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曾经的海洛因之奴 一本奇书帮他脱离毒海

【大纪元2018年01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小清编译报导)一个注射海洛因成瘾的年轻人,没有依靠康复中心的帮助,未进行任何戒毒治疗,就彻底走出了人生低谷,全因为他偶然发现了一本书。

潘清海(Phan Thanh Hai,音译)出生于越南的绥和市。作为么儿,他得到父母的全心呵护,而他却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堕入一个看不到底的深渊。

清海上八年级的时候,同学第一次让他玩了一回电子游戏。从此,他无法再专心学习。他在投书越南新唐人电视台网站(DKN.tv)时回忆道:“我开始翘课,用大部分学费去打游戏。”他的父母对他背地里做的事毫不知情,以为他依旧是那个听话的孩子。

他回忆说,到了十年级,他已经是个电玩高手,为了玩游戏,他学会了撒谎和骗钱。他大部分的钱都花在了和朋友们一起玩乐以及抽烟喝酒上。当父母得知儿子走上了这样一条路,为之震惊不已。

“老实说,有些时候我感到无聊,开始质疑自己人生的意义。但这些想法常常是随风而散,我又回到现实中来。”他说,这个时候,感觉人生好像没有希望了,心灵像是无药可救了。

看完整影片»

清海人生的第二个转折来自于一场家庭变故——他的哥哥在车祸中丧生,因为兄弟间非常亲密,这对他是个巨大的人生打击,他感到心都碎了。

“我被吓呆了”,他写道,“心里空落落的,仿佛灵魂的一部分已经随哥哥而去。人生太短暂的想法困扰着我。”为了从痛苦中获得安慰,他开始吸毒,也经常和朋友一起玩到深夜,喧嚣之声烦扰四邻。

“那些毒品使我变得虚妄,我不知道我是谁。”他说,一开始他只吸食致幻药物,为了满足瘾好,又改吸大麻;到18岁,他已无力自拔,不吸大麻就感觉活不下去。

大麻。(OpenRangeStock/iStock)

最严重的还在后面:当朋友让他品尝了海洛因之后,他从此上了瘾,变得面黄肌瘦、眼窝深陷,因为海洛因中毒,瞳孔也缩成了一个小点。他说,“我成了海洛因的奴隶。”

到2009年,清海和身边的一群朋友已成为邻居眼中的“吸毒帮”,大家避之唯恐不及。

为了买更多毒品,他们开始抢钱,这更加剧了他的不安和焦虑。这种念头不断冲击着他,他决定南下,远离这群朋友。

他以为,脱离那个环境,情况就会好转。但在海洛因毒瘾的驱策之下,他却只能依然故我,每天不注射针剂就无法过活……他回忆说:“我毁了自己的前途,我失去了人生目标,独咽苦果。我很孤单,因为没人愿意待在一个瘾君子身边。”

“天无绝人之路。”就在最苦闷时,他的人生出现了意想不到的转折——他做了一个非常真实的梦。梦里,他被带到了一个感觉就像天国的地方,也让他开始思考“佛”是不是真的。自此,他开始接触不同的宗教,渴望能够找到一条改变人生的道路。

潘清海做了一个十分真实的梦。示意图。(fotolia)

2011年,清海遇到一个男孩向他介绍一种修炼方法叫做“法轮大法”(又名法轮功),还获赠了一本名为“转法轮”的书。但毒瘾仿佛给他施了障眼法,他并没有立即看。

2012年5月,离家出走、被毒品耗尽钱财的他回到了家中。然而回家后的日子更难过,因为贫苦的父母为了帮他还债,不得不卖掉房子。他回忆说:“这很难,但是我们努力捱过来了。”

接踵而至的痛苦,促使清海拿起了《转法轮》这本书。打开第一页,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扑面而来。他解释道:“我一页接一页地仔细阅读。书中的话照亮了我腐烂的灵魂,打开了我的眼界。我心里踏实了。我心想,就在这里了,这就是我一直在寻找的道路。”

从那以后,他就主动开始向这条路上走,遵循真、善、忍的原则修炼自己。前三个月对他来说,不啻是一场身心的大战役,因为毒瘾总在牵引他。

而他说:“《转法轮》的教导是希望的种子,使我沙漠般干涸的灵魂得到滋润、开始萌芽,清洗掉了那些垃圾般的思想,而且抑制住了我的毒瘾。”

潘清海开始遵循法轮大法的教导。(DKN.tv)

在阅读这本书三个月之后,清海开始参加集体炼功,感觉身心发生了一场巨变。他开始帮爸妈做家务,对父母的感激和尊重油然而生。他的转变令亲人们难以置信。

修炼开启了他人生的新纪元,他结了婚,为了谋生还开了一家理发店。他的妻儿也开始阅读法轮大法的书籍,并以真、善、忍的法理来指导生活。

潘清海和他的妻子。(DKN.tv)

清海的邻居们对他的转变大为吃惊。他说:“那些过去躲着我的人告诉我说:‘你现在变好了,甚至比我自己更好。’”他的转变也让昔日“吸毒帮”的朋友们深受触动,他们纷纷开始向他借那本奇书。

潘清海和妻子在炼法轮功第五套功法。(DKN.tv)
潘清海和妻儿在读法轮大法书籍。(DKN.tv)

没有经过痛苦的戒毒治疗,这位越南青年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让我们不得不相信,不管人生的黑暗隧道显得多么漫漫无尽,总有希望之光等待在前方。

编者注:英文版原载英文新唐人电视台网站(Ntd.tv),据潘清海在越南新唐人电视台网站(DKN.tv)发表的自述编译。

责任编辑:杨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