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多位律师遭打压 媒体人:让更多人认清中共

近日,大陆多位律师遭到中共打压。图左上为隋牧青律师,左下为吴有水,右上为祝圣武律师,右下为武全律师律师证。(参与网、中国公民运动网、中国维权关注组、自由亚洲电台/大纪元合成)

近日,大陆多位律师遭到中共打压。图左上为隋牧青律师,左下为吴有水,右上为祝圣武律师,右下为武全律师律师证。(参与网、中国公民运动网、中国维权关注组、自由亚洲电台/大纪元合成)

人气: 158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1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萧律生采访报导)近日,中共当局对多位律师进行非法处罚:隋牧青的律师资格证将被吊销,祝圣武的律师事务所被关停,吴有水遭停业九个月,武全无任何犯罪事实却被批捕。

隋牧青将被吊销律师资格证

1月23日,广东人权律师隋牧青披露消息,广东省司法厅22日发出了一份《行政处罚预先告知书》,称他2014年代理北京丁家喜、李蔚案时,在法庭上多次站立、走动、发言,不服从法庭指挥;2017年在四川省新津县看守所会见陈云飞期间带手机进行拍照,“违法情节严重”,决定对他做出吊销律师执业证的处罚。

隋牧青律师告诉大纪元记者,除了书面上的这些原因外,背后是否有其它原因不太清楚,但“多多少少与代理过法轮功学员的案子有关。做政府不喜欢的,都会难免(被处罚)”。

他表示,在代理法轮功学员案子期间,当事人所属的地方政府不允许他做无罪辩护,“我说我做辩护的,不需要听法官指挥,只要维护好当事人的权益就是。”隋牧青还说,他的很多朋友也都代理过法轮功学员的案子,都赞扬这些学员的品格,他也觉得法轮功群体品格好。

2017年12月18日,黄琦的代理律师隋牧青(右)同黄琦母亲(左)到绵阳市看守所探望黄琦,又到检察院领取起诉书。 (参与网)
2017年12月18日,黄琦的代理律师隋牧青(右)同黄琦母亲(左)到绵阳市看守所探望黄琦,又到检察院领取起诉书。 (参与网)

他认为,关键在于2014年的案子已经过去近4年了,“行政处罚时效已经过了,即使有错,当时已经妥协,已交了罚款,还揪住不放。”隋牧青回忆表示,当时为了维护当事人的权益尽职尽责地去表达真相,也尽力克制自己的情绪,但是还是被法院这般刁难,“我当时的做法不仅合法,也合乎常理,中心是为了维护当事人的权利,触怒了相关部门,就遭打压,作为个人而言,很难接受。”

隋牧青表示,陈云飞的案子完全是看守所在违规操作。按照律师法、司法部相关法律规定,律师是有权带手机进看守所,同时只要当事人同意是可以进行拍照的,“看守所自己制定的规定是非法的、无效的”。

另外,诸如维权人士王清营、网民青石、律师祝圣武、律师张国庆等纷纷写文谴责中共对隋牧青律师的恶意迫害。祝圣武认为,这次隋律执照将被吊销,是多方原因,其中包括隋律师为他的案子写辩护词,“他当时的很多观点非常激烈,当被发出来的时候我就挺为他担心的”。祝圣武介绍,当时隋牧青讽刺当下的中共社会主义社会还没有当年德国法西斯时期进步,说“毛泽东是土匪”等,使“隋律的案子转为政治打压性质”。

祝圣武律师事务所将被彻底关停

山东祝圣武律师告诉大纪元记者,他的律师事务所在中国新年前会被司法部彻底关停,“本来上星期就会被注销,因为跟乐视网债券债务没有清算清楚,新年前可能就要走注销程序。律所不被允许开下去,就算不注销也开不了。”

而祝圣武向司法部提出的复议书,期限被延缓至2月4日,他说:“我估计司法部会在新年前对我提出的复议作出决定。”

据祝圣武估算,因中共当局的非法关停,他个人代理案件受到很大影响,损失约100万。另外去年9月21日,他的律师执照就被吊销,只因此前他在新浪微博发表被中共称为“危害国家安全”的言论。

北京人权律师程海说:“祝律师发表对毛泽东的看法,是作为一个公民的言论自由,既不‘危害国家安全’,也不是在庭审辩护期间的辩词。他们(中共当局)对待祝律师的做法没有任何法律依据。”

此外,杭州律师吴有水被停业9个月,也因他行使公民对违法问题的批评权,在网络上发表了一些言论,随后被杭州律协立案调查。此前,吴有水对中共的做法有所驳斥,称自己未有不妥言论。

如今,当记者多次致电吴有水时,他表示当局不许他再对外发声了,连遭停业的时间都不允许提出来。据悉吴有水律师从去年12月29日开始,就被停业。

武全律师无任何犯罪记录被非法批捕

河北律师武全日前被河北省张家口市检察院以“敲诈勒索罪”非法批捕。他的代理律师黄汉中表示,武全只是在执业过程中曾向有关当局以委托人的名义及实名举报一些官员涉嫌违纪违法,但从未敲诈勒索他人财物,根本不构成犯罪;同时办案单位先抓人,后向社会发出征集武全犯罪线索的通告,整个过程“非常荒唐”。

黄汉中告诉大纪元记者,在张家口市检察院19日非法批捕前,他已经向该检察院申请不批捕的意见,“按照法律规定,对公民采取强制措施前,应该有公安机关基本的证据,证实公民有犯罪行为”。但是,至今,当局没有拿出事实证据。

黄汉中从武全处了解到,当武被非法抓捕时,办案人员要求其回忆十几年办案中是否有过失的地方。武全想不出,唯一提到自己在代理某些案件时,当事人因为辩护得满意,多给了些钱,应该开具发票,但后来因为管理严格,不可能做到开发票,后来就不再接收多余钱款。

河北张家口市公安局向社会征集武全律师罪名的公告。(李仲伟律师微博)
河北张家口市公安局向社会征集武全律师罪名的公告。(李仲伟律师微博)

“这与犯罪完全没有关系。武全的案子就是一起司法报复案件。”黄汉中说,因为武全在办案过程中的举报控告,使得一些官员落马。武全在2017年12月13日在微博上实名举报张家口市政协主席兼高新区区委书记王江后,16日,武全就被抓。后来武全的案件也由高新区分局、张家口公安局刑警支队第五队的名义成立一个专案组进行调查。

黄汉中表示,武全去年从被抓捕到被正式抓捕的48小时里,手脚被铐在审讯椅上,不许喝水、睡觉,“一打盹儿,就摇椅子,还拉响铃铛”,严冬里只许内衣,不让穿棉衣,“严重违反了中国刑法247条,相关警员已构成寻衅逼供罪”。

河北前媒体人朱欣欣表示,中共当下对律师们的打压,只能说明它太没有自信,让更多民众看清了其邪恶本质,放弃对它的幻想;同时让国际社会明白绥靖政策是无法让中共改变,唯有加大压力,才有可能出现变化,“就像现在美国总统川普,从经济上逼迫中共就范,而不是喊口号”。#

责任编辑:李穹

评论
2018-01-25 10:5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