工。他们帮助那些来自弱势社区的、在学术上很有天分的少数族裔女性。渐渐的,这成了她的有薪兼职,主要负责管理团体的寄卖店。

卡拉维原来任职的施贵宝公司向她提出重回公司、接任短期合约工作的邀请。这让卡拉维感到鼓舞,她把简历投给“你的安可(Your Encore)”,一个由礼来、宝洁和波音公司一同创立的,专门为公司推荐退休人才的项目。

她签下了很多件合约工作,但这些工作必须满足一个条件,就是她能随时和对方说“不”,并且有时间去上她的瑜珈课。

“这就是退休后的人生。”她说,“名为‘工作’。”

而从事组织开发的路易丝·克拉贝尔(Louise Klaber),曾在65岁退休,但如今,年逾80的她还未和工作道别。

2001年,克拉贝尔退休时,以为可以回到纽约市,过上梦想的退休生活了。她和先生计划在九月13日搬家,就在搬家两日前,美国911恐怖袭击爆发了。

夫妇二人发现,纽约这个地方并不安宁。没过几周,克拉贝尔和先生就报名了911义工,帮着事故现场的工作人员准备餐点。他们从晚上八点工作到早上六点,切西葫芦、胡萝卜和洋葱。“这让我们觉得,我们确实帮上了忙。”克拉贝尔说。

感恩节后没多久,义工厨房就关闭了。于是,克拉贝尔转而帮助那些911受难者寻找生活补助、心理健康辅导和工作机会。随后,她联络了一家能帮退休人才跟公共服务机构连线的组织。就这样,克拉贝尔来到了纽约市法律部,作为一名兼职的组织开发咨询师,工作至今。

让她乐此不疲的,并非一小时10美元的薪水,而是与同事之间的工作情谊。

克拉贝尔曾经也是马拉松跑者,如今她依然几乎每天跑步。她说,跑步是保持健康的重要元素,而工作,是维持她生命力的关键。

如今81岁的她,何时会再度退休呢?

“只有上帝知道,”克拉贝尔说,“我现在真的太快乐了。”

· 杂志老板身兼农夫 刘达文:耕田让我身心放松

· 马路边的世外桃源!70岁老伯开辟草药圃自给自足

· 76岁中医求道40年终获至宝 发乌黑身如燕

(本文原载于Kaiser Health News(KHN)。KHN是报导健康话题的非营利新闻组织,为Kaiser Family Foundation的独立编辑项目,不隶属于Kaiser Permanente。)

责任编辑:茉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