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惠虎宇:中共政权黑社会化由其本性决定

中共以黑社会组织起家,在中华民国历史上一直就是一股赤匪流氓和绑匪,用现在的概念来界定,就是一群组织严密的红色恐怖分子。(Getty Images)

人气: 229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1月23日讯】最近,习近平在中纪委全会上发表讲话,首次明确表示要把扫黑除恶同反腐败结合起来,既抓涉黑组织,也抓后面的“保护伞”。很多媒体以及一些评论认为,这是习近平在军队反腐进行到一个阶段之后,腾出手来对付“刀把子”——政法委系统。之前在大陆媒体上公布的很多黑社会性质的案件中,背后都有政法委或者当地政府官员作为保护伞。习近平的讲话可能意味着,2018年习近平反腐的一个重点将是政法委系统。有评论因此认为,习近平想解决中共政权黑社会化问题。

其实,中共政权的黑社会化是中共的党性所决定的,黑社会特性也是中共与生俱来的本质属性之一,是无法通过系统内的反腐或者反黑加以解决的。我们可以通过现代系统论来观察中共黑社会本性的具体表现。

现代系统论起源于20世纪的西方,是一种突破西方传统分析-还原方法论的新的整体论世界观,系统论的方法可以涉及自然系统,同样也可以研究社会系统。

所谓系统就是由若干要素通过非加和性作用而组成的一个具有特殊结构和功能的整体。系统有四大特点:

①系统是由要素构成,也就是说,系统有其特定的组成成分;

②组成系统的要素之间是通过非加和性作用而结合在一起的,即系统不是由组成部分简单的代数叠加(加和性)而形成的整体,正是非加和性作用使系统出现了要素所不具有的新功能,所以也有人简单地称系统的这种特性为“整体大于部分之和”;

③系统具有特定的结构,即由于非加和性而形成的要素之间的特殊联系和相互作用;

④系统具有特定的功能,即系统由于其特殊的结构而显现出的特殊效用。

举几个例子来理解系统的这些特征:

我们知道水分子是由2个氢原子和1个氧原子构成的,氢和氧是组成水分子这个系统的要素,以要素的功能来看,氢是可以燃烧的,氧是可以助燃的,但是由这两种要素构成的水却既不可以燃烧也不能助然,反而是灭火的。在这里,系统展现了和其要素完全不同的功能特征,这说明,由于氢和氧的非加和性作用,形成了水分子的特殊结构,从而使水分子这个系统产生了氢和氧(要素)所不具备的新功能,这就是整体大于部分之和的意义,同时也表明了系统和要素是完全不同的两类事物。再来看一例,氰化钾是一种剧毒物品,但是组成氰化钾的成分碳、氮、钾元素本身却都是无毒的物质,无毒的物质为什么能组成有毒的物质呢?这也是由于在形成系统时,要素之间发生了特殊的相互作用,从而使系统具备了特殊的组织结构、展现出特殊的功能。

现在我们把系统论中的结构和功能的关系原理,应用于社会系统,对于中共这个社会系统进行分析。

首先分析一下中共在社会系统中的组成结构。

共产党是由共产党员之间通过一定的人际关系而形成的社会系统。这种党员之间的人际关系(组织关系)就是共产党这个社会系统的组织结构,共产党的组结构有两大特征,如下:

①下级绝对服从上级,上级绝对服从中央,不服从的要受到惩罚;

②一旦加入,终身不能退出,若要退出就是背叛组织,要受到惩罚。

环顾人类历史,共产党的这种组织特性惟有一种社会系统和其最为相像,那就是黑社会系统!黑社会也有两大组织特征,如下:

①一切成员绝对的服从老大,不服从的会受到惩罚;

②一旦加入,别想轻易退出江湖,自动退出会受到追杀。

可见,共产党在组织结构上和黑社会一模一样,也就是说,共产党这个由庞大数量的党员构成的巨型社会系统,正是严格按照黑社会的标准和模式来组建的。共产党,从它的系统结构上来看,正是一个彻彻底底的黑社会组织。那么,它的党性(系统的特性)就是黑社会性。

知道了中共在社会系统中的结构表现,再来看看中共在社会系统中的功能表现。

根据系统的结构和功能的原理,系统的结构决定系统的功能。共产党这种黑社会系统一旦形成,它对正常社会就绝对是起破坏作用的。从历史的事实也可以证实,共产党这个黑社会系统的功能就是对社会上一切正常的生产、经营、劳动、教育、宗教信仰等基本的社会活动进行骚扰和破坏、勒索和控制。用一个词来概括共产党的系统功能,就是“反社会”。

了解中共的系统属性,也可以说明人们解决一个长期以来困扰的现象,那就是个体党员的好坏与共产党本身的关系。因为当我们一说起中共的邪恶时,总是会有人辩解说,对共产党也不能全部否定啊,共产党中也有好人哪。其实,共产党员和共产党是两类事物,前者是后者的要素,根据系统论的原理,要素的好坏与系统的好坏是不能相提并论的。这就像我们不能用碳、氮、钾元素的性质来衡量氰化钾分子的性质。因此即使一些个体党员本身的人性是好的,但是并不能改变共产党这个社会系统的黑社会属性和它所扮演的反社会功能。在实践中,我们也可以发现,在中共党性(黑社会性)的指挥下,个体党员无论是好人还是坏人,首先都必须得履行党组织的功能(反社会),体现党组织的系统属性(黑社会),这也就是为什么在共产党体系中,党性永远要高于共产党员的普遍人性。

中共以黑社会组织起家,在中华民国历史上一直就是一股赤匪流氓和绑匪,用现在的概念来界定,就是一群组织严密的红色恐怖分子。在窃取中华民国大陆政权后,中共这个黑社会组织不仅将中国原本的政权结构黑社会化,也将自己的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结构,放大和扩散到了全社会。

早在2004年,在中国当时的一本禁书《中国农民调查》中,作者陈桂棣和春桃用一个个血淋林的事实记载了中共政权在其最基层——农村,已经完全黑社会化。这大概是中共统治下,第一本公开揭露中共基层政权黑社会化的调查报告。这本书揭示的事实是深刻的,也深具启迪意义,中共对权力的控制是极其严密的,而中共最基层的农村政权却全面黑社会化,这只能说明,中共和黑社会是浑然一体,不可分割的。中共政权的黑社会化是其黑社会属性在政权运作中的一个必然结果。

中共政权的黑社会化经历了几个明显的阶段。

1、文革之前的时期。在中共建立政权的初期,通过镇反、土改、三反、五反、反右等暴力镇压运动,改造中国的传统社会结构,消灭了中国传统的士农工商阶层,使中国社会在基层失去了维系传统秩序的正常力量,为中共政权的全面黑社会化奠定了基础。

2、文革时期。文革中,中共在之前消灭士农工商阶层的基础上,进一步对中国社会系统进行全面颠覆,为中共政权的全面黑社会化进行预演。文革的一个目标是针对中国人脑海中还存在的传统文化意识进行严格的清洗,使很多中国人失去礼义廉耻,变成了维护中共政权黑社会系统所需要的流氓和无赖。文革中,被中共邪恶意识形态煽动起的狂热民众,通过打砸抢武斗杀人等一系列的暴力活动,将心中最后一丝对人性的尊重彻底抹去,也将社会一切正常伦理规范、法律法规的权威彻底打倒,这是中共为将中国社会权力体系全面黑社会化而进行的一次全民总动员。文革中,中共也将自己的黑社会属性发挥到登峰造极的地步。

3、改革开放之后的时期。改革开放之后,中共在表面上进行了一定的社会秩序的恢复,如政治上结束内乱,经济上进行放权,让社会的各行业尽量重新恢复正常运作。但是此时的中国社会,在信仰层面丧失了敬天知命的精神内涵,在文化上丧失了礼义廉耻的道德标准,在政治上丧失了东西方正常社会的政治伦理,在经济上缺乏正常法律体系的保障,在社会主体上,又被截断了传统士农工商阶层的正常传承。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中,中共的流氓意识形态、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结构、反社会的运作模式,畅行无阻的全面渗透中国社会,中共政权的全面黑社会化至此宣告完成。

在改革开放之后的30多年时间里,中共政权与民众打交道的基本方式就是黑社会流氓方式,具体表现为,只要你不服从中共的任何命令,敢于和中共讲法律,中共一定会用黑社会手段将你整到认输或者整死为止。中共在基层执行的所有政策,都依靠黑社会方式,或者依靠黑社会成员来推行。而这些黑社会成员,都服从于背后的更大黑社会头目——中共官员的指挥。在暴力拆迁、征地、驱逐底层人口、暴力维稳、堵截上访、打压维权人士、殴打律师、迫害宗教徒、迫害法轮功等过程中,中共政权的黑社会性质显露无遗,中共官员的黑社会手段从基层到中央,一直到最高的那个黑社会老大,都一以贯之。

中共这样一个从小黑帮发展成大黑帮,再发展成黑社会政权,再将全国的权力体系全部黑社会化的邪恶组织,其存在的一个使命就是使社会系统彻底的黑社会化,并以一切可以对黑社会形成制约的信仰、道德和法律为敌。这是中共的系统结构和系统属性所决定了的。而中共之所以有这样的系统结构和系统属性,则又是由中共的来源和它在人类历史上执行的邪恶使命来决定的。这一点,《大纪元》推出的新书《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中讲得非常明确,本文不做更多探讨。

回到文章的开头,习近平如果是想通过反黑社会的手段来打击政敌,那就如同以反腐的手段来打击政敌一样,只能暂时解决中共内部某个具体部门对自己的权力构成的威胁,而无法触动中共政权的黑社会结构。如果真正要解决中共政权黑社会化的问题,唯一的途径就是解决中共这个黑社会系统的本身。具体方法就是首先要用真正的法治来根除反法治的中共黑社会化管制模式,用真正的法治来制裁一切违法犯罪的中共官员,无论其官职大小,同时给予司法以独立裁判的权力,给予律师以独立辩护的权力。如果习近平真想走这条道路,那么释放所有的维权律师,并受理20万人起诉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案件,应该是最起码的一个姿态。这或许能开启中国社会和平转型的大门,并为习近平带来真正的安全。习近平何去何存,我们不妨拭目以待。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8-01-23 3:2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